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三百八十七章 让我们干死安息!

    之后自然是陈登请这群人吃吃喝喝,虽说有不少菜不合罗马人的口味,但是怎么说呢,陈曦属于吃货,是大汉朝的人都知道的,研究的菜色多的足够让罗马人舔盘子。

    当然吃到舔盘子的汉朝人也不在少数,所以到最后陈登闭嘴不说东西是什么做的,其实罗马人吃的也是挺开心的,这算是少数罗马人没开口对比的场合。

    当然也是这次之后,陈登给伍习点出来,罗马使节团之中有几个人可能是贵族,而且举了很多例子,到最后让一路行来的伍习都不得不承认这是非常有可能的事情。

    不过这不算什么,加纳西斯毕竟是罗马边郡公爵,手上的资源也不在少数,能找到几个愿意来汉朝这边的罗马贵族也不是没可能。

    之后在下邳呆了几日之后,罗马人也确实见识到了徐州的繁华,价比黄金的丝绸和青瓷,在这边便宜的一个金币就能带走,所以罗马人就像是抽了一样的扫货。

    和川蜀的时候不同,蜀郡繁华是真的,而且蜀锦的华贵也是真的,问题是伍习没带他们进入成都,也没给他们扫货的机会。

    最后在伍习实在看不过眼的情况下,将使节团强行带走,而陈登眼见这些大秦人买的都不是什么好货,于是临走的时候,给送了一些真品的蜀锦和一套白瓷的茶具,以及一面镜子。

    没办法,蜀锦这玩意贼贵,陈登还是从自己家库房里面拿的送给大秦的使节,至于白瓷的茶具和镜子,现在产量略微高了点,陈登也有几套,拿出一套送给使节团的时候,使节团都快闪瞎眼了。

    “陈刺史……”一个罗马人操着贼硬的汉话抓着陈登,希望能和陈登谈谈。

    “贵国这种宝物可否出售!”罗马人双眼通红,以前青瓷的时候就觉得是稀世珍宝。结果出了白瓷和镜子,罗马人眼都红了。

    “这个我做不了主啊,这也都是我私家的,送给诸位作为离别礼物了。”陈登一脸无奈的表示自己做不了主。

    看着双眼都快暴血的罗马人。陈登不由得摇了摇头,怪不得说是蛮子呢,就算再怎么珍贵也不能在人前说实话啊,这不是待宰?

    目送罗马人离开之后,陈登赶紧派人前往邺城。他要和李优通个气,至于罗马人是前来觐见皇帝了还是觐见刘备,现在都必须是觐见刘备,到现在陈登也差不多看出来,对方的汉语也就是二把刀,到时候只要李优等人兜住,那就是来觐见刘备的。

    至于刘备奇怪为什么给他觐见,那没什么,李优肯定能兜住,就对面的汉语水平。不难!

    当然不仅仅是这一方面,陈登更是要通知自家的商人赶紧收白瓷和镜子,虽说这两样在汉朝也属于奢侈品,不过没什么,就刚刚罗马人光给陈登馈赠,就给了一块美玉。

    虽说中原卖的贵,但是罗马那边更贵啊,罗马人买瓷器,丝绸还有镜子,在陈登看来就像是没有脑子一样。这价格高的的,陈登自己看不下去了。

    对方直接就是黄金玉石和他们做交易,看的陈登心脏狂跳,这么一块肥肉。不切上一刀简直天理难容。

    另一边罗马的那几个真正贵族也快兴奋疯了,他们那里黄金不缺,至于玉石,罗马人不用这种东西,对于他们来说这就是石头,至于白瓷。镜子,还有蜀锦,这可是奇珍。

    “不愧是传说之中瓷器和丝绸的富硕帝国,果然我们应该干死安息,他们至少收了二十倍的路费,而且真正的宝物他们根本没有给我们送过来!”塞拉利先是一脸振奋,随后又想起了安息。

    “干死安息!”塞拉利此言一出,其他四个罗马贵族也都怒斥道,任谁想到自家被敌国收了二十倍的路费都想弄死对方。

    不过话说过来,罗马和安息打起来也确实有不少是因为丝绸和瓷器闹得,后来拜占庭和波斯打了一个长达二十年的“丝绢之战”说白了就是波斯的丝绸过路费收的太高。

    当然那一战并没有什么结果,打了二十年,拜占庭每年买丝绸的钱给波斯输送了非常多的血,自然最后是不了了之,毕竟对于罗马人来说,丝绸是不可或缺的……

    最后只能忍了这二十倍的路费,该穿还是应该穿,贵族不穿丝绸还算是贵族?

    “我们可以和塞利斯人的皇帝陛下谈好,我们十倍价买,这样我们也能省下一半的花销,塞利斯人也能多赚十倍。”塞拉利双眼放光着说道,“让我们两家干死安息这个混蛋。”

    “收了我们二十倍的过路费还不给好货,要是我们元老院的元老看到了这些东西,大概倾家荡产也愿意买下,为了帝国不要倾家荡产,让我们干死安息!”有一个罗马贵族振奋的吼道。

    “哦也”其他几个人也都吼道,他们再一次找到一个一定要干死安息的原因。

    “你说他们在说什么?”伍习扭头对着一旁的安曰问道。

    “他们在说干死安息。”安曰现在已经彻底成为了大汉子民,在确定大汉子民是需要户籍的时候,安曰就求着陈登给补了一个户籍,至于居住地,填的是乌孙。

    “大秦是多无聊的,每天就想着干死安息。”伍习无可奈何的说道,“不过也没什么,让他们干吧,对于帝国之战伍习现在的认知就是,拳头大有理,简单粗暴。”

    行走了几日之后又是一片震撼的声音,因为再次经过了一座城池,一座和之前下邳差不多的城池,这一次又有人问是不是到了都城,然后再次被伍习否决了。

    “到了地方你们自然就会明白,而不是反问这些。”伍习翻了翻白眼说道,虽说他不清楚奉高建设成了什么样,但是这一路行来他也是越来越有自信。

    随着道路越来越宽,途经的地方越来越祥和,大秦的使节团也逐渐的变得沉默。

    从进入徐州开始,汉帝国的繁华,让他们感觉到心凉,拥有着丝绸和瓷器,和传说挂钩的丝绸黄金之国,从神话之中一步步的走了出来,这可怕的繁华!未完待续。

    PS:  我可不是忘了罗马使节团这件事,而是距离太远了,走陆路,就算是神话,这么多人水土不服,还绕道川蜀,半年能过来已经很快了。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