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四百零五章 全军出击

    是夜乌云密布,一副即将要下雨的情况,鲜卑的祭祀并没有对于天象有所怀疑,早在两天前,天空之中的水汽就开始淤积,而到了今夜出现阴天也是理所当然。

    另一边,逢纪和张颌各自下令将携带的肉干统统吃掉,这一战双方为了保持战斗力,配备的干粮都是非常高级,不过到了昌平城下,胜败在此一举,也不需要留有粮食了。

    “所有士卒着甲。”丑时一到,张颌开始命令麾下的士卒换甲,一直放在另一匹马马背上的重凯和马凯一点点的装备了起来。

    “这是重凯?”逢纪摸黑看着张颌一点点穿上的铠甲,拿上的长枪惊异的问道。

    “是的,不过和元图想的不一样,有些东西不同的人使用会有不同的结果,由我来使用重骑是最为合适的。”张颌笑着说道,马上天下人都会震惊他麾下重骑的灵巧和极限速度。

    逢纪点了点头,没有多说什么,等到一定距离他就会扫除乌云,让银月的光辉显现出来,这是和审配商量好的攻击发动时间,那个时候审配的精神天赋也会开启。

    着甲之后,张颌带兵摸黑开始前行,在距离鲜卑营寨两里的地方停滞了下来,就算是乌云蔽月,再靠近也会被发现的,接下来就是等待吕旷,吕翔,管统,韩范等人进入攻击区域。

    张颌等人伫立在原地,一直等待,说实在的到现在袁军士卒的夜盲症也没有解决,夜间只能看清楚数十步的距离。

    不过这也没什么,鲜卑也同样看不了太远,不过马上就要地图全开了,因为今夜月光不错,只不过乌云闭月罢了,

    随着时间一点点的流逝,鲜卑大营之中的火光越来越稀少,而天色也越来越暗,直到某一刻突然来临,天空之中的乌云,就像是被某一双大手骤然抹消掉了一块一样,月光瞬息覆盖这一地区。

    而这就像是一个信号一样,四面八方早已做好准备的袁军同时发动了攻击,距离最近的步兵只有不足百米,而距离最远的则是张颌的重骑兵。

    缓缓地将伫立的长枪压平,张颌身上滑出一道血色的光辉,不再是之前中黑色,复仇的意志贯彻于他,以至于他的内气都发生了变化,不过力量就是力量,不管来自什么。

    “杀!”张颌只是低喝一声,然后一马当先冲了出去,随后所有的重骑兵都动了起来,速度越来越快,直到超过重骑兵的实际极限速度,朝着理论极限速度奔去。

    也许灵巧确实只能让重骑兵做出一些违背正常的动作,但是在张颌不断的尝试之下,最后发现,灵巧还有更重要的一个作用,那就是打破重骑兵的实际极限速度。

    重骑兵跑得慢并不是因为马匹无法继续加速,而是因为再继续加速下去灵巧不够的马匹,会因为些许阻碍断脖子,断腿,而这对于张颌来说实在是简单不过了。

    因此张颌的重骑兵在开启自己的军团天赋之后,开始朝着重骑兵理论极限速度奔去。

    对于优质的马匹来说,负载二百斤跑出五十公里的冲刺速度毫无问题,而负载三百斤,除了加速慢一点,跑出来的极限速度可能和之前相差无几,而这就是理论极限速度。

    而现在两里的加速,让张颌的重骑兵几乎抵达了理论极限速度,简单来说冲击力再次出现大幅度上涨,已经达到足以碾碎正面一切的程度。

    这一刻无数的箭雨朝着鲜卑军中射去,吕旷,吕翔,管统,韩范皆是怒吼着朝着鲜卑大营冲去。

    在月光覆盖鲜卑大营的那一刻,昌平城门骤然打开,蒋义渠身后三千整装待发的士卒在蒋义渠一马当先之下,直接冲了出去,而站在昌平城头的审配也缓缓地解开了自己的精神天赋。

    “昨日辉煌的遗照,再现在我的眼前吧”审配轻吟的声音随风消散,但是骤然之间云气覆盖范围之内的所有袁军全部感受到一股悲愤从胸中隐现了出来,然后一道道光辉加诸在他们身上。

    “给我杀!”袁军所有的将领皆是大吼道。

    一身黒甲的张颌冲入鲜卑大营的时候,无数走出帐篷还没弄明白是怎么回事的鲜卑人,就被这道黑色的洪流碾成了肉糜。

    随着审配精神天赋的开启,张颌的重骑兵再一次得到了提升,原本就无人可阻的他毫不犹豫的朝着中军大帐直插而去。

    长枪前挺,根本不需要任何的动作,就足够将正面所有的敌人干掉,任何与这一道黑色洪流撞上的鲜卑都在下一瞬间被碾碎,箭矢的攻击只需要微微低头就会被弹开,对于重骑兵只有一个动作,那就是冲锋冲锋!

    “速速派兵,偏转开那支重骑兵,拖住他们的速度!”鲜卑中军现在也是大乱,但是下一刻一个洪亮的声音传来出来,鲜卑人心目中的勇士,开启了军团天赋的终极强者——须卜成。

    当然这位的实际身份也确实如审配和陈曦估计的那样是北匈奴安插到鲜卑,前来试试汉朝深浅的高手。

    须卜成看姓氏就知道是匈奴自古以来三大贵族中须卜氏的后裔,不过话说回来曾经只是贵族的呼延氏已经成了单于,果然北匈奴也是死去活来的。

    虽说现在须卜成并不是鲜卑单于,但是他的命令比单于给力了太多,他的实力,他的军团天赋导致他就像是鲜卑的定海神针一般。

    在他一声令下,原本还混乱不堪的大营骤然出现了不同的变化,由此足可见一个顶级将领强大的统率力。

    一支鲜卑勇士快速的组织了起来,在一个将领的带领下,并非是正面朝着张颌冲去,反倒是斜偏着朝着张颌的军队冲去。

    张颌也如须卜成估计的那样,微微偏折了一些冲杀了去过,以至于未能从中军大帐那里碾压过去,虽说也穿过了中军,但是却没有摧毁掉鲜卑的指挥系统,只干掉了一支鲜卑禁卫。

    就在鲜卑中军欢呼将张颌偏折出去,准备加入须卜成军团击溃来犯之敌的时候,惊人的一幕出现了。未完待续。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