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四百三十章 质问

    “回宫?”刘协在从马车中起身的时候微微有些颤抖。

    不过刘协在起身迈步之后便稳步了下来,以至于司马懿都怀疑自己被刘协所震慑生出了幻觉了。

    刘协缓步的推开车门,随后就那么站立在车架之上冷冷的看着曹洪,和以前相比反差大到连智商比较低的曹洪都发觉了不同,不由得有些警惕。

    “是的,还请陛下回宫。”曹洪口气软了一点。

    “回宫可以,让曹司空来见朕!”刘协冷冷的说道,和之前相比声音有些不太流畅,不过也只是开口的那瞬间。

    曹洪一怔,以前在曹操面前有些唯唯诺诺的刘协居然敢用这种口气跟他说话,不由得让曹洪有些吃惊。

    好在刘协强闯宫门的消息早被曹操收买的那些禁卫送给曹操,在刘协开口的时候宫中又有一路尘土出现。

    “见过陛下。”曹操对于刘协还保持着应有的恭敬,上来便施礼,不过以曹操的敏锐瞬间就发现刘协和之前的不同。

    “曹司空,你就是这么把持军政大权的?”刘协根本没有任何的掩饰,盯着曹操冷冷的说道,相较于桓帝那个渣渣,刘协相对更优秀一些,只不过他的时机太差。

    曹操一愣,赶紧说道,“还请陛下收回此话,操从未想过,更从未做过此事,还请陛下明鉴。”

    “不管你想过,还是做过,给朕一个解释!”刘协怒斥道,现在正处于被激发了血性的刘协对于曹操根本没有丝毫的畏惧,站在车架上俯视着曹操冷冷的说道。

    曹操一头雾水的表示自己完全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情,刘协简直就是换了一个人,这根本不科学。

    “陛下是因为北匈奴。”司马懿低头给曹操传音,瞬间曹操震惊了,不过这不重要,重要的是刘协现在的状态,和之前比起来,现在反倒有那么一丝君临天下的汉天子气象。

    “回禀陛下,我等正在商议如何应对北匈奴入侵……”曹操这个时候也只能先抛开刘协变化的问题了,至于这次丢的面子,说真的曹操还真没多想,现在曹操还没有打天子脸的想法。

    “商议?有什么商议的,匈奴入侵,难道不是全民兵役吗?包括你,也包括朕!”刘协冷冷的说道,曹操哑口无言。

    汉匈之战打到最后单于上了战场第一线,汉天子当了预备役,真真正正的全民战争,刘协说这话其实并没有错,但问题是曹操对于和北匈奴开战是没二话的,但要说连国内都不管,就是开战,曹操表示压力挺大的。

    这个时候那些大臣也都赶了过来,董承伏寿等人还以为曹操要动手,来的时候急急忙忙的将私兵都带来了,结果看到的居然是这么一幕,刘协在气势上居然压制住了曹操。

    刘虞看到这一幕也是深感震惊,虽说刚刚得到北匈奴入侵的消息他就准备回幽州稳定民心,但是完全不能理解刘协这像换了个人是什么情况。

    “回禀陛下,刘太尉已经遣大将赵云,黄忠,魏延,臧霸等人率军数万,北上歼灭匈奴,而且我军也正在动员麾下将士,在夏收之后也将出兵北方。”荀彧上前一步说道。

    说实话,荀彧虽说现在还没有收到任何关于刘备一方的情报,但是荀彧已经知道了结果,如果不是北匈奴的话,袁绍麾下现存的大多数文臣武将都会倒向曹操。

    可惜天不助曹,北匈奴一出,大义,大势同在刘备一方,袁谭一方现存的文武除非少数和刘备一方仇怨颇深的家伙大概都会顺势而降,这就是天命。

    至于北上歼灭匈奴,这一点不用多说,不管是谁在刘备那个位置都会如此选择,哪怕是冒着损失一定实力的危险也会选择歼灭北匈奴,这件事在这个时代实在是政治太正确了。

    刘协听到此言满意的点头,“太尉和司空果然是汉室中坚,此次匈奴南下,乃是自两百年前先汉宣帝以来,第一次在我汉室本土进行的对匈奴的战争,若有任何人敢掣肘前方将士,诛其族!”

    得到满意的回答之后,刘协不再多留驾车再次回到了皇宫,不过在调转车架的瞬间,除了一直跟在刘协身后的司马懿,没有任何人发觉刘协的冷汗已经浸湿了后衫。

    【刘协确实很聪明,在第一道宫门之前恐怕只是被北匈奴入侵激发了血性,强过第二道宫门的时候就已经回神了,不过真的没想到之后刘协居然死撑了下来。】司马懿低头默默地想到。

    【不过有了这次的经历,大概以刘协的聪慧可能会发觉一些东西,这天下毕竟还是汉室的天下啊。】司马懿侧头不由得望向东方,那里有着天下最强,也是最傻的诸侯。

    曹操回来的时候一直低着头在思考,刘协今天展现出来的气势虽说稚嫩,但是在质问之下居然让人无法反驳,如果刘协能成长起来,曹操有些胡思乱想了。

    荀彧一直在观察着曹操,在发现曹操的神情之后,心下更是坚定,不过随后就浮现了一抹苦笑,天不助曹,北匈奴来的时候太巧了,刘玄德不费吹灰之力便能拿下幽州,拿下袁绍麾下仅剩的精粹!

    【算了先不要想这些了,北匈奴必须要先清除出去,陛下说的很有道理,自先汉以来,汉匈之战发生在汉室的领土上已经时隔两百年了,这简直就是耻辱!】荀彧面色冷厉的想到。

    并州九原,陈宫看着信鹰传递过来的消息,先是一怔,随后面露颠狂之色。

    陈宫最近挺混乱的,原本吕布驻守北方以力破巧,让他感觉不到自己存在的价值,他有点想死。

    可是在吕布飞升之后,陈宫又觉得自己回中原参加诸侯之战有点丢人,但是九原这地方实在是没有胡人入侵,陈宫有些无所事事的在发展民生,然而他虽说头脑不错,政略也算可以,但是架不住胡昭政略挺好的,嗯,真的挺好的。

    结果一只信鹰到,陈宫突然发现人生是如此的美好,像他这种只能在战场上证明自己价值的谋臣,哪里还有比对付北匈奴更适合的事情了,没说的,参战!未完待续。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