正文 第一千四百三十九章 一马当先,援兵将至

    袁谭麾下的四千士卒几乎以可见的速度在下降,好在有审配的精神天赋顶着还能勉强支撑,而张颌现在处于被严重针对的状态,几乎已经自身难保了,根本无力救助他人。

    原本袁谭还希冀于能重创这一支单于禁卫,不想再多的算计对于这等雄兵也没有太大的意义,果然战争到最后终究比的是战斗力啊,然而军魂军团的战斗力永远逆天的让你无话可说。

    审配尽可能的调动着麾下已经所剩不多的士卒,随着单于禁卫涌入,整个大局已经混乱,鲜卑,乌丸那些杂胡也顺势涌入,原本已经纷乱的局势更显得糜烂。

    不过审配毕竟唤回了先登三分之一的意志,就算是战斗力不及匈奴禁卫,就本质而言也已经是当世最顶尖的战斗力,加之又附加上沮授,张颌等人的天赋,整体实力虽说不如当初巅峰先登,倒也不至于瞬间溃败。

    但是随着鲜卑,乌丸的大举涌入,蓟城北门彻底变得混乱不堪,原本宽阔的中央街道也随着大量外胡的涌入,变得无比拥挤,不少杂胡甚至已经开始破门涌入街边的屋舍。

    好在审配早有准备,一早将蓟城北半城搬空,既是杂胡破门而入也没有什么可以掠夺的东西。

    被裹在最中央的袁军,靠着最精锐的那些士卒和张颌的率领死撑着北匈奴禁卫,每一分钟都有人倒下,但是被裹在最中央,一身是血的审配却未露出来丝毫的动摇。

    鲜卑,乌丸,北匈奴禁卫,袁军,顺着中央街道疯狂的展开厮杀,北匈奴禁卫虽说强大无比,但是局势到了这种程度也没有了继续消耗战斗力的想法,只是驱使着杂胡涌入蓟城。

    在中央街道之中且战且退的袁军,一路拼杀,到了半道上的时候审配的双眼已经布满了血丝,周围保护他的袁军将校已经不足千人,在这后撤不过数里的道路上,其他人都已经倒下了。

    这个时候蓟城北门已经涌满了杂胡,反倒是北匈奴禁卫只是远远的观看,并没有太多的动手的**。

    【该死,已经撑不下去,只能这样了!】审配抹了一把自己面上的汗水,并没有注意到了衣袖上那有自己的,也有他人的血迹,只是面色狰狞的看着远处的北匈奴。

    夕阳最后一抹余晖消失之后,审配脸颊惨白,胡人已经涌入了一半左右,只可惜北匈奴人不知道是出于谨慎,还是不屑于出手,在击破大半袁军之后,就伫立在原地不动。

    “放响箭!”审配看着四周拼命拼杀的士卒对着浴血奋战的张颌吼道,张颌头也不抬的一挥长枪,一道巨大的枪光直刺天空。

    下一瞬间,蓟城北门各处除了原本已经起火的地方,更是各处火光升腾,而随后更是狂风大作,不过是几个呼吸,蓟城北门中央街道左后两侧便升腾起了火蛇,而且因为早已备好的桐油,火焰几乎以可见的速度燃烧了起来。

    “虽说我无比惜命,但是这一战逃避了的话,天下之大无以为家!”董昭一身戎装,在调动狂风之后,直接率领着世家的私兵冲杀了出来,有些时候再惜命也要上啊!

    另一边崔钧同样是一身戎装,没有任何的多话,崔家的私兵可不是闹着玩的,自从赵云单人威胁了甄家之后,各大家族也都在这一方面加大了投入。

    不过总体而言就算是世家有胆量给自己的私兵搞来违禁品,但是因为不能光明正大的训练,战斗力总归是差了一些,当然这种差并不是兵员素质,或者装备上的差,而是战斗意志的差距。

    不过好在现在城北火起,火场乱战,打的又是杂胡,出其不意之下,世家私兵的战斗力还是可以保证的。

    狂风怒吼,风助火势,本身就早有准备,杂胡在前的情况下,崔钧和董昭带领着各自的私兵直接从火场之中拼杀而出。

    区区数千米的距离,瞬间就成了死亡通道,火场之中大乱的杂胡疯狂的攻击着四周,原本即将败亡的袁谭军得以喘息的同时,也悍不畏死的在火场之中对着杂胡发动了攻击。

    原本已经涌入半数的杂胡,在半个蓟城燃烧起来的时候,自发的朝着进来的北门涌去,各种嘶鸣之声,让蓟城北门彻底混乱了起来,须卜成率领的北匈奴禁卫甚至都受到了冲击!

    “该死!”在蓟城火起的时候,须卜成就反应了过来,但是随后杂胡倒卷甚至反冲了他率领的北匈奴禁卫,彻底激怒了须卜成。

    “随我冲进去干掉他们!”须卜成大怒,一招斩杀了朝着他冲过来的袁军,虽说这个时候火势甚大,但是对于单于禁卫来说来说冲个来回也不过是十几个呼吸。

    和当初刘晔一把火烧了陷阵和先登不同,当时刘晔可是直接烧了方圆几十里,将陷阵和先登困在火场中心,但就算如此,陷阵和先登依旧在损失了部分兵力之后就杀了出来。

    而这一次蓟城大火,毕竟是审配控制着局面,只烧了北城的城区,火势毕竟还没有彻底成气候,对于普通的士卒倒是威慑十足,但是对于真正悍不畏死的精锐效果真的不大。

    须卜成一马当先,直接不管阻挡自己的杂胡,率领着单于禁卫直接冲入火场,直奔袁军而去,他要杀光这群敢于阻挡自己的杂兵!

    蓟城火起的时候,天边仅留下一抹余晖,甚至于东北方向的暮色已经出现,星辰隐隐闪烁,自然蓟城的火光在被暮色的衬托之下,诸葛亮,法正,陈宫,高览四路都看到了。

    “不好!”赵云在火光升腾而起的瞬间就心道不妙,而法正也是面色一沉。

    不过瞬间法正就想起朝霞之中那朵灼灼生辉的云朵,顿时有了猜测,但不管有准备,没准备,到了这个程度,绝对距离城破不过一线之隔了。

    “子龙,不用管我,速速奔赴蓟城!”法正当即对赵云吼道。

    赵云几乎没等法正下令,便驾马奔出,而赵云本部也都骤然加速,万马奔腾之下,当即就朝着已经远远可见的蓟城东门冲去。未完待续。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