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三百零四章 消除嫌隙

    “看起来还行。”陈曦一边收卷子,一边笑着对其他人招呼道,政科和律科确实很难,题量也超大,但是却也没有达到之前算科那让人绝望的高度。

    因而前来参考的士子虽说也在暗骂题出的太多,难度太高,但是却也不至于像算科考完之后崩了的那种,总有一些人考的相当不错。

    “张兄,之前见你在考场上运笔如飞,答得如何。”同样是雍凉的士子杨阜习惯性的抱团给张既招手道。

    “恐怕有些不太妙。”张既苦笑着说道,他在雍凉已经算是相当优秀的角色,但是来到这边,先是昨天算科没考到四十,今天这政科和律科,张既也没有太大的把握。

    “我也不算太好。”姜叙苦笑着说道,“我去给我表妹打个招呼,但愿能缓和一下我们双方之间的矛盾。”

    “你赶紧去。”杨阜这个时候也看到了王异,眼中划过一抹异色,法正虽说什么都没做,但是姜家已经被吓了一个半死,所谓莫欺少年穷,恐怕说的就是如此了。

    “异表妹。”王异收好笔墨纸砚出来的时候,就听到一个相当熟悉的声音,左右盯了两下,就看到姜叙一行人,有几个是老熟人。

    “你们也来参考啊,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莹姐最近还经常念道你们。”王异三步并作两步,看着一群人说道,杨阜她也认识,和她算是姑表亲,至于姜家的姜叙,姜冏,这都是熟人。

    说来王异对于姜家到没有什么坏的感觉,说实话,姜家年轻一辈跟她的关系也挺好的,当初能带着姜莹离开,除了姜王两家的姑姑婆婆帮忙,也有这些小辈网开一面的原因。

    不过可惜。看世家的情况就知道,就算是陈群,陈曦,荀彧。这等几乎逆天级别的年轻家主,实际上面还是有族老的,更何况其他的世家,长者掌家什么的,老一辈就这样。

    姜叙挠了挠脸颊有些不好意思。到现在雍凉就算是消息不通,但是在姜王两家努力扩宽信息来源的情况下,也知道刘备已经有鲸吞天下的气势了,而法正就是其麾下极其依仗的角色。

    “放心吧,表兄没有心思管这些事,而且最近他也没在家,莹姐在家也非常无聊,表兄大概也想见见莹姐了。”王异瞬间就明白姜叙的神色,于是笑着安抚道。

    “那就好,那就好。”姜叙苦笑着说道。到了现在他们那里不知道法正已经彻底成长起来,甚至不需要说对付他们,只需要一个眼神,可能都有人帮他解决这个问题。

    这也是姜家将自家最优秀的子侄弄过来考试的主要原因,除了示好以外,也有臣服的意思,不过来到这边,也才知道,中原果然不是边塞所能媲美的,不光是繁华盛景。更是人杰地灵。

    “诸位表兄,一直堵在这里也不是什么事,随我一起去回家吧,省的被人说我不懂待客之礼。”王异扫了一眼在场的诸位。落落大方的说道,除了张既不熟,其他的包括赵昂在内都算是比较远的亲戚。

    “也好,我也想看看莹儿最近如何了。”姜叙略微犹豫了一下就开口说道。

    至于张既,到现在还没弄清楚情况,不过有人相邀。虽说是一个女子,但很明显是雍凉口音,他乡遇故知,在这个时代无比深厚的地缘观念下,也不觉得有任何不对。

    加之张既根本没有姜冏等人的惴惴不安,也没有杨阜,赵昂等人明白前后因果,反倒心下更为轻松,异地遇到同乡,蹭个饭也好啊,张既能说他其实挺穷的吗?

    “我先回家了。”王异对着那群站在那里等蔡琰的女子招了招手,当然陆逊也在那群人里面,没办法他被糜贞拽着。

    糜贞这群人也略微听到了王异的话,皆是欠身施礼,随后又呆在那里等待蔡琰出来,没办法,现在蔡琰就相当于这群人的头领。

    “小蔡姐姐。”糜贞侧头问一旁的蔡贞姬,“考的怎么样。”

    “不太妙。”蔡贞姬叹了口气说道,她比糜贞其实还小一点,但是大多数时候,这群人也都叫她姐姐。

    “我觉得我的卷子恐怕要被标上离经叛道了。”糜贞苦笑着说道。

    “你写的是什么?”陆逊好奇的说道。

    “钱不够了,所以我的解就是商业流通,繁荣经济,提高税收,加大对于手工业的扶持力度。”糜贞苦笑着说道。

    虽说糜贞也知道自己写的有些偏题,而且内容离经叛道,但是她从蔡琰那里学来的东西就是完整的表达自己的思想,而且糜贞真的觉得重农抑商的不是完全正确的。

    “我觉得你可能会被兄长收拾。”陆逊苦笑着说道,糜竺其实是认同重农抑商的,虽说他自己是商人,“而且,钱不能当饭吃,只有饭才是根本问题吧。”

    “我这边的钱是一般等价物,税收也不完全是钱。”糜贞不满的捏了捏陆逊的手,“还有,才考了三十六分的你想好怎么办了没有?”

    蔡贞姬摇了摇头,微微的和糜贞还有陆逊拉开距离,这两个家伙总喜欢对于旁边的人造成伤害。

    王异带着一群人步行回法家,没办法,早上是蹭李苑的车一起来的,所以没有驾车,更何况,就算她驾车着,就她那小马车,要拉这么多人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不过距离毕竟不是很远,而且抄近路很快就到了她住的那个地方了,和之前穿过的那些街道不同,这一条街看起来并不繁华,但是左右望去都是府邸。

    也是这个时候张既才发现了不同,貌似这里是刘备麾下官员居住地方吧。

    “铛铛铛!”王异很快就到了家门,随便敲了几下,就有法家的仆人将门打开,“表小姐回来了,夫人应该后院。”

    “这些是夫人的堂表兄弟,你去通知夫人,我先去给安排住处。”王异挥了挥手说道,虽说也可以让家中管家帮忙代为安排,但是本身双方就有嫌隙的情况下,如此作为反倒不好。

    【貌似这不是一般的人家啊……】张既看了看院内的装点,有些咂舌的想到,不过却也没有多少的敬畏。未完待续。

    PS:  还有一章项羽的番外,估计今天估计就将番外搞定了,有兴趣的猜一下,项羽是怎么回事……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