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四百零九章 其实都很好奇

    【就算是假的,能骗过我一世,我也会助你,对于我来说只有你的做法能让我理解,只不过你的力量不够,当动机为善的善良被称为伪的时候,不过是你贯彻的力量不够啊】陈曦默默地想到。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某些人将别人的善意当作理所当然,当别人力不从心撤手的时候还要追上去斥责对方。

    同样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做一辈子坏事,最后醒悟了,做了一件好事,就会得到大力的赞扬,仿若以前的一切都既往不咎一般,也许真是好人难做。

    有道是,好人做到底,到底为好人,而做不到底,不仅不为好人,还会为人抹黑,没人会体谅别人帮你时别人的艰难。

    善和恶中间是没有过度的,善就是善,恶就是恶,或是看结果,或是看动机,唯有行为是看不出善恶。

    跟着陈良将一个个的世家代言人见识了一番之后,陈曦终于见到了唐家的家主,唐瑁,也就是唐妃的父亲。

    在孙策夺了扬州之后,唐瑁自觉扬州不安全,也就回转了颍川,不在为官,唐家虽说不算高门,但是在汉室还没破落的时候,能嫁入皇家作为皇子正妃,也不是一般门第所能做到的。

    “唐家主,宴后若无要事可否留待一二。”陈曦端起酒樽和唐瑁碰了一杯之后询问道。

    “陈侯相邀自不敢推辞。”唐瑁面带微笑的说道。

    与唐瑁的交谈不过一两句,陈曦便错身而过,退回到主位之上,而唐瑁在陈曦离开的时候也微微皱眉思考,他家和陈家来往并不密切,这就由不得唐瑁思虑了。

    月过中天,酒宴才结束,陈曦喝了一碗醒酒茶,之后用精神量压制了酒劲,恢复了自身清晰的头脑,才去陈良家后厅,而唐瑁在那里已经等待了一会儿。

    “唐家主,还望原谅曦夜半留您在此。”陈曦一拱手说道。

    “陈侯不必多礼。”唐瑁平静的说道,这么一会儿时间也让他将情况捋的差不多清楚了,就他们家现在的情况,能值得陈曦打主意的也就一个人,那就是他女儿唐妃了。

    “说来,本该明日下拜帖前往唐家,之后约定时日前往,不过前方战事紧急,曦不得不失礼了。”陈曦叹了口气说道。

    说实话,陈曦之所以不下拜帖前往,其实主要是陈曦一来阳翟就下拜帖拜访唐家的话,估计少不得被人流言蜚语,毕竟唐瑁一直想让唐妃改嫁,而陈曦一来就去正式拜访唐家,实在是有些……

    “军务为重,有何失礼。”唐瑁不咸不淡的说道,不过心下着实是在打转,【陈子川倒是一个极好的人选,不过就是不知道丫头愿不愿意了。】

    “那我就直言了。”陈曦苦笑了两下说道。

    “若是言及唐妃,还请陈侯亲自去说。”唐瑁直接截断,直接没说是自己的女儿,顿时陈曦尴尬了。

    唐瑁饶有兴趣的看着陈曦的神色,说实在的,如果自己女儿愿意,唐瑁是不会阻止的,唐妃也才二十四岁,确实不应该将大好的青春年华浪费在一个死人身上,就算那个死人曾经是皇帝。

    可惜令唐瑁无奈的是,自己的女儿完全没有嫁人的想法,虽说嫁给少帝之后,要改嫁确实有点难度,但是说个实在的,只要自己女儿点头,这件事唐瑁还是能摆平的。

    说了几次之后自己女儿都不愿意理自己了,唐瑁也就生出了探寻的想法,于是也就让人在宫闱内查了查。

    不过由于李儒确实是手脚太过干净,而贾诩又属于隐于人后,根本就不是唐瑁能查到的角色,到最后唐瑁也是什么都没得到。

    当然如果唐瑁能查到是少帝死前求唐妃守节的话,估计唐瑁都有去洛阳将少帝挖出来的想法了,没你这么糟蹋人家,太后都允许有个姘头,唐妃那时才十八岁,怎么想的?

    不过也是因为特意去查过,唐瑁才关注到其中的问题,理论上来讲唐妃是不可能出洛阳的,且不言唐妃当时的身孕,本身少帝一死洛阳就兵荒马乱的,而唐妃在少帝死时都和少帝在一起。

    按道理来讲,都弑帝了,还在乎你个准皇后?没看到后来曹操都没弑帝,杀皇后也没见皱眉毛,怎么可能出现杀了皇帝,却放正妃离开这种诡异的事情。

    不过贾诩的手法确实不是唐瑁这种可以窥视的,反正唐瑁各种探查最后都没有出结果,问唐妃,唐妃自己也不愿意说,这事也就不了了之了。

    因而在唐瑁看来有人愿意迎娶自己女儿那是再好不过了,只要愿意善待自己女儿,唐瑁是不会太介意出身的,只可惜一方面是唐妃自己不怎么有心嫁人,另一方面也是没人敢娶。

    因此在看到陈曦有兴趣,唐瑁还是很开心的,说不定成了,虽说到现在唐瑁不怎么介意出身,但是有一个门当户对的更好啊。

    “呃,那就不劳烦唐家主,明日巳时我带简儿登门。”陈曦话锋一转,也有些明白唐瑁的想法,哭笑不得的说道。

    繁简毕竟出身繁家,而且是家主嫡女,同样身处颍川,少不得和唐妃照面,陈曦也曾问过,最后确定,双方虽说不算太熟,但是颍川世家的嫡女也就这么多,同龄的也都有些交流。

    唐瑁能听懂这话之中的托词,自然也知道是自己之前想岔了,略微有些尴尬。

    “其实主要是有人让我给唐妃带话,不过有些话我不能由唐家主传递,其中涉及的隐秘有些多,所以只能由我亲见唐妃,还请原谅。”陈曦也看到了唐瑁的尴尬,至于带繁简过去这只是托词而已,说实在他确实挺好奇的。

    唐瑁微微皱眉,他也知道唐妃出宫这件事里面有很多的问题,毕竟在弑帝一事发生的前提条件下,还能保住少帝的正妃,这已经可以说明很多问题了。

    更重要的是唐妃回来的时候是干干净净的,除了有些伤心,人是一点是问题都没有的,而后在年后生下了刘民。未完待续。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