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三百五十八章 境遇相似的唐姬

    “呃,二小姐。”陈曦抬手招呼道。

    “来找姐姐?”蔡贞姬将羊发颠了颠,换了一个手势问道。

    “嗯,有点事情。”陈曦点头说道。

    “没事,你也不会来。”蔡贞姬一副“你不用多做解释”的表情,让陈曦甚是尴尬。

    “跟我来吧,下午没有学生,姐姐这个时候应该刚刚午休完毕。”蔡贞姬头也不回的朝着蔡家大门走去,敲了敲门,很快一个脑袋上绾着双垂发髻的小女孩探出头来看着蔡贞姬,不是辛宪英还能是谁。

    “你怎么在这里?”陈曦好奇的看着辛宪英问道。

    “师父”辛宪英盈盈一礼,然后就从门后跳了出来。

    “她不在这里在哪里?”蔡贞姬翻了翻白眼说道,“你收她为弟子,又不给她教什么,白瞎那么好的天赋,要不是姐姐遇到了,估计你都忘了还有这么一个弟子吧。”

    “哈,怎么可能?”陈曦义正辞严的说道。

    蔡贞姬无语的看了一眼陈曦,然后伸手拉住辛宪英,就往里面走,不过迈步数步之后,扭头看向陈曦,“陈侯还是赶紧进来吧,再呆在门口,恐怕对家姐也不是什么好事。”

    陈曦一愣,随后也就跟着进去了,话说这算是来到邺城之后,第一次正式来蔡家,哦,其实也当不起正式,没有拜帖。

    陈曦四处打量着蔡琰的院落,并没有什么奢华的地方,装饰不多,但是远远观之却有一种简约的素雅,至于那仅有的几个侍女,陈曦一路行来倒是一个也没有见到。

    穿庭过院,经过一片花园之后,陈曦的耳边便传来了丝丝琴音,并非是古时名曲,颇有些闲暇自娱自乐的意思。也亏的陈曦也是历经熏陶,对于琴音也有了不错的理解。

    “姐姐有心事吗?”蔡贞姬仿若是自问,又像是告知陈曦一般。

    “她只是无聊。”陈曦没好气的说道,蔡琰有心事的时候非常多。结果某天陈曦觉得蔡琰有心事的时候问了一句,结果蔡琰只是笑着回了一句,“因为无所事事所以才有心事,不是因为有心事,所以无所事事。”

    陈曦当时望着房梁。良久之后点头,貌似蔡琰说的很有道理,忙成狗的时候,基本都没心事……

    “蔡大小姐,我有事找你。”陈曦和二小姐刚到蔡琰的琴房,还未进门,陈曦便习惯性的抬手招呼道,不过等进门之后,陈曦也才留心到蔡琰貌似只穿了一身绸衣,散开的发丝也是湿漉漉的。

    再一看弹得琴。果然不是焦尾琴,果真是家里没人,闲得无聊,所以随性了很多。

    陈曦人未至声先到,蔡琰弹琴的手明显一顿,不过不等开口,陈曦便已经跨门而入,蔡琰原本抬起的左手,不由得一顿,再次落到琴弦上。仿若不曾有过其他动作一般。

    可惜在场的包括陈曦在内都对于音律都有着相当的了解,自然知道蔡琰只不过是慌乱之下欲盖弥彰而已,不由得都有些尴尬。

    不过一阕过后,蔡琰缓缓的停住了琴曲。无奈的看着陈曦,神色上却未有丝毫的慌乱。

    “子川,有何见教。”蔡琰宛转悠扬的嗓音带着丝丝无奈传递到陈曦的耳中。

    “找你来帮忙。”陈曦目不斜视的看着蔡琰。

    “可是让我在闲暇时照看苑儿她们几个?”蔡琰微微颔首,不去看陈曦的方向。

    “嗯,因为我妻之前许诺她们帮她们收集资料,但是我即将出征南阳。而颍川算是前沿,我打算带她们回一趟老家,自从我离开颍川之后,一次都没回去了。”陈曦叹了口气说道。

    “原来是这样。”可能也是觉得一直跪坐在原地抚琴,被陈曦低头俯视有些不太适应,蔡琰上身前倾准备站起。

    宽松的绸袍因为蔡琰的动作略微侧滑,而蔡琰却也没有太过在意,缓缓站起之后,随意的梳拢了一下发丝,顺手紧了紧衣领衣襟。

    “可以啊,我在家中也没有什么事可做。”蔡琰站起来身来平视着陈曦回道,可惜不等陈曦谢过,蔡琰就开口了,“陈侯归颍川的话,可否帮我去看看一个人。”

    “谁?”陈曦一挑眉问道。

    “唐姬。”蔡琰叹了口气说道。

    蔡琰和少帝刘辩的正妃唐姬关系不错,尤其是在洛阳时唐姬还没嫁给刘辩之前,两人关系极佳,加之后来双方又都出现了同样的情况,虽未再行接触,但能真正体谅理解唐姬生活的也就蔡琰了。

    如果说蔡琰再嫁是相当有难度的事情,那么唐姬再嫁的难度基本已经突破天际了,因为唐姬是刘辩唯一的妃子,如果不是刘辩当初登基后不久就被鸩杀,唐姬就是大汉皇后。

    所以唐姬改嫁难度其实相当高,一般人真心不敢娶,再加上当初刘辩死前的话,唐姬基本没可能能改嫁了。

    这一世李傕基本没机会乱来,所以也就没有了李傕调戏唐姬一事,同样也就没了贾诩力保唐姬这件事,长安乱,刘辩被鴆杀之后,唐姬就在唐家的庇护下回转颍川了。

    蔡琰其实有好几次想去看看唐姬,不过有些事情该怎么说呢,刘辩是李优的前身李儒做掉的这是无可狡辩的事实。

    虽说当初李儒是想以弑帝吸引火力,将天下成型没成型的诸侯统统吸引过来,然后一把平推了地图,但弑帝这件事总归是无可狡辩,而现在蔡琰能生活得这么安稳,有一半都是李优的功劳。

    这就是让蔡琰有些不好去和唐姬说了,以蔡琰对于唐姬的了解,那家伙没她聪明是真的,但还不至于才过了六年就将仇人给忘了。

    别看李优现在又是蓄须,又是修发,但是蔡琰敢保证,唐姬一眼就能将李优认出来,这根本没说的。

    甚至过个几十年,唐姬都能一眼认出李优,这根本没道理可讲,唐姬和李优根本不可能兼容的。

    不过毕竟是朋友一场,蔡琰还是希望了解一下唐姬的近况,而陈曦去颍川,帮忙带个话也好,至少能让蔡琰安心一下,享受着李优的庇护,蔡琰偶尔也会生出一些愧疚的心理。未完待续。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