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四百三十七章 城破血战

    这一刻张颌眼皮都没有眨,直接欺身而上,顶着对方的长刀,在对方震惊的眼神之中,直接握住了对方的胳膊,随后毫无高手风范的一头槌撞了上去,双方的头盔瞬间变形。

    瞬间两人的额头都见血,不过张颌本身有所防备,虽是头晕目眩,但毕竟保持着基础的战斗力,随后更是一脚踢向对方的裆部,到了这个时候张颌的武德早已丢到了天外。

    一声惨烈的悲鸣,不过毕竟是内气离体级别的好手,意志力非同一般,虽说被张颌一招重创,但也借此彻底回神了过来,挥刀双眼泛红的朝着张颌砍去,但是毕竟下体受创,动作失调,又被张颌补了一枪,无奈之下只好跳下城墙。

    “呼哧……”在将对方逼下城墙之后,张颌强烈的喘息了起来,之前欺身而上被对方一刀伤了肺部,就算是内气离体这下呼吸也困难了很多,不过终究是熬过了这一波。

    挛鞮侯回来的时候须卜成一副想笑而又不能笑的表情,说真的他完全没想过蓟城上的那个猛士居然会丝毫不顾及武者节操,使用这种下三滥的招数,不过由此也足以说明对方已经快到山穷水尽了。

    “你下去休息吧,接下来的由我指挥。”须卜成看着挛鞮侯有些不知道该用什么表情,而这次一贯和须卜成对着干的挛鞮侯几乎没有说话,直接回到了后营。

    “派五个大队的斥候,通知金和回来。”须卜成对着一旁下令道,至于金和,也就是那个率领一千名北匈奴控弦之士和两万杂胡去找张飞麻烦,结果被伏击了的倒霉孩子。

    “是!”匈奴人的训鹰手点头,随后就带着五个大队的斥候前去侦查寻找。

    “前军倾巢而出,而我全力冲击北面城墙,其他面全部放弃!”须卜成大吼一声命令道,到了这个程度,全力以赴只对付一面城墙,就算对方敢调兵营救,须卜成也自信能在日落前拿下蓟城。

    随着须卜成将其他两面城墙的攻城士卒调走集中到一面之后,就如同所猜测的那样,张颌并不敢将两侧城墙的兵力全部调走,生怕须卜成突然袭击,而导致他来不及防守。

    这么一来匈奴兵全力以赴,而张颌心有顾忌,原本就就已经非常艰难的形势,变得愈发的艰难,蓟城城头的形势也愈发的糟糕,蓟城城破几乎已经是时间问题了。

    【要借兵吗?】张颌一枪刺杀了一名鲜卑士卒,看着已经逐渐被分割成段的城墙,不由得思考了一瞬,说实话,到了这种时候不管什么选择,都必须要快。

    “随我杀!”张颌望了一眼已经西斜到六十度的太阳,最多一刻钟,就到了审配说的那个时间,已经没有要援兵的意义了,拼命厮杀拖过这一刻钟就可以了。

    随着太阳的西沉,蓟城北门城墙上战斗的士卒越来越少,甚至于有一些鲜卑军已经杀入了蓟城之内,不过蓟城之中还有一些零零散散的士卒在和鲜卑僵持,但是鲜卑越来越多,随着一声闷响,蓟城北门的城门裂开了。

    “时间到了啊,接下来就看我的猜测到底对不对了。”袁谭麾下能统兵的将领这一刻都在他的面前,而审配就站在阵中,这是最后的四千士卒,接下来真的就是赌命了。

    缓缓的开启自己的精神天赋,这一刻的审配头疼欲裂,不过他的面色却是无比的平静。

    【诸位,还请将力量借给我,很快我就会来陪你们了,主公,我不会让您的荣耀坠落人家,天下楷模啊,岂能容人轻辱!】审配淡笑着解开了自己的精神天赋,从来没有一次比这次更顺利。

    无数辉光笼罩在仅剩的四千士卒身上,早已准备好的他们,在鲜卑出现在蓟城之中的时候,即开始朝着北门运动,接下来就是死战了,悲愤,恼怒,还有苦涩,一起涌现在心头。

    “我们的身后剩下的只有妇幼老孺,匈奴的铁骑即将踏入,是战死以护佑身后的家国,还是扭头坐看亲人遭到匈奴的****,就在这一战!”袁谭高举袁绍传给他的宝剑站立在众人之前。

    “战战战!”吕翔等人大吼一声,随后一片整齐的呼应,而脚下迈步的速度也骤然加快。

    这一刻原本灰黄色的云气不自觉的染上了血色,就如同一朵血云一般顶在袁谭率领的士卒头顶。

    “城门已开,随我杀!”须卜成大吼一声,说是随他杀,但是他没动,无数的杂胡朝着城门涌去。

    张颌等人这个时候也从城墙上下了下来,和已经拥堵到北门附近的袁谭等人汇合到了一起,至于城破导致的士气大衰却并没有出现,这些人早就做好了准备。

    无数杂胡在匈奴人的率领下如同海浪一般从北奔一拥而入,而袁谭率领的四千袁军就像是礁石一样死死地顶住杂胡,奋力的在城门口厮杀,双方就那么玩命的僵持了起来。

    “我们上吧,是时候让他们见识一下我们的厉害了。”须卜成冷笑着说道,身后千余名呼延储交割给他的禁卫整齐待发,随着须卜成一声大吼,如风一样的冲了过去。

    历经三百年传承下来,不断的继承着上一代属性的匈奴单于亲卫,几乎可谓是当世最强的军魂骑兵。

    速度仅仅比白马略逊一筹,但是攻击防御,还有种种传承自那些泯灭在历史当中的人物的技巧,足够让这一支有着足够沉淀的军魂骑兵,几乎无人可治。

    “来了!”审配双眼沉静的看着那已经奔袭起来的单于禁卫骑,他之前在军都山的时候已经感受过了对方的强大,也知道这已经不是普通军队可以对抗的级数,不过审配既然敢开门那就有了准备。

    “归来吧,那已经消逝的先登……”审配沉吟的瞬间,两只眼珠近乎瞪了出来,唤回已经消逝的先登对于他的压力非常之大,甚至都有可能失败,但是在这种情况下,岂能失败啊!未完待续。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