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三百六十七章 千古之后与之同在

    孙乾哑然,陈曦的生活态度,在孙乾的角度看来,那完全就是就是一个豪门贵公子的完美演绎。

    食不厌精脍不厌细,率性而为,但是又克制着自己的**,手握权力,却又不放纵权力,这种心态,这种生活态度,不说其他,单就这种生活方式很难有人能达到啊。

    “子川啊,不说生活态度,单是你这种生活方式,没有一个非常厚实的家底也做不到啊。”孙乾长叹道,“不说别的,就单单是你家的厨娘,绝大多数人都养不起。”

    陈曦大笑,汉末这个时代,不论如何也改变不了物资的缺乏啊。

    “更好的生活,永远是个人的追求,我也就这点爱好了。”陈曦笑着说道,“呦呦呦,菜来了,怎么也就别讲究了,就席地而坐,在这里分而食之得了。”

    “这还有什么讲究的?”孙乾也是不拘小节之人,虽说出身郑玄门下,但是他学的是仁,而不是礼。

    陈曦都不讲究,华雄这种西凉武夫更是不会讲究,在陈芸将少少几种就地取材的菜色端上来之后,三个家伙就轮着筷子抢食了起来,至于陈兰则只是做了菜,而没有亲自端过来。

    “唉,我终于明白为什么孔圣人要讲究‘食不厌精脍不厌细’了,除了贵族的礼制,大概也是为了吃的开心吧。”孙乾这个家伙虽说只学仁,不学礼,但是如此调侃孔圣人也是少见了。

    “肉切的不正我不吃,哈哈哈。”陈曦夹着一片切的极漂亮,但就是纹路不正的鱼片笑着说出了一句调侃的话,然后毫不客气的将之塞到了嘴里。

    远处听到这一句话的陈英,先是一惊。随后赶紧看向陈曦的方向,正好看到陈曦将鱼肉塞到嘴里,顿时哭笑不得。

    “家主突然这么说吓了我一跳,我还以为他真就不吃了。”陈英哭笑不得对着一旁的陈芸说道。

    “家主,只是在调侃孔圣人而已。”陈芸笑了笑说道,她毕竟被繁简抓了一段时间。跟着繁简在蔡琰那里学习了相当一段时间。

    。之原本陈芸的天赋就不错,柳韵当初也是将之往琴棋书画方面培养的,所以被繁简抓去跟蔡琰学习,也让她的学识提升了不少。

    “调侃孔圣人?”陈英完全不明白。

    “嗯,孔圣人说过一句话‘食不正不食’,意思就是肉的纹理,摆向要正,否则的话是不吃的。”陈芸笑着说道,“让你多看点书。结果你成天玩。”

    “那怎么切算是正?”陈英好奇的问道,对于学习,她真的没有什么天赋,反倒是对于玩的东西很有天赋。

    “不知道,当初蔡大家讲这一节的时候还特意切了一块,然而并没有人学会。”陈芸想起当初蔡琰讲完课,她们这些人并没有走,蔡琰将她们留下管饭。给每个人切的一碟子肉就是所谓的正。

    不过那是蔡琰吃完饭才说的,陈芸又不是过目不忘。又没有太过留心饭菜,怎么可能知道什么叫做正。

    也是那次陈芸才知道蔡琰要是讲究起来也挺可怕的,不过蔡琰饭做的不错,很简单的调味品做出相当不错的味道,就是口味有些清淡,但总体而言还算可口。

    “还好。家主一般不怎么讲究,应该是突然想起来这件事了。”陈芸笑着说道,对于陈曦她了解的还是挺深刻的。

    华雄默不作声的挥舞着筷子,孔圣人什么的跟他们关西人没半点关系,西行不入秦嘛。然而并没啥用,鲁国战国初就被和谐了,圣人的余泽也没有保住自己的国家。

    可怜的华雄完全不知道孙乾和陈曦在说什么玩意,他只能闷头和自己的鱼肉做斗争,不过很不幸,好几盘鱼肉下肚之后,华雄距离吃饱还是相当的遥远。

    “子健看起来是吃不饱了。”陈曦笑着说道,将筷子横放对着孙乾笑着说道。

    “行军路上能有这么一顿已经出乎我的预料了。”华雄用鱼刺剃了剃牙说道,“陈侯家里的厨娘确实厉害。”

    “你可以让你家的厨娘到我家来学习啊。”陈曦笑着说道,“而且路上能遇到较好的食材我也不会吃干粮的,带着她们俩也不是来玩的,陈英算是我家最好的厨娘了。”

    “公佑,我也就不在此久留了,虽说是在迷惑敌人,但是大致行军速度还是保证的,我也就是来看看筑桥进度,再来看看你有没有什么需要的。”陈曦坐在地上给孙乾拱手一礼说道。

    “也就那一件事了,只可惜吃了这一顿,就没有下顿了。”孙乾摇头晃脑的说道,“评级那件事子川多关注一下,我有时间也会尽快呈递一份文书说明一下情况。”

    “你大可放心,我到了下一个驿站就会将这里的情况反应到邺城。”陈曦郑重的说道。

    “那我就安心了。”孙乾笑着说道,“那我也就不再留你了,一直盯着工匠施工,离开的时间长了点,我就有些担心了,我这个人看来也是有毛病了。”

    “这是好事,负责。”陈曦笑嘻嘻的说道,随后面色一整,拱手说道,“公佑保重,一旦因为气候问题出现了疾病,就赶紧回邺城,河水不要直接喝,烧开了再喝。”

    “我对于我的命还是很看重的,黄河上的这一座桥可不是我的最终目标,长江上一定会还有一座的,我孙乾作古之后,将与这两座桥同在,将与这中原的条条大道同在。”孙乾拱手非常郑重的说道。

    “子曰‘朝闻道夕死可矣’,圣人的仁义,让我敬服,以前我自觉这一辈子都找不到值得我践行的仁义之道,现在的话,我已经有值得用一生去践行的道了。”孙乾无比郑重的说道。

    “恭喜了,公佑。”陈曦看着孙乾的双眼,基础建设也是需要有人为之付出一生的。

    “不过这还不够啊,你还需要很多要学习的东西啊,好在还有很长的时间,也许千古之后你真的会和中原的条条大道同在。”陈曦一脸感慨的说道。未完待续。

    ps:  感觉因为点点自动发布的那个玩意,我的格调掉了好多,作者也是醉了……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