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三百一十七章 跳船海战

    在赵云愁思着没了李条,马云禄已经稳步进入决赛的时候,甘宁和太史慈却在南海遭遇到的历次出海以来最大的麻烦。

    “床弩准备,床弩准备!”甘宁大吼道,旗语什么的完全没有传音指挥便捷。

    “床弩三矢上弦,启用压舱的标准弩矢,攻击攻击!”太史慈大吼道,这么多次来到南海,这还是第一次遭遇到进攻。

    “这样不行,放走舸,冲过去跳船攻击!”甘宁那艘接近十二丈长的战舰一直是他的骄傲,但是现在他已经顾不上骄傲不骄傲了,对面的舰队可能是他有史以来遇到的最大威胁了!

    “放走舸!”甘宁大吼一声之后,舰队统一的开始放走舸,然后早就做好准备的水手快速的跳到走舸之上。

    “启用尾部的暗轮,操船手全部下三层,给我做好冲击的准备,其他人准备跳船!”甘宁给怒吼着朝着所有舰队的指挥下达了第二命令,很快整个甲板上奔跑的水手只留下操控床弩的操弩手。

    “射!”暗轮启动之后,舵手玩命的操控着大船,终于在对方摆出攻势之前将战船拉成了横向。

    “嘭嘭嘭!”床弩弓弦的爆鸣声在这一刻迸发而出,近百根每一根都有小腿粗的弩矢飞跃过两三里的距离朝着对面的敌舰射了过去,对面的大船有两艘直接被钉穿了侧甲板。

    “子义,你带走舸冲过去,我带着战舰去劫杀他们!”甘宁大吼道。虽说不明白为什么对面要突然朝着自己攻击,但是既然对方敢于攻击。那就敌人,打沉他们!

    “好!”太史慈扛起方天画戟。拿起宝弓,直接从十米出头的船沿上跳了下去,在水面上几个轻点,直接跳到了最前面领头的走舸上面,这一路攻击由他率领。

    甘宁这边的床弩玩命的朝着对面射击,而对面也不是挨打不还手的角色,一块人头大小的石头带着爆鸣声朝着甘宁这边飞了过来。

    甘宁的大刀一挥,那颗意外朝他飞过来的石头直接被他劈成了两半,不过随即原本狂傲的甘宁便面露一抹凝重。

    那一刀石头确实被劈成了两半。但是那种阻力说明了一个事实,这些石头加持了其他的外力,或是被温养过,或者是人为加持了内气了。

    不过不管是哪一样,对于现在的甘宁来说,都是非常严重的一个问题,因为不管那种都说明对手不简单。

    “床弩手调整射角,舵手调整船只方向,全力冲向地方战舰。贴身肉搏!”甘宁大吼道,并且开始调动云气强化船只,准备打接近战,而甲板下的操船手在听到号令之后。皆是吼着号子爆发全力。

    甘宁的舰队在这一声号令之下,快速的协调了起来摆出一条战线,然后以最迅猛的速度。朝着对方的战舰冲了过去,甘宁战舰上的撞角这一刻看起来无比的威猛。

    “冲。准备跳船攻击!”太史慈挥舞着方天画戟,将朝着他射来的箭矢全数弹开。然后高吼一声一道淡金色的光泽从身上蔓延而出,加持在四周士卒的身上。

    和其他人的军团天赋直接出现结果不同,太史慈的军团天赋在出现那一刻并没有对在场任何一个人有所增强,只是附着一层金辉,仿若那从身边滑过的军团天赋都如幻觉一般。

    “随我杀!”太史慈率领着走舸冲到了对面战舰之下,这期间已经有不少的水军中箭而亡,不过这不重要,胜利就在眼前。

    太史慈一声大吼,猛地跃起,挥舞着方天画戟狠狠地砸在船沿上,然后一个翻身,猛地一甩方天画戟,随后一蹬船沿便直接跃上了地方战舰。

    翻身跃上对方的战舰之后,太史慈挥舞起自己的方天画戟,几乎瞬间就清出了一大片真空,不过下一刻便有不少人围攻了上来,而且箭矢也覆盖性的朝着太史慈射去。

    “哈!”翻舞的方天画戟,爆发性的朝着四周斩去,被压制了内气的太史慈这一刻就像是变化出第二双手一般,在斩飞了大量箭矢之后,第二击将其他的箭矢统统清空。

    下一刻甘宁的水军已经沿着船帮跳了上来,在太史慈的率领之下开始了疯狂的反击。

    瞬间这艘敌方战舰就因此而大乱,很明显这种走舸围攻大船的战斗方式他们并没有遭遇过。

    而就在太史慈大杀特杀的时候,一群身穿铠甲,裹着一层布衣的卫士在一个穿着战袍的大将的率领下朝着太史慈冲了过来,而这个时候太史慈的周围也聚拢起了不少的士卒。

    “叮!”双方在看到对方的时候都已经明白,这人拿下了就能知道他想知道的东西。

    当即攻击的时候都有些留手,不想太史慈一击撞在对方的长剑上,却感觉到一股大力,还好瞬间另一股加持在自己身上的力量将之反推了出去。

    太史慈麾下的士卒在这一刻也同时撞上了对面的卫士,这个时候他们已经彻底弄明白了太史慈加持在他们身上的军团天赋到底是什么效果。

    虽说不能强化自身,但是每一击都会在下一瞬附加一个由天地精气发动的同等威力同发力方向的一击,单人作战的时候就像突然多了一个队友一般,虽说这个队友是脑残,经常打空,但是用的好,绝对能提升不少的战斗力。

    虽说对于这种攻击方式不熟悉,但是弄明白怎么回事之后,这群人全都开始使用最简单的直劈,至少这样不会误伤到自己,至于回砍什么反倒危险了不少,很容易误伤到自己人。

    太史慈原以为对方不过是一个炼气成罡,转瞬就能拿下,但是结果却让他大吃一惊,对方居然毫无畏惧的和他对拼十多招,丝毫不落下风,就算是有云气压制,也不应该出现这种结果!

    “噗哧!”太史慈麾下的一个士卒,一个直刺直接将对面的的一个士卒捅穿,而不等对面拼死一击,又是一道攻击刺穿了他,随后一个横削,连带着第二个附加攻击,直接将之砍杀。未完待续。

    ps:  吾今身长善,亦每日行步锻炼,以保身材;今看书者甚多,每日端坐,吾就不信吾不肥,汝亦不肥,看小说之书友胖不在夷!欲减肥者亦不少矣,吾之书友内亦有作微商卖真耐克者之,柜九百余的鞋,五六百之,质可保,须减肥者可索之,微号:9743345(九七四三三四五)——雨润运动耐克折扣1店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