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四百三十八章 血溅城门

    下一刻殷红的云气之中近千埋伏的强弩手像是训练了无数年一般抬起了自己的弓弩,曾经中原最强的重装强弩兵,号称至锐强兵的先登,终于被审配完整再现了出来。

    虽说只唤回了三分之一,但是军魂的强悍效果直接显现了出来,那种如同本能一样抬手,箭矢之上自然而然的加持上了血色的辉光,抬手之间弩矢迸射。

    千余弩矢迸射而出,在血色军魂的加持之下远远超过了正常弩机的威力,这才是至锐强兵先登破白马的起手招,就算只是普通的强弩,在先登的加持之下也达到了弩机的威力。

    就像是狙击枪和狙击器材的差距一样,虽说只有第一箭能打出这种超强的威力,但是仅仅是这第一箭,就有近百堪称精锐的匈奴禁卫落马,更有不少匈奴禁卫受创。

    “昆仑神护佑!”须卜成大吼一声,自身的军团天赋直接展开,而身后所有的匈奴禁卫也都大吼道,气势骤然上涨,以一种一往无前的气势朝着城门涌去!

    就在这个时候,城门正中的袁军突然裂开,一支身穿重甲的骑兵已经加速朝着这里冲了过来,领头的蒋义渠持着一柄长长的钢枪,顺着袁谭队伍打开的裂口迅猛地冲了出去。

    这个时候匈奴禁卫也已经冲入了城门这条甬道之中了,两支强大的骑兵只有面对面冲锋这唯一的的选择,不过蒋义渠对于此早有准备,而重骑兵本就是为了这种直线冲锋所准备的。

    “让你们好好看清,我昆仑神后裔的最强骑兵,杀!”须卜成大吼道,腔调古怪,但是却又让所有人听清了自己的吼声,面色残忍的顶着对面的重骑冲锋,他们北匈奴的最强骑兵无所畏惧!

    随着须卜成的大吼,北匈奴禁卫骑所有骑手突然持枪上举,仿若要以短击长一样,蒋义渠怒吼着率领着重骑狂猛的朝着须卜成奔去,在城门洞这种不可调头的地方,重骑的破阵威力能最大限度的发挥出来,至于转弯,完全不需要,碾碎面前的敌人就够了!

    须卜成嘴角浮现一抹冷笑,双方都以最高的速度对冲而去,下瞬间无数重骑落马,单于禁卫在重骑士卒难以置信的眼神之中做出了超乎想像的闪避动作,并且一边闪避一边发动攻击。

    几个呼吸双方就交叉穿梭而过,号称最强冲锋能力的重骑在一波冲锋之下只剩下半数杀了出去冲向外面的杂胡大军之中,而须卜成率领的单于禁卫,以难以想象的技巧和实力,仅仅损失了不过几十人便轻松冲杀了出来。

    【超强的规避能力,超强的反应能力,甚至可能存在一定的预判躲避能力,正面攻击力足够穿透板甲,马上动作极其灵活,能在躲避的时候提前做好攻击准备,预判敌方攻击方位!】

    审配和张颌皆是未有眨眼的盯着对面,越看越发的心凉,上一次因为是乱战根本没有看清楚,而这一次两人都看清了,单于禁卫表现出来的属性简直可怕!

    【这到底是什么军魂属性,鞠义当初说过,军魂属性只有抗拒死亡是统一属性,其他的便是集体所希望的结果,而对方表现出来的属性远远超过了先登,这不可能,军魂就算有差距,也不可能这么巨大!】审配强忍着头疼欲裂,疯狂的思考着!

    “射击!”袁谭毫无惧色的看着朝着他奔来的单于禁卫怒吼道,箭矢迸射而出,但就算是如此密集的阵势依旧没有见到任何一个单于禁卫被普通弓手射落马,不管是靠着格挡,还是靠着躲避,亦或者靠着自身的防御,总之单于禁卫未有一人被射杀!

    然而就算如此,面对一身血色的单于禁卫,蓟城北门的士卒和以及诸将也未有任何一个人撤退。

    一面面大盾略带倾斜的压在地上,早已做好准备的枪兵在袁谭等人的率领下压低枪尖等待着给于单于禁卫致命一击,但是在单于禁卫如风一般冲锋过来,还不等枪兵刺出那致命一击,形势就骤然逆转。

    须卜成带着残忍的笑容,所有的匈奴禁卫在冲入蓟城,正面面对一面面大盾长矛的时候根本没有丝毫的恐惧,冲锋在最前的匈奴禁卫们骤然勒马,大宛良驹心有灵犀的人立而起,然后又重重的落了下去,人力马力,马蹄狠狠的落在大盾之上。

    一片脆响,甚至于一些大盾都被马蹄一脚踹裂,踹凹,随后匈奴禁卫速度丝毫不见降低的杀入了阵中,瞬间血花在阵中爆裂。

    “岂能由你擅杀!”吕翔强杀两名匈奴禁卫,随后更是强行架住一名骑士,一枪直刺对方咽喉,对方死命架住吕翔的长枪,依旧被一枪穿脑而过。

    然而下一刻不等吕翔继续发动攻击,数条长枪就朝着他刺来,数名骑士就像是一个人一般,瞬间封锁了吕翔各处逃脱之处,而背后数支长枪,和不知道哪里来的箭矢直刺吕翔的各处要害。

    “噗呲!”吕翔左支右绌,但依旧被一枪刺中,随后更是数支长枪递上。

    吕翔心知再无活路,当即握住刺向自己的长枪,凶狠的朝着正面的敌人刺去,可惜对面毫无惧色的看着吕翔,数支长枪瞬间将吕翔钉穿,而吕翔的长枪在尚未刺中对方的时候就彻底无以为继了。

    “恨,不能杀贼……”吕翔身中数枪,握着长枪的右手不断的颤抖,但是就是无法递出着最后一枪,随着一根箭矢飞来再次命中吕翔,仅剩信念死撑的吕翔缓缓倒下。

    “二弟!”身中数创,被团团围住的吕旷看到这一幕目龇俱裂的怒吼道,愤怒的朝着吕翔的方向冲去,不想身后一支长枪递来,直接从他后心刺透。

    吕旷一口血喷出,但是不知道哪里生出来的一股力量,狠狠地将自己的长枪丢出,凶猛的朝着那个杀死吕翔的匈奴人刺去,可惜半路就被另一员士卒顺手拦住,反射到一名袁军士卒的身上。

    “恨……”又是数支长枪刺出,吕旷缓缓倒下,艰难的望着吕翔的方向,然后刀枪剑鸣逐渐远去,眼前最后的光也缓缓地消失。未完待续。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