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四百一十八章 浮桥成,渡河!

    当天下午,郭嘉光明正大的当着周瑜水军的监视开始布置了起来,一艘艘近日随意铆接起来看起来像是平地船,实际上根本无法参与战斗的战船被郭嘉命人一艘艘的用铁索钩挂了起来。

    十几艘,十几艘串联在起来,密密麻麻的布置在淮河上游北面的河水之中,不由得让对面的董袭有些皱眉,完全看不懂郭嘉在干什么,虽说智商降低了,但依旧不是凡人可以窥视的。

    廖化,裴元绍,江宫那些旱鸭子在连成一片的大船上跳了跳,颇有些脚踏实地的感觉。

    “唉,郭军师如果早点说的话,我们去强借点温养后的大船,靠着这铁锁连环在上面走马都不是问题。”江宫叹了口气说道,虽说他不通水战,但是这种没有温养过的木料,真心不敢上战场。

    “我们都能明白的事情,郭军师怎么可能不明白?”廖化反问道,“恐怕是郭军师有别的思考。”

    江宫等人一听,也深觉的有理,当即点了点头,“看郭军师这样子是要有大动作了,不知道这次能不能奏效,上次居然被对面一个家伙刺了一枪,还好我聪明。”

    司马俱摸着自己的右胸,上一次孙策率兵偷袭,就是他巡逻,差点被干掉,还好他一看孙策气势就知道不妙,当即就朝着另一个看起来比较弱的家伙顶了上去。

    结果司马俱的经验再次救了自己,孙策那种人不会去围攻一个比自己弱的家伙,因而在看到司马俱扑向梁刚之后,就朝着大营冲去,如此才让司马俱躲过了一劫。

    不过梁刚和乐就两个家伙很明显没有孙策这种气度,二话没说就夹攻,当然司马俱表示自己要是弟兄在旁边,二话不说也围攻。

    董袭看了很久没看明白对面再做什么,最后只能给周瑜报了一个关羽依旧在伐木造船,而周瑜看到这个之后,和往常一样扫了一眼就放到了一边。

    在下午将一大片船只环环扣住之后,郭嘉就命令所有士卒埋锅造饭,饱餐一顿之后,当即开始休息。

    董袭倒是远远。的看到关羽军营炊烟袅袅之后,便少有人外出,不过对此董袭也没有什么好怀疑的地方,只是命人继续关注。

    是夜月明星稀,郭嘉这次连掩饰都懒得掩饰,命令周仓,管承率领三百人放开那片铁锁连环的原木平底船。

    原本就因为前两天上游没完没了的雨水而涨潮了的淮河,在平底船将碇石解开之后,没有桨的平底舟自动的朝着下游动了起来。

    在第一艘船动起来之后,一大片的劣质平底舟很快就动了起来,不过因为连环的铁索很快有些船只就被拉成了横行,顺水的船只很自然的就挤了起来。

    不等漂过一里,一大片的船只因为碰撞拉扯已经纠连成了一大片,甚至其中已经有不少的船只被拉扯的翻了过来。不过这这并不能改变一大片的漂浮大陆朝着窄口冲了过来。

    “关将军做好准备了,我们马上渡河,骑兵先一步杀过去就可以了。”郭嘉轻笑着看着顺水而下越来越快的那片由大量舟船组成的移动浮桥,窄口真是一个好地方,太窄了会卡住的。

    关羽颔首,青龙偃月刀轻轻用绸布擦拭之后,单手倒提,远眺着对面二十里处的孙策营寨,他想宰了对面。

    “咚!”随着一声闷响,大片战船构成的木岛终于因为窄口的宽度被迫开始收缩,但是巨大的惯性,依旧让其在不断的挤压之中朝着下游流去,不过速度越来越慢。

    “嘭!”木岛在窄口移动的越来越慢,但毕竟在移动,这就导致中间部分越来越挤,直到一声闷响,未经过温养的材料终究在这等挤压下崩碎掉了。

    然而碎掉的船只并没有腾出地方让木船能顺利流下去,依旧在缓缓地运动,直到碰上那一横条已经修了一百五十步的浮桥,大量粗糙的船只彻底卡在了淮水之上。

    在看到这一幕之后,大量早有准备的工匠扛起木板快速的铺设了起来,这个时候也不讲究不能用钉子这种事情了,从这个时候开始每一秒钟都需要珍惜。

    很快数百步的浮桥就钉上了木板,再给扣上钢索,钉上木桩之后,这个浮桥就能使用了。

    “奉孝,我先走一步,众将士听军师号令!”关羽一拉缰绳扭头看着郭嘉说道。

    关羽的战马是可以飞的,但是孤身过去也是找死,而现在郭嘉已经将路铺好,剩下的就靠他的发挥了,加之之前郭嘉已经将一干计略给他交代了一番,他也知道这一战他不为帅,而为猛将!

    说完,关羽也不等郭嘉的回答,直接朝着对面的冲了过去,身后的五百多名校刀手也都驾着马从浮桥上冲了过去。

    “元俭,这里还有江面就交给你了!”郭嘉对着廖化说道,他很清楚周瑜用来监视他们的船只恐怕再过不了多久就会从上下游巡逻过来看看之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不过对方可能的两种情况郭嘉已经早有准备。

    “必不负军师重望!”廖化拱手一礼说道。

    “裴元绍,你率军去援助关将军,待孙策军营大乱,裴元绍你部便冲杀进去!”郭嘉对着裴元绍命令道。

    “周仓,你待裴元绍杀入孙策军营,军营形势突变之后再行冲杀!”郭嘉对周仓也叮嘱道,但什么叫做形势突变,郭嘉并没有说,这就有些让周仓没把握。

    “可有疑问?”郭嘉眼见周仓有点懵懂当即问道,“不懂的到了时候你自然会明白,你二人速去,勿要让关将军彻底中了埋伏!”

    裴元绍和周仓大吃一惊,以主帅为诱饵,这是何等疯狂的节奏。

    【周瑜,我赌孙策必然要与云长一战,既然如此,我陪你玩了,王对王,看看谁更胜一筹!】郭嘉眼中这一刻闪过了一抹精光,这是他所能想到最有可能灭掉孙策的方法。

    【周瑜,我赌以你的心性必然会将云长作为孙策的磨刀石,让我看看刀断了你想怎样!】郭嘉冷笑。未完待续。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