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三百九十八章 风起之时

    至于到时候是超常发挥直接拿下陈留,还是正常发挥吃掉陈留半数以上的兵力,都是极好

    第一种不用说,此战直接结束,战略目标直接拿下,不过在刘晔看来这种可能极其渺茫,毕竟能被曹操看好坐守陈留的绝对不会是一般的将领。

    第二种可能性最大,吃下半数兵力对于陈留也绝对是巨大的打击,就算剩下的兵力撤回了陈留,到时候残兵败将,对于陈留的形势也是重大的打击。

    到时候不论是士气衰败,还是兵力不足,都会在刘晔率兵围城强攻几日之后造成城内动荡,那时拿下陈留城,对于刘晔来说不过是反掌之间的事情。

    蔡阳撤回陈留的时候,看着身后仅剩的四十多名亲卫,不由的双眼一红,差点老泪都流出来,没想到居然会输的这么惨,撤都撤不下来,短短一盏茶,居然只有这么一点人跑出来。

    当然蔡阳是不知道,除了这些人,其他人都被陈到的亲卫给干掉了,否则的话,会更加心痛。

    “开门!”蔡阳坐在马上一脸落寞的吼道。

    “这是蔡将军。”城门令大吃一惊,赶紧放下吊桥,开启城门让蔡阳进去,当然蔡阳一千军马出去,只剩下四十余人回来的这一幕也被城门令看在眼中,心上不由得蒙上一层阴影。

    进入城中,蔡阳直扑陈留郡府衙,李典和乐进两人都在里面等待着蔡阳的归来。

    见到蔡阳进来,将头盔卸下,随后神情低落的丢在几案上,摇摇晃晃的坐在几案后面就知道情况不妙,当即询问。

    蔡阳沉默了良久,一脸苦涩的叹了口气将之前所有的情况复述了一遍。李典和乐进皆是大吃一惊,而乐进毕竟从军多年,远比李典有经验的多,在听完蔡阳说的事情顿时一惊。

    “不好,快去封锁消息。”乐进当即起身传令自己的亲卫。

    李典听到此言也才反应了过来,而乐进交代完毕之后。亲卫已经冲了出去,不过从城门到城中心这么远的距离,已经让很多人得知了这种情况,以至于封锁消息之后,依旧传出了不少的流言。

    等到两三天之后,陈留城之中已经传出了不少的流言,不过这个时候乐进想禁止都没有办法禁止了,反倒因为前两天的禁止,导致这些流言可信度上升了不少。城中士卒的军心都有些动荡。

    好在乐进也当得起名将之称,在毫不吝啬赏赐的情况下,成功稳住了军心,不过士气却很明显低迷了不少。

    “城中士卒的士气如何?”乐进眼见巡逻了一圈回来的李典开口询问道,这两天乐进没敢让蔡阳继续巡逻,只是让其在城中军营进行操练。

    “不行,士气还是有些低迷,前两天赏赐后上升的士气。在对方一直不出现的情况下,又开始下滑了。之前处理了几个逃兵,但情况依旧不太好。”李典摇了摇头说道。

    一支一千人的军队,被击溃不可怕,可怕的是,除了一开始回来的四十多人,到现在一个人都没回来。重要的是这一幕很多士卒都看到了,这对于士气影响很大。

    “刘备军一直不断的胜利确实很影响士气,而且这次确实很离谱,没有一个逃回来的。”乐进叹了口气说道,“曼成。你有没有什么想法?”

    “等到刘备军将要来的时候,大肆的赏赐一批,然后出城野战一场,蔡将军已经说了他能压住对面的陈到,而对面统兵将领是于禁,防守有余,攻击不足。”李典思考了一会儿开口说道。

    “和我想的差不多,和对方打一场,只要不是拥有军团天赋的顶级统帅,我们不可能会输。”乐进神色郑重的说道,不过在说到拥有军团天赋的时候心下不由得一塞。

    乐进一直认为自己不弱于人,结果现在实力实力没有达到内气离体,统帅统帅没有办法获得军团天赋,这叫什么不弱于人。

    “由我来如何?”李典沉默了一阵之后,开口说道,他努力了这么久,为的就是找赵云报仇,然而没遇到赵云,先在别人身上试试手也好,至少知道自己的斤两。

    “也好,到时候我会在城头。”乐进想了想说道,李典虽说年轻,但是李典的曾经在军营中演练过一种军阵,进退自若,看得出来确实是花费了不少的心血。

    “只要能小胜一场,或者打平我们都是士气大盛。”李典平静的说道,他又想起来自己父亲和自己兄长的死,而这个时候李典完全忘记了,自己已经忽略了城中另外一个重要的人。

    “实际上只要不是大败,对于我们的士气都会有好处。”乐进点了点头说道,“不过不管如何,大败是不可能的。”

    李典也是自矜的点了点头,在他看来也是如此。

    城中一处小院之中,一个青年男子躺在摇椅上,翻阅着手上的纸质典籍,缓缓地默念道:“泛地无舍,衢地合交,绝地无留,围地则谋,死地则战,途有所不由,军有所不击,城有所不攻,地有所不争,君命有所不受。”

    读完之后,青年缓缓地靠在摇椅上,将价值千金的书卷放在一旁的石桌上,面上浮现了一抹轻笑,“出奇制胜吗?反其道而行之也确实不错,单就这一招,虽说不知道你出什么招,曼成和文谦已经输了啊。”

    “不过这种招数注定你不能一战而下陈留,虽说你像是下棋一般,让对手按照你的思维往前走,但是啊,中途会换人的。”看似年轻的儒雅男子,抬起手从手缝之中望着苍蓝的天穹。

    【刘子扬,如果有机会的话,真的希望和你这等绝顶谋士公平一战,可惜对于你我来说都不可能,我们如果不去动用外在的一切,也就不配称为谋臣了。】儒雅的男子阖眼轻笑着想到。

    而就在这个时候一阵风扫过,放在石桌上的纸质书籍被翻了一页,只见上面写着“时者,天之燥也。日者,月在箕、壁、翼、轸也。凡此四宿者,风起之日也。”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陈留内,已经开始为接下来的大战开始腾地方,不少房屋因为阻碍了兵力调动被拆除了。未完待续。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