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三百五十九章 我们还是太弱了……

    PS。 奉上今天的更新,顺便给『起点』515粉丝节拉一下票,每个人都有8张票,投票还送起点币,跪求大家支持赞赏!

    蔡琰很清楚自己已经不可能回到曾经那个纯净无暇的时代了,智慧是烦恼的根源,同样智慧也是解决一切烦恼的手段,蔡琰早已不是当初那个非黑即白的才女了,她已经真正的理解了世界。

    不过歉疚依旧还是歉疚啊,可李优真的不能和唐姬见面。

    “唐姬啊……”陈曦望天,这个名字他在许劭的榜文上听到过,少帝的正妃,名字恰恰就在陈芸的前面。

    “就是她了,我和她有旧,子川若是有闲暇就去帮我看看她,而以子川的能力,想要完成此事也不过是举手之劳。”蔡琰叹了口气说道,女子之身毕竟多有不便。

    就算是蔡琰,王异这等才华,先期也需要庇护在别人的羽翼之下。

    “这个很简单,我打个招呼就好了。”陈曦点了点头说道,陈曦也明白了蔡琰为什么亲自写信邀其前来了。

    “那就多谢了。”蔡琰欠身非常郑重的施了一礼,一切想说的,不能说的话,都在这一礼当中了。

    “对了,我徒弟就交给你了,有时间多教教了,宪英很聪明的。”陈曦朝着辛宪英招了招手,说实在的知识这种东西换个人也能给辛宪英教,但是有些东西陈曦教不了。

    “嗯。”蔡琰轻声应答了一下,然后对着辛宪英招了招手。

    看着乖巧的站在蔡琰身边的辛宪英,陈曦相当满意,他最担心的就是由自己来教,会将辛宪英教成疯丫头。

    “好好学,我回来会考你的,到时候答得不错,我会给你奖励的。”陈曦笑着说道,“那么……我也就不打扰了,先走了。”

    蔡琰将陈曦送出琴房。然后就让侍女将陈曦送出了蔡家,至于失礼,蔡琰要真只穿着绸衣将陈曦送出门,那才是失礼。

    陈曦走了之后。蔡琰才扭头看着身后正在捏羊发脸蛋的妹妹,“贞姬,别捣乱了,还好今天乍暖还寒,我没穿纱衣。否则我肯定收拾你,宪英不懂事,你也不懂事?”

    蔡贞姬斜视了一眼自己的姐姐,“要是当初卫仲道没死的话,你孩子也和宪英一样大了。”

    瞬间蔡琰尴尬了,良久之后才回过神,叹了口气说道,“可惜他去世了,而我不再是那个无知的少女了。”

    “所以让你赶紧找人嫁了啊。”蔡贞姬再次劝说。

    蔡琰斜视了一眼自己的妹妹,“这话你已经说了很多次了。而我也回答了很多次了,所以你也不要再动心思了。”

    “话说,姐姐,要是今天你穿的是纱衣的话,还会继续弹琴吗?”蔡贞姬眼见自己的姐姐要跑,赶紧追问道。

    “陈子川懂得非礼勿视。”蔡琰思考了一会儿之后说道。

    蔡贞姬撇了撇嘴,她就不信陈曦见到蔡琰慌乱的表情还记的非礼勿视,不过……

    蔡贞姬突然发现蔡琰回答貌似有些问题,当即朝着已经走入琴房的蔡琰追去,“姐姐。你那回答……”

    陈曦被侍女送出了家门,这才反应了过来,貌似他还真没见过蔡琰除了平淡以外的表情,记得貌似有一次抓住过蔡琰在看《**问心经》。结果蔡琰只是抬头看了一眼陈曦,就继续神情淡漠的翻书。

    【该不会蔡琰对于自己的定位就不是少女吧。】陈曦望天有些奇怪的想到。

    “咦,那是……”陈曦望天思考的时候恰好看到一只雄鹰从天空滑过,落向城西的某处。

    “红鹰啊,看来是原本不参与送情报的观察者送来的消息,北方已经到了这种程度了吗?”陈曦神色略微有一些惊奇。说实在这些年埋下的不参与情报传送的观察者,强行传递消息的次数不超过双手之数。

    如果说是陈曦当时的要求让刘备一方的间谍非常难抓,那么间谍配备的观察者基本不存在被抓的可能,当然万事都有意外,就算是天衣无缝,偶尔也出些意外。

    不过总体而言每一次观察者亲自送出的情报,都是非常重要的情报,同样也就意味着,这一名观察者在这一地区的生活该结束了。

    陈曦还没回到家中,贾诩已经纵马从城西奔赴了过来。

    “出大事了吗?”陈曦看着在自己面前五步勒马的贾诩问道。

    “战机已经到了。”贾诩对着陈曦说道。

    “鲜卑击溃了袁谭北方的防卫?不可能啊,就算袁谭在北方只留了几千兵马,也不是鲜卑一时半会儿能彻底拿下的。”陈曦一挑眉。

    “审配抽走了整个北方的兵马,纵鲜卑入幽州,鲜卑已经进入长城,长驱直入,已经过了军都山。”贾诩对着陈曦低喝道。

    陈曦一怔,审配真的够狠啊,军都山便是居庸,而著名的居庸关就在那里,外族过不了那里就是一场小打小闹,过了那里便是一马平川,简单来说就是水银泻地,你捡都捡不回来了。

    “这是说审配可能和鲜卑联手了?与虎谋皮?”陈曦低头沉默了一会儿说道,他突然发现汉末的这些名臣在逼急了之后,没有底线起来真的非常可怕。

    “与虎谋皮?”贾诩嗤笑着说道,“到底谁是虎还是两说,现在袁谭最多是腾不出手来,等腾出来,鲜卑绝对是有去无回。”

    “还是我们太弱了,否则也不需要这样,虽说早有估计,但等真的出现了这种情况,还真是让我有些难以接受。”陈曦沉默了一阵之后说道,“可能我还是太懈怠了,否则不至于如此。”

    “看到你这个神情,我就想起初见玄德公时的情况。”贾诩笑着说道,“都是主公的错,如果不是主公不够强,天下也不至于如此,现在想想也确实很有道理。”

    “是啊,我们不够强啊,否则完全不需要使用这些手段,北方的事情交给你了,就算审配放鲜卑入关,有借鲜卑之力的意思在里面,也绝然不会放任鲜卑,双方迟早会有冲突。”陈曦尽量平静的说道。

    不过不管怎么掩饰,也藏匿不了陈曦眼底的失落,就算有最强的诸侯在所有人上面压着,就算一直都有舆论的导向,道德的引导,也总归是无法改变某些上层的固有思维——底层百姓不算人!

    【马上就要515了,希望继续能冲击515红包榜,到5月15日当天红包雨能回馈读者外加宣传作品。一块也是爱,肯定好好更!】未完待续。

    PS:  以下的不算钱……

    唐姬是少帝的正妃,是入了史书皇后纪的正妃,也即是当时的人是承认他皇后身份的,毕竟少帝刘辩就她一个正妃,所以算是准皇后,只不过少帝刚登基没多久就被鴆杀了,所以没来及的册封皇后。

    当然这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董卓开始昏庸是从见了唐妃开始的,李傕从吊打雍凉变成各种作死也是从闹着强娶唐姬开始的,最重要的是第一任刘辩死后,所有打唐妃注意的人都为此付出了生命,而唐妃还平安的在洛阳乱时期回到了颍川,由此可见唐妃的可怕,少帝刘辩死前唯一的遗言就是让唐妃不要改嫁,当时唐妃已经有了刘辩的子嗣,顺带唐姬比刘辩大一些,加之唐妃离宫时是身怀六甲,估计离宫的时候也就是十六岁或者十七岁。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