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四百二十三章 简直就是悲剧

    虽说从淮水之战以来周瑜就一直压制着郭嘉,但是说实在周瑜自己心中也没底,就算他自负不输于人,但想要轻胜郭嘉这种顶级智者也是妄想。

    一声响箭,原本就因为林外大营嘈杂而整兵待命的文聘再无丝毫的犹豫,大吼一声,直接从林中奔赴而出,早已列阵好的士卒集体冲杀了出来。

    文聘一马当先,搭弓射箭,直指当先杀入周瑜阵中的周仓,箭矢化光而出,周仓奋力躲闪,但是右胸锁骨之下依旧被射了一个对穿,不过好在周仓本身就是皮糙肉厚之辈,区区小伤根本不碍事!

    不过文聘大军冲出,箭雨齐发之下,关羽军士卒明显一乱,加之文聘也是一马当先冲入关羽军军势最盛之处,以强大的武力强行破阵,很快关羽军破阵之势就一阵大乱。

    不过这个时候周仓作为勇将当即不再冲杀,转头顶住文聘,不过关羽军颓势已显,周瑜在内,文聘在外,两厢联手破阵。

    周仓虽说左支右撑能顶住文聘的冲杀,校刀手虽说人数不多,但是短时间也能顶住文聘大军的反冲锋;但是打死裴元绍也顶不住周瑜麾下士卒的猛攻,关羽军的颓势随着周瑜麾下士卒的稳步推进越发的明显了起来。

    不过不等周瑜心有思虑,随着周仓的怒吼,刚刚奔袭过来的瞿恭,杜远,黄邵三人对视一眼,皆是看到对方眼中的神色,当即皆是大吼着从正营三个方向杀入周瑜寨中!

    顿时文聘麾下的大军也大半被两面夹击,而周瑜则是里三层,外三层,我军,敌军一起上手被包围到了中心。

    不过这个时候双方兵势除了阵心的周瑜还能稳住,其他人皆是乱战之势,双方可谓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文聘一边顶住周仓,一边指挥前半部分士卒攻击周仓和校刀手,一边命后半部分士卒顶住关羽军新来的士卒。

    原本在侧翼左支右撑,被周瑜一路士卒打的有些喘不过气的裴元绍在得了黄邵的援军之后靠着兵力的优势终于稳住了阵脚,怎么说这些历经百战未死的黄巾小渠帅,都是指挥千八百人的好手。

    周瑜一边改变形势,一边开始勾连文聘麾下士卒的精神信念,好将自己的军团天赋延伸过去,士气的妙用很多,在这种乱战的局势之中,士气可以保证麾下士卒可以持续战斗。

    说来倒不是文聘没有军团天赋,只不过文聘的军团天赋适合打持久性防守战,这种乱战,其实更多的是比拼兵员素质和承受极限。

    很快周瑜就将文聘麾下的士卒也纳入了自己军团天赋的范围之内,原本略带颓势的周瑜军再次开始稳扎稳打,逐渐有攻有守的稳住了防线,中心的周瑜压力再次一轻。

    【奇怪,郭嘉到底想干什么?】周瑜一脸不解的想到,完全没有那种身处危局的自觉。

    这个时候已经成功渡江,正在不慌不忙赶过来的郭嘉一脸轻笑,随着黄邵,瞿恭他们成功抵达战场,郭嘉就知道鱼儿上钩了,有时候冷静的应对面前诸事并不是最正确的做法啊。

    【恐怕周瑜还在好奇我这是在干什么吧。】郭嘉轻笑着想到,孙策飞走了,那么周瑜就好对付太多了,周瑜对于自己的智力有着绝对的自信,但是这种自信有时候会导致周瑜的应对有些问题。

    【身处阵心成功稳住了局势,看似很安全,但这是在阵心啊,周瑜你以为你身边有着大股的兵马就不是被包围了吗?我连你带着你的大军一起围在阵心,我倒要看看你怎么杀出去。】默默地远眺着周瑜大营的方向。

    没有鸟瞰图的话,现在身处己方阵中的周瑜根本想不到自己的形势已经十分危险了,毕竟任何一个正常的将领,在己方士卒稳扎稳打稳住阵脚之后都不会认为自己还处于危险之中。

    这便是郭嘉对于智者安全观念的判断,对于一个智者来说依靠自己能力创造出来的稳定局势,自然会有自己的掌控力,而在这种掌控力下,任何一个智者都会相信自己的判断。

    如果这一刻有鸟瞰图的话,周瑜就会发现自己和自己麾下的士卒就像是千层卷一样被一层一层卷在中间,而他周瑜和他麾下的那批士卒就在千层卷的中央。

    也即是说周瑜虽说成功稳住了形势,但是却在不知不觉间被一层层的裹在了最中间,这也就导致周瑜看似安全,实际上他这个卷心军阵一乱很有可能就葬身此处。

    更重要的是周瑜当前还在阵心之中淡然的稳定形势,完全没有被包围的自觉,而且一干士卒在周瑜的调动之下还打的有声有色,这大概算是不幸中的万幸。

    不过越是稳住形势,外围的关羽军包围的就会越发的严实,瞿恭他们一层在最外,文聘在二层,周仓,裴元绍,校刀手在第三层,而核心便是周瑜的本阵。

    这种层层包围的结构,加之刘备军每次都不是一波人马,给周瑜的感觉就是郭嘉在玩冲击,但是由于玩的不行已经变成了添油战术,完全没想过每次换方向出击的刘备军已经将之团团围住了。

    淮水下游的水寨,吕岱模糊的看到上游的火光,心下一惊,而后远远传来的厮杀声让吕岱更是心生不妙,等到孙策主寨的方向出现火光的时候,吕岱终于确定出事了。

    “定公,你率领一部分兵马走陆路,我率领一部分兵马走水路,我们水陆并进,以免出现问题。”不等吕岱去找吕范,吕范已经命人起来通知吕岱。

    吕岱一听吕范的安排也没有多说什么,当即点齐三千兵马从水寨出发朝着孙策军营冲去,而吕范在吕岱离开之后,当即拆了水寨率领所有船只朝着上游运动。

    这个时候管承正在率领一部兵马顺水而下,两者没多久就不期而遇,管承算是黄巾之中少有的懂水战的渠帅,可惜比起吕范这种精修多年的好手差的还是有点远。

    加之本身实力,兵力,还有船只数量皆是不如吕范,没过多久就被逼的溃散撤退,水战对于北方的多数诸侯始终是一个绕不开的死结。

    吕范在击退管承之后,神色明显有些阴沉,管承之前的表现很明显是在拖时间,也就是说原本水陆并进的情况已经彻底堵死,往深里想也即是说,吕岱可能已经遭遇到了伏击。

    和陆战不同,水战要跑的话,舟小船轻跑得快,管承不存在危险的问题,但是陆路的吕岱如果真要是遭遇了伏击,恐怕要脱身就是非常困难的事情了。

    “继续前进!”吕范很快就有了决断,吕岱的事情可以先放一边,周瑜和孙策才是最要紧的,关羽能做出这种行为,也就是说今夜肯定会有一个结果,这就由不得吕范多加思考了。

    诚如吕范预料的那样,吕岱在吕范被管承堵住后没多久就遇到了江宫和司马俱的伏兵,双方一阵好杀之后陈炽的大军突然出现,关羽一方的兵员素质在压过吕岱的同时,数量也压过了一头,很快吕岱这一部兵马就出现了明显的颓势。

    “军师,我军奔赴下游水寨被堵,吕范已经沿淮水而上了。”管承乘着小船快速的靠岸之后,给一直在等待的郭嘉汇报道。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郭嘉浑然不在意,出了点失误也没有什么,他剩余的兵马都在这里,今夜就一决胜负,“带上你的人随大军一起行动。”

    吕范沿淮河上来的时候,神色明显凝重了很多,他已经看到淮河边上列阵以对的关羽军,弓弩千张正在等着他靠岸,摆明了为了今天关羽已经准备很久了。

    “嘿!”吕范冷冷的看着这一幕,心中已经有了猜测,心知周瑜孙策恐怕现在没有什么问题,不过看着架势再继续下去,郭嘉后手一出,搞不好今天就要跪。

    “给我靠上去!”吕范冷笑着说道,水手听到这话,缓缓地开始划船朝着淮河南岸靠去,结果在距离接近五十步之后,关羽一方的箭雨疯狂的覆盖了过来,以至于吕范根本没有办法靠停。

    郭嘉远远的看了一眼正在挣扎的吕范,没时间将床弩和投石机运过来真是可惜了,不过也没什么,周瑜的水军今个别想靠岸,等他灭了周瑜本人再说,孙策那家伙没了周瑜的智商,也就那样了。

    眼见吕范挣扎不出其他的花样,郭嘉也就不再太过关注,准备自乱阵脚,让周瑜趁机攻伐,乱军之后,大军压上一举定出胜负。

    阵中的周瑜这个时候已经彻底稳住了局势,靠着调动已经将一干号称经验丰富的黄巾军打的只能勉力支撑,但是到了现在周瑜不仅没有安心,反倒不知道为什么越发的烦躁了起来。

    【到底漏算了什么,就算郭嘉的目标不是我,是我的水军,有吕范和吕岱在,又有我早已交代的情况下,肯定不可能拿下,而我本人现在并没有任何问题……】周瑜心中烦躁的想到。

    就在这个时候周瑜无意间月夜之中一个筐型的东西遮掩了月光,而随后不少小圆球一样的东西从中滚落了出来。

    “这是什么?”周瑜望着从圆筐之中滚落出来的东西,不解的自语道,“好像是桃,投石丢过的一筐桃?”

    周瑜微微一怔,看着四周突然有些阵脚略乱的关羽军寒意深入骨髓,当即大吼道,“所有人稳住阵势,不要分散追杀,从正面朝着文将军突击!”

    “现在就看公瑾能不能明白我的意思了。”吕范擦了擦手上的桃子,然后咬了一口,之前一筐桃被他用船载投石机投了出去,也亏现在是五六月份,否则还真没有这么明显的警示。

    周瑜和郭嘉相比其最大的优势并非是谋略,而是军略,周瑜通军阵,知军略,甚至只比统帅能力,当世能超过周瑜的也只有寥寥数人,他就跟当初的李儒一样都是全能,而且都有很高的造诣。

    不过不同的是周瑜偏向于军略全能,而李儒偏向于政略全能,都属于顶级的万金油,能打能扛能破局,在一筐桃的提醒下,瞬间就明白自己是最中心的那个桃,他必须要逃出去这个筐!

    自然引申下来周瑜就能明白自己的局势,自己已经身处包围之中,兵力一旦散开绝对会被郭嘉预备的大军直接冲散,然后将他拿下,相较于关羽一边的兵力,淮南的他们并没有优势。

    周瑜在有了防备之后,当即开始调整阵型,原本即将散开的圆阵在周瑜快速的调整之下变成了一个长长的梭形,周瑜当即士卒强行从正面冲杀了出去。

    这一刻周瑜的大脑无比的冷静,他清楚外面肯定还有郭嘉的伏兵,不过好在之前他心有疑虑没敢趁关羽军自乱阵脚的时候动手,否则现在兵力分散的话,他今日必死在郭嘉手上。

    周瑜毕竟是优秀的统帅,在明白局势之后骤然发力,很快就在阵中撕开了一个口子,然后想也不想和文聘兵合一处。

    这一下郭嘉直接愣住了,按照他的猜测以周瑜那种心性不可能猜测到局势的,结果现在周瑜居然在他即将动手的时候着手突围了。

    “全体出击,给我拿下周瑜,斩杀周瑜者赏百金,活捉着赏千金,位列将军!”郭嘉当即撒下悬赏,虽说郭嘉之前也没想过做掉周瑜,但是一路下来如此顺利到了这一步,已经有了斩杀的希望,怎么能让郭嘉不生出别的想法。

    混乱的战场中,周瑜的调度并没有丝毫的紊乱,抛去军略不说周瑜的统帅能力也不是闹着玩,至少甩郭嘉十条街,至于那些中层将校千人调度玩的倒是不错,但是没关羽统一调度,在周瑜几个断尾穿插之后,很快就让他们有些各自为战了。

    “郭奉孝,你下次要灭我,要记得我能统帅大军,你只是军师,哈哈哈!”周瑜很快就发觉了这一问题,和文聘合兵之后且战且退很快就冲了出来,望着高坡上的郭嘉大笑道。

    【还好,还好,以前都是伯符统兵,我只是装作是军师,这一次要不是我统兵不错,真就死了。】周瑜心下无比感慨。

    周瑜拖着大军冲出来之后,看着咬着自己的关羽军直接朝着前方淮河冲去,他很清楚就这距离最多再有两道伏兵,不过,没法统一调度的关羽军,他根本不怂,郭嘉只是军师,无法统兵。未完待续。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