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三百一十三章 吕绮玲的目的

    将自己父亲作为仰慕者的吕绮玲,对于纵横沙场可是很有幻想的,然而吕布作为关爱妻女的典型,自然完全不会给吕绮玲机会,就算给教了一身武艺,最多也就是吕布带着杀点胡人……

    问题是这和吕绮玲的将军梦差的好远好远,兵科给授官一事让吕绮玲得知之后,心道陈宫是让她来散心,自己可以随便做什么的吕绮玲自然来参加兵科了。

    至于高顺给吕绮玲准备的那三十多护卫,完全不管她做什么,只保护她的人身安全。

    李条紧握着长枪一夹马腹直接朝着对面冲了过去,而这一次吕绮玲也不敢托大,她别的可能不行,但是眼力还是非常有的,吕布那边就是高手多,所以她也不敢拿长枪糊弄。

    挥舞着方天画戟,吕绮玲一戟反挑李条,而李条顺手抽离长枪,避免被方天画戟的小枝挂住,方天画戟这种东西难学难精,光一个头重脚轻使用起来都是一个麻烦。

    不过好处就出方天画戟这种武器克制几乎所有的武器,除了大铁锤那种没办法挂住的武器,几乎都被方天画戟克制。

    李条的大枪以刚猛为重,而吕绮玲则是吕布量身定制的轻巧型使戟法门,虽说算不上克制,但李条却也难占上任何的便宜。

    “叮!”又是一击交错而过,李条将长枪调到左手,内气心神全力注入枪中,虽说是因为厌倦和一些莫名的心理不想再去厮杀,但多年积累下来的战场本能依旧存在,他的本能依旧会因为厮杀而觉醒。

    吕绮玲低低的喘息了两下,和陈曦猜测的不同,吕绮玲并非是内气离体,至少现在不是内气离体了。

    当初在严氏,魏氏因为域外仙人的诅咒被波及而亡,貂蝉和吕绮玲重创,吕布在斩杀了能遇到的所有的仙人之后。回来确实是不惜内气将貂蝉和吕绮玲拔升到了内气离体。

    吕布拔升内气离体的方式弊端非常明显,不过强大的内气只是为了提高两人的生存力,又有吕布的庇护,战斗什么的并不需要。当然这种做法吕绮玲自然不会喜欢。

    不过已经成了既定事实,虽说不能进步,在内气离体也是垫底的,但是怎么说都是内气,自己父亲的一番苦心必须理解。所以吕绮玲只能认了。

    等到吕布飞升,当时吕绮玲由于没有听吕布的话在闺房等待,所以吕布飞升的时候并没有抓住吕绮玲,只能带着貂蝉一人飞升了。

    在吕布飞升后不久,高顺就前来问询,毕竟吕布将她托付给了高顺,高顺问她有什么需要的时候,吕绮玲就问了一句她能不能进步。

    高顺当时的实力已经彻底稳定到和张辽同样的高度,基本算是内气离体之中最巅峰的那一撮,加上军魂和千古信念之中最精粹的部分。基本上和吕布祛除千古信念的实力差不多。

    当然如果打起来高顺绝对是输,没办法霸气和战斗方式对于战斗力影响也是非常大的,就算同样是一千的战斗力,吕布靠着心神能表现出三千的战斗力,根本没办法说理。

    打不过是打不过,但是做点别的还是能做到,也亏吕绮玲是强行拔上来的内气离体,否则就算是吕布亲来,也不可能将内气离体这个级数打落到这个级数一下。

    高顺和张辽联手之下将吕绮玲直接打落到了炼气成罡的巅峰,将吕布注入的内气硬是给压制到了吕绮玲的身体里面。然后用陷阵军魂和千古信念给死死封住了。

    “等你自己突破到内气离体的时候,你自身产生的意志就足够引动陷阵军魂和千古信念了,那个时候你也就有足够的力量吸收来自你父亲的力量。”高顺在做完这一切之后面色发白的说道。

    当然高顺和张辽联手靠着军魂封住的吕布内气也不是彻底封死了,外漏什么的简直没有办法阻止。不过这种程度的内气并不会对于吕绮玲的意志产生同化,所以也就放任了。

    如果吕绮玲自身意志不是去打破军魂之力和千古信念之力,而是和吕布的内气里应外合的话,也能瞬间变成内气离体。

    当然那种内气离体只不过是一个水货,和自己突破后吸纳这份实力变成的内气离体差距非常大。

    这道门的钥匙就在吕绮玲的手上握着,高顺和张辽说的很清楚。如果吕绮玲想要自己突破,那就要靠着自己去努力,如果吕绮玲觉得自己做不到,那就和吕布的内气里应外合。

    不过这种极其耗费心力的事情,高顺明确告诉吕绮玲,这种事他和张辽只会为吕绮玲做一次,第二次绝对不会再做。

    吕绮玲也算是心性坚定之辈,在高顺明说之后就挑明除非自己突破,否则绝对不会去引动那份力量,可以说吕绮玲现在的实力绝大多数都是来自自己的努力,没有多少是外力!

    “喝!”吕绮玲奋力架住李条的攻击,和之前默不作声不同,和李条动手她也很难做到默不作声。

    “呃……”李条一枪未中,确定到吕绮玲如此一声,交马而过之后,当即远远的和吕绮玲拉开距离,“你是女的?”

    李条感觉自己的眉毛在跳,打了这么久居然没有注意到这一点,当然没注意到这一点也就罢了,没想到女子居然有这么能打的。

    吕绮玲胸口一闷,她穿一身黑衣,黑纱布包的连脸都看不到,露出来的两个眼睛还是特意化妆修饰了一下,结果因为战斗太剧烈,吼了一声便被看破了。

    “废话什么!”吕绮玲这个时候也不想掩饰了,双手握住方天画戟,学着她爹那样,将内气和心神全部灌注其中准备速战速决。

    李条颇感尴尬,不过眼见吕绮玲的方天画戟上居然开始内气流转,当即神色凝重,他可是非常清楚这一招的威力,因为他的绝招也是将心神混合到内气之中注入自己的武器,精气神合一的一击!

    “好,一招分胜负!”李条面容一整,不再多言,也知道对方不是易与之辈,这个时候蛰伏,还不如做过一场!未完待续。

    PS:  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了,直接周六或者周天加更算了……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