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三百四十五章 狂喜

    “文儒做事情一贯的雷厉风行”陈曦笑着说道,“不知道冯翊的张德荣在接到调令的时候会是怎么样的表情。”

    “先别管表情了,最晚明天我们就需要将政科排名弄出来,没有蔡大家那种稳坐第一的,这个榜不好排。”荀悦无奈的说道,一群人推荐的没一个一样的。

    “再等一会儿,蔡大家的推荐名额也就送来了。”陈曦笑了笑说道,就是不知道蔡琰会推荐谁。

    另一边政务厅的护卫在后院卷宗之中查了考生张既的居住地址之后就朝着地址指向的地方赶去。

    “这地址看着有些眼熟。”护卫看着卷宗上张既的居住地址,略微有些好奇的自语道。

    随后按着地址左拐右拐,很快就抵达了地址上注明的地方,法正的老家他还是认识的,毕竟法正不外放的话,也是常年呆在政务厅,然后希冀于偷跑的家伙。

    “咚咚咚!”护卫抓着门环敲了三下之后,就停手在门口等候,说来这个时代正式拜访都是需要拜帖的,而这种冒昧前来的做法一般都不怎么讨喜。

    “咔嚓。”门房将门打开小半,看着对面的一人戎装的男子,拱手问道,“敢问阁下何事,法府最近不能接待外客,只能让阁下在门口稍待。”

    “冯翊张德荣可是暂居法府,李长史有手书至。”护卫也没有在意,知道这里是法府,也就明白为什么门房要闭门谢客,法家老太爷和法家家主法正都没有在。家里只有夫人一人在家。

    虽说汉代风气开发,并不是很讲究这些。但是法正离开之后,法家便在姜莹的安排下进入了闭门谢客阶段。当然姜冏那些人是因为有亲缘血缘关系。

    “请稍带片刻,我这就去请。”能做法正门房的至少明白刘备麾下那些大小圈子的组成,而刘备麾下的李长史都是特指一人,那就是刘备的随身长史李优。

    “多谢。”护卫拿着手书抱拳一礼,而门房缩身进去之后,将门带上快步的朝着客房走去,姜冏,张既,杨阜。姜叙等人皆是住在这里。

    法正不在,就算姜莹和姜冏等人有亲缘关系,姜莹也没有让其直接居住在内院,只能半是歉疚的让其住在客房,不过其他方面却也没有薄待,看得出来,姜莹有意揭过之前的事情。

    这对于姜叙等人来说是一个很不错的消息,姜莹有意揭过,姜家也愿意改过。双方的关系很快就恢复了正常,自然住在法家的一群人没有丝毫的不好意思。

    不过古代毕竟就是这种氛围,地缘和血缘让古人同乡之间的感情相当深刻,所以别说他乡遇故知的时候。住你的,吃你的,有什么不对。其实完全是看得起你才这么做。

    当然现在杨阜等人住在这里更多的是从法正这边吸收营养,法正这边的书籍。多是藏书阁的藏品,法正属于那种借了就不还的典型。经常因此被扣俸禄,不过法正完全没有还书的习惯。

    所以法家现在其实也有不少的典藏,对于这些典藏姜莹基本默许姜叙等人翻阅,因而杨阜等人现在每天除了吃饭睡觉,就是看书。

    “张先生,李长史命人持手书前来寻你,恭喜了。”就在张既等人看书的时候门房亲自赶了过来对张既说道。

    正在看书的众人皆是一脸迷惘,李长史是谁他们都不知道,而这是恭哪门子的喜啊,于是众人皆是扭头看向张既。

    “德荣,你家在这边还有亲戚?”赵昂侧头询问道。

    “没有啊。”张既一脸古怪的说道,随后起身询问道,“敢问老丈,是哪位李长史?”

    门房这才注意到张既的神色,于是笑着答道,“乃是玄德公帐下李文儒李长史,而李长史已经派人将手书带了过来,还请张先生速速前去。”

    张既这个时候也弄明白了前因后果,李优的身份他还是知道的,刘备的左膀右臂之一,和自己肯定没有过任何的接触,而现在有手书送到,那必然是喜事,否则何须手书一封。

    只不过法家现在处于闭门谢客,按正常来说,这个时候有信送至,应该由门房代收,不过李优毕竟身份不一般,所以只能由张既自己前去收纳手书了。

    想通之后,张既便撤开椅子朝着法家正门的方向走去,而姜叙等人也都略有些好奇,但却没有一人跟着前去。

    “咔嚓。”门房帮张既将们打开,护卫上下打量了一下张既,“想来这位就是冯翊的张德荣,张君了,这是李长史的调令我让交于您。”

    “我便是冯翊张既,张德荣。”张既不卑不亢的接过调令,然后当场打开,瞬间面色一喜,而随后尽力的让自己做出一副不太吃惊的神色,但是那面上时不时浮现的笑意却出卖了他的止不住的兴奋。

    “多谢将军。”张既从身上摸出一枚金珠递给护卫,“多谢将军将之送来,还请收下此物,算是我请将军喝酒。”

    护卫在接过调令的时候就知道这是一个好差事,这种大喜事,对方不管如何,肯定会送上一份礼物,而这种事情不会有人追究的。

    “恭喜,恭喜。”护卫收了金珠,也是一脸笑意的对着张既恭喜道,“下来便是李长史让我给足下带的几句话了。”

    张既面色一肃,他知道下面的话才是最重要的,否则仅仅是调令的话,不需要现在派发给他。

    “长史让我告诉足下,您的政科策论写的很务实,虽说跑题了,但是适合作为地方官,让您即日起,在一个月之内赴任。”护卫着重在务实两字上加重了口气,瞬间张既就明白了一切。

    “还请回禀长史,我张既不会辜负这两个字的。”张既拱手郑重的说道。

    “那就好,我还要回政务厅带领护卫执勤,也就不打搅了。”说着护卫一拱手便欠身离去,只留下张既掂着手书掩不住的笑意。

    “哦,他是这么说的啊。”陈曦听完护卫的叙述,啧啧称奇,张既这个人他也是听过的,怎么说呢,他能记得起事迹的人物,在这个时代绝对都是佼佼者。未完待续。

    ps:  作者心里苦,作者不说……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