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三百四十七章 你们才是叛逆!

    “你该不会和蔡大小姐串通好了吧。”鲁肃没好气的说道,“怎么她也选择王异。”

    “倒也不算是太出乎意料。”李优看着那张蔡琰那里呈递过来的推荐,对着鲁肃说道。

    “这样也就不需要进行二轮选拔了,就王异了。”贾诩点了点头说道,他是比较看好陆逊和卢毓的,不过这两个现在还不到登顶的时候,而且他们俩虽说天赋不错,但毕竟太年轻了。

    “那就点王异为头名,先不加官。”陈曦将呈递过来的文书扣下之后对着所有人说道,毕竟现在王异已经是六百石的主薄了,千石的官职外放的话倒是有不少,但在这里那就需要调整了。

    未时过后,陈曦再一次早退,政科的排榜已经放了出去,和算科那种让人无言以对的情况不同,王异的第一并不是很稳当。

    不过比较好的一点在于,这一次来参考的世家神色都不是太好,就算是荀家那种能凑出二三十百里之才的家族,这一次也没有拿下榜首,考了这么多科,天下世家到现在也只能沉默以对。

    倒不是没有考过陈曦培养的学院生,准确来说学院生之中除了十多名佼佼者入榜,其他人甚至都没有入围,不过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世家子毕竟不用在意吃穿用度,少说已经学了十年。

    而陈曦培养的学院生,在三年前大多数连字都不认识,而在上学的这三年,他们还要帮家里干一些农活。

    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不是说说的,就算家中父母愿意让其读书。但是在父母干农活的时候,这些少年不去帮忙光孝顺这一关都过不去。汉代可是以孝治国的时代。

    说实在能出十来个入围的,就算排名最高的都在五十以后,陈曦已经很满意,三年能学到这个程度,若是生在世家豪门,细心调教,成就百里之才根本不是任何的问题。

    这是一个很不错的开始,以后应该会越来越多,至于在这之后的五十年内。陈曦也没什么好办法,世家垄断的毕竟是知识,就算是开民智,也不是一代人能完成的,有一个好的开端就不错了。

    自然这十来个入围的学子,陈曦一一给安排了职位,皆是百石的小官,不过相较于世家那些入职之辈,这十来个人陈曦的关注度稍微高点。怎么说也算是第一批正式科考进入官场的士子。

    “家主,徐州张家有拜帖送至。”陈管家从一旁拿出一份拜帖恭敬的递给陈曦。

    “徐州张家?”陈曦望天,有些想不起来是哪一家。

    没办法,姓张的家族。在三国年间作为郡望的都有不少,不过也因此,姓张的这些家族。现在因为钱庄自家印花的问题,貌似各家关系已经有点问题了。

    虽说同姓的上推几百年兄弟的可能性很大。而且有些家族本身源远流长,查一下就能查到本宗。不过现在因为印花那个事已经有些闹不到一起了,没办法张姓强大的世家在汉末也有个几家。

    “送来拜帖的人说是张纮,张子纲。”陈管家略微思考了一下说道。

    “哦,居然是他。”陈曦略微惊奇的说道,按说以蒋琬的能力肯定将能说的都给说了,对方居然还会来拜访自己,这还真是非常的神奇,难道对方会不明白自己的意思。

    “家里没出什么事吧。”陈曦将拜帖收了之后问询道。

    “蔡二小姐来看二夫人,并且将跑回来的哼哼又抓回去了。”陈管家将一整天发生的事情挑选了一下回答道。

    “哦,又跑回来了啊,在陈倩没长到撵鸡追狗的时候,先将它寄养在蔡二小姐那里,别让它回来。”陈曦有些唏嘘的说道,狗这种生物忠诚度一直高的吓人。

    说来现在陈曦其实挺喜欢那条小白狗的,不过陈兰和陈倩现在都不是适合接触,只能先将之寄养在别人家里。

    恰好蔡贞姬的儿子,好吧,其实是羊衜前妻的儿子,刚好长到撵鸡追狗的年纪,所以就送到蔡贞姬家里去了,毕竟相较于别的狗,这只够聪明,也够干净。

    “这个我也没有什么好办法,哼哼要回来,根本拦不住。”陈伯苦笑着说道,哼哼虽说现在还不会飞,但是跳墙什么的毫无难度。

    “它能听懂人话,你多说几遍,多做几次就可以了。”陈曦一想也是,多数人都打不过那家伙了。

    陈管家无语,但还是点头,表示自己会做,毕竟是跟了陈曦好几年的老人,也知道自己家主的性子。

    次日早上溜去邺城外新开辟的养鸡的地方,据说这次刚刚养起来,就再次出现了问题,然后趁着还没有全灭,宰了做风干鸡。

    反正就陈曦所知道的情况,养了这么多批次的鸡,分了那么多地方,能成功不出意外完整出一圈鸡的时候不多,养着养着就可能得病,然后为了避免全灭,统统宰了。

    所以到最后陈曦也不考虑官方大规模养蛋鸡了,统统变成肉干作为军粮,鸡肉和鱼肉现在算是刘备这边主要的肉类。

    至于其他能吃的肉,陈曦算是看出来了,官方不进行大规模的养殖的,市场上根本不可能大规模贩卖,想到这一点,陈曦就一个感觉,汉朝的官府也真心是不容易了。

    和后世物资丰富的时代完全不同,这个时代没有什么比搞到物资更能解决问题的了。

    “能不能养点别的东西啊。”陈曦无奈的对着那个原本是自家的仆人,现在因为养殖水准极高,被任命为薄曹从事的陈诺说道。

    “鹅比较适合,但我们这边缺苗。”陈诺也是无奈,“至于吃法。已经开发出来很多种了,就缺种苗。”

    “猪的话已经研究的差不多了。准备批地方进行大规模养殖。”陈诺继续说道,专职干一件事。又乐于研究,现在他也算是同行之中的佼佼者了,虽说作为薄曹从事做这个挺奇怪的。

    “那你就继续,文和那边的马政可能还需要你看护一下。”陈曦点了点头,物资匮乏的年代啊,什么都需要一点点的积累,很多看着很简单的玩意儿,连技术都没有搭建起来。

    叮嘱完这些事,陈曦驾车回家。回去见见那个当年毫不犹豫的拒绝他们三次,现在登门拜访的张纮到底长得如何。

    陈曦回来不过一炷香,换了身衣服后,时间刚到,张纮就带着自己的仆人前来拜访陈家。

    看着一身玄衣,迈步入门的张纮,陈曦在对方那平静如水的双眸之中看到了一闪而逝的苦涩,曾几何时,对方三请而难入己门。现如今自己一封拜帖叩门才可入内。

    张纮也曾想过自己呈递一封拜帖也难入其门的情况,毕竟自己当年也曾如此三拒刘备,但是不想陈曦并没有阻拦的意思,可这种行为更让张纮感觉到一种羞耻。

    对方对于过去的事情已经看淡了。而反倒是自己还放不下,就算是投了孙策,依旧放不下当初那三请啊。

    “徐州张家张纮。张子纲见过陈家主。”张纮虽说年长,甚至就年龄做陈曦的父亲都已经足够了。但是这一刻也只能由他先见礼。

    “陈曦,陈子川。请了。”陈曦欠身,然后做出一个请的动作,他已经过了需要前缀的时代,天下间说陈曦,陈子川,就特指的是他自己。

    【不是以官身,而是以张家啊。】陈曦平静的转身,引张纮进入了外室,不算怠慢,也不算恭敬,准确的说,在外室见张纮才是最正确的迎宾礼节。

    “冒昧前来,还请陈侯不弃。”张纮饮了一杯茶水之后,小心的打量了一下陈曦,他此次前来就不是为了谈事情,仅仅是为了了结心愿,而能见陈曦一面已经满意了,至于刘备,未必能见到。

    “既已呈递拜帖,又如何称得上是冒昧?”陈曦微微低头,让人看不清他的双眸,但只看面色,却能感觉到他的笑意,“尚不知子纲前来何事?”

    很明显陈曦和张纮没有太多的话题可谈,只能往正事上引,没办法他和张纮是一点都不熟。

    “原本无事前来,而如今却有一事相问。”张纮沉默了一下,他也发现自己和陈曦没有什么好谈的,能来见一下陈曦,了结一下夙愿也好,之前并没想过来来了会没有什么好说的。

    “那请子纲明言,曦,自是洗耳恭听。”陈曦的话并不好听,相反还有些挑衅的意思在里面。

    “袁公回扬州之后,将北地的见闻告知于我等,不知道陈侯意欲如何?”张纮想了一下开口说道。

    “意欲如何啊,其实没什么了,只是看世家想干什么了。”陈曦笑着说道,“天下世家之中不缺智谋之士,就算未有那种惊才绝艳之辈,但是能传承至今的世家,这里不会有问题。”

    话说间陈曦伸出手指指着自己的头脑,“不是我想干什么,而是世家会干什么,世家也是人,是人就会趋利避害,所以世家会做出趋利避害的选择,而这是天性。”

    张纮沉默了一阵,然后点了点头,“但,陈侯就如此自信?”

    “自信吗?”陈曦想了想,“这个还真不好说,我所能说的大概也只有,世家的目的都是同样的,哦,不,是人这种生物,单个人的目标各不相同,但是集体的话,他们的目标都会近似。”

    “至于所谓的与天下世家为敌这种话,我已经听的不爱听了,你难道没有发现,你们和曹孟德那边世家的支持力度在不断降低吗?”陈曦笑眯眯的看着张纮说道。

    “原来如此,也即是,钱庄铺设早已被天下世家允诺给陈家了?”张纮低头缓缓地说道,“也即是说我们已经被排除出了这个团体?”

    “大概是这样吧,但是仅从之前各科科考的情况看来,雍凉荆益扬都有参加者,大概事实不言而喻了吧。”陈曦笑了笑说道。

    除了已经绑在孙策和曹操战船上的世家,其他世家已经慎重了很多,庞德公早先要等庞统到荆州接他,甚至连简雍邀请黄家,和徐庶的时候都颇有些无动于衷。

    只是和徐庶结下善缘,并将麾下最成器的蒋琬一起送到刘备麾下,至于自己却稳坐钓鱼台一动不动。

    等袁刘大战结束,天下形势日渐明朗,字同源计划开始之后,庞德公却因为儒学盛事出现在了泰山,而同样荀爽也出现在了泰山,陈光,陈尚也都接连出现,世家不傻啊!

    只不过已经离手的赌注只能放在那里,世家最基本的一点节操还是有的,利益如果不能大到一定程度,他们不会变节的。

    “所以不是我背弃了世家,而应该是你们背弃了由我率领的新世家阶层,你们才是叛逆啊,”陈曦一脸笑意说道,“新生或者毁灭,在日渐明朗的局势下,我所走向的才是未来。”

    张纮无言以对,身居扬州的他现在也能感受到那些江东世家的态度,那些世家虽说缺乏眼光,但是能让所有世家摇摆不定的也不是普通程度所能做到的啊。

    “所以说,你说的那个问题,现在已经不再是问题了,不是我意欲何为,而应该由你们自问自己想要做什么,你们为什么要背叛我们这个阶层,追随孙策和曹操?”陈曦缓缓的站立起来俯视着坐在那里的张昭。

    曾经自己是世家这个阶级的背叛者,无数世家对自己怒目而视,甚至于帮扶其他人准备镇压自己这个背叛者;后来自己成为了世家阶层改良者,其他世家都在远远观望,除了少数顽固派依旧在坚持。

    而现在,陈曦可以很自傲的说一句,天下世家以我为首,与我道相悖,与我意志冲突就是这个阶层的背叛者,我所行进的方向才是世家最正确的道路,至于曾经的一切已经是过眼云烟!

    当初刘备以招贤令才能招纳来寒门士子,贾诩,李优甚至是靠着绑架才能入手,世家对其不屑一顾,一句且看吧,就足够否定刘备一切的努力。

    世事便是如此,要么东风压倒西风,要么西风压倒东风,而很不幸,曾经声势浩大的倒刘世家,已经变成了声势浩大的拥刘世家了,世家的节操不外乎如此。未完待续。

    ps:  求月票,虽说什么用都没有,但是诸位不投还是浪费了,没得明天也可以给,今天再求两百票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