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三百四十章 依旧不明白

    高蕃带着长腿的骑兵一路回撤,五千大军,被黄忠一路绞杀,一路收拢,到现在也仅剩下三千出头了,而这三千出头的士卒,还有大半都是散乱的跟在高蕃身后,根本无有多少战斗力。

    好在黄忠虽猛,但是在高蕃时不时断尾求生之下,需要不停的收拢俘虏,导致到现在高蕃已经成功和黄忠拉开了一些距离,当然高蕃完全不知道黄忠不追的那么紧,是知道前面有法正以逸待劳。

    “撤撤撤,北新城就在眼前了,到了那里我们就安全了。”高蕃大吼道。

    原本因为一夜逃亡而士气大衰的士卒,在听到这句话之后,也勉强拔升了一些士气,不过下一刻他们就看到四下包围冲杀过来的刘备军,当即亡魂大冒。

    高蕃虽说是一个垃圾,但是对于自己生命还是非常看重的,在看到前方和左右两侧不断冲出来的刘备军,当即选择率领所有的骑兵先一步突围,至少保住自己的性命再说。

    “张将军,靠你了,许攸很快就应该会有反应。”法正微微有些皱眉,说实话,他已经将所有的事情很细致的捋了一遍,没有发现任何的问题。

    张燕点头,然后大吼一声,率领这样一干黑山军渠帅朝着高蕃冲去,擒贼先擒王他还是知道的。

    【接下来就要看许攸的反应了,到底会是怎样?】法正站立在一处高坡上,远远的望着数里之外的北新城北门,而这个时候城门打开了,法正很明显皱了一下眉头。

    【奇怪,明明一切都和我所估计的相差不多,为什么我总觉得我忽略了什么。】法正默默地回头看着不远处的厮杀。

    不得不说袁军的素质确实不错,尤其是高蕃在确定只能等待救援才能冲杀出去之后,逐渐的表现出一个将领应该具有的素质。

    这一幕法正也看在眼中,对于高蕃的评价略微上升了一些,至少这是一个有点能力的统帅。而不是一个垃圾,不过话说回来,袁绍活着的时候也确实是在选贤取能,要真没两把刷子也不可能上来。

    “看来。许攸比想象的还要谨慎,只派了三千人前来救援,也即是说守卫北新城比这些人更重要。”法正在大致确定了援军数量之后,命令鼓手下达了总攻的命令,这只诱饵没意义了。

    “噗哧!”一直勉力在张燕枪下支撑的高蕃难以置信的看着刺穿自己左胸的长枪。完全没有想过张燕居然会在之前留手。

    “敌将已死,尔等还不投降!”张燕大吼道,而距离这个地方大约还有一里的蒋奇,在听到这一声大吼之后,猛地止住奔袭的大军,神色凝重的看着对面的远处,直接调头回撤。

    “居然如此冷静,我还以为对方会冲上来。”法正冷静的看着看着列阵撤离的袁军,神色有些凝重,不想北新城之中居然有这么一支训练有素的队伍。

    很快蒋奇便撤了回去。而法正也只是冷冷的看着,并没有追袭,只是命人打扫战场,成功吃下五千人的一支袁军,他已经很满意了。

    【有了这样的一个教训,许攸也就不会再尝试挑衅了,接下来只要保持住对于北新城的威胁,就能以很低的伤亡将对方钉在幽州南部。】

    法正望着北新城,默默地想到,他的任务到这里就算是告一段落了。不过不知道为什么,法正总觉得,这一战太顺了,虽说也确实是出其不意的出现在了易水。但实在是太顺了。

    “法军师,大胜,我军斩了敌将高蕃,俘虏四千余人。”张燕和黄忠兵合一处之后,双方一合计顿时大喜。

    “是吗?”法正皱了皱眉头,并没有流露出太多的喜色。

    “是的。我军阵斩不过三百,但是敌将高蕃在易水河畔发现我军之后当即转身撤离,一路追袭,又被军师堵截,我军大获全胜。”黄忠抱拳施礼道。

    说来法正不靠谱的时候不少,但是在战场上的表现一贯的优秀,就算是老成持重的黄忠都很难挑出毛病,时间久了,也都拜服在法正料敌先机之上了。

    “孝直,打了胜仗你有什么不高兴的?”张燕拍着法正的肩膀说道,对于法正这等年轻但是能力极强的少年人,张燕现在已经习惯了,刘玄德治下就是靠着这群少年人在支撑。

    “是不是昨夜没睡,现在犯困了,不管怎么说我们也俘虏了对方四千多人,北新城的防御再次下降了。”黄忠打量了一下法正,还以为法正是犯困了。

    “啊呜,你一说我还真困了,不过也对,怎么说也俘虏了四千多人。”法正被黄忠如此一说,换了一个角度也觉得甚是有理,于是伸了一个懒腰说道。

    “黄将军,审问袁军士卒一事就交给你了,我也不率军去给许攸脸色了,不过真没想到北新居然还有那么一支训练有素的军队,而且许攸居然如此谨慎。”法正半眯着眼睛远眺了一眼新北,神色有些凝重的说道。

    “这一道防线不好拿下啊。”法正突然一改凝重之色笑着说道,“我先回去休息了,易水一带驻扎一个曲的兵力,水路方面不能给他们任何的希望,有胆量就来走陆路。”

    “叙儿,带上我的亲卫,保护法军师回军营。”黄忠扭头对着自己的儿子招呼道。

    “喏!”黄叙一抱拳,然后带着黄忠的护卫将法正保护好,这也是法正这等年少得志,而且能力非凡之辈的无奈,他和黄叙是同龄人,但不知道为什么黄叙看他就像是前辈。

    【总觉得我可能忽略了什么,从之前发生的情况来看,对于许攸来说新北要重过幽州北部的百姓,这一点很合乎逻辑,在能力范围之内救助吗……】

    【如此思虑下来反倒非常符合许攸的心性,只不过他是基于什么心理呢?】法正驾着马,双手松开缰绳,食指按着太阳穴,神色之中流露出一抹迷惘。

    就在这个时候一句话出现在在了法正的脑海里,【孝直,你的精神天赋是让你明悟人心,但是你依旧是不懂人心啊!】未完待续。

    PS:  求月票,感觉也只有加更的时候求月票最有底气……xh:。126。81。50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