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二百九十七章 亢奋的陆逊

    “宓儿妹妹,让我最近住在你家吧。”糜贞在陈曦离开之后,就朝着甄宓扑了过去,将甄宓抱住,作出一副哭腔说道。

    “你怎么了。”甄宓抱着糜贞,拍着糜贞的后背,看着糜贞泪蒙蒙的双眼不解的问道。

    糜贞将之前的事情给甄宓小声的说了一遍,而四周的女子皆是耳聪目明之辈,听完皆是偷笑,糜贞喜欢逗弄别人,熟悉的人都知道,但是这次算是玩火烧身了。

    “躲得了一时,躲不了一世,谁让你乱许愿。”甄宓拍着糜贞的后背说道,随后一转话锋,“最近先住在我那边吧。”

    陈曦带着考卷出门的时候,参加考试的士子多是在对题,不过对来对去也没见有人将第五题回答上来,因而到最后反倒释然了,虽说最后一道题在场所有人都有回去琢磨的想法,但真是无处下笔。

    “你解出来了?”卢毓黑着脸看着在考试的时候就一脸自得的陆逊问道,前四道题对于他来说确实有点难度,但是毫无疑问他是做出来了,但是最后一道题,这是人做的题?

    “没有!”陆逊浑然不在意的说道,“那道题根本没办法下手,有什么好做的?”

    “……”卢毓一脸懵圈,这是什么话,你不会做,你得瑟什么,不知道你考试时的笑容将小爷差点吓哭。

    “你先走吧,我今天有事。”陆逊一脸傲然的侧头示意卢毓可以先回去,不用等自己,自己今天有事。

    “你今天没吃错药吧。”卢毓感觉今天陆逊这画风好像有点问题,题没做出来居然还这么高兴的。

    “你才吃错药了,去去去,看在我今天心情好,不跟你计较。”陆逊微微有些不爽,随后想起糜贞,心情又大好起来,于是摆了摆手示意卢毓赶紧滚蛋。

    卢毓一脸懵圈。这次真的跟陆逊没在一条波段上了,完全不明白为什么陆逊这么高兴,这不科学。

    “咳咳咳,我觉得你吃还是去华医师那里吃点药。虽说题没答上来挺糟心的,但人比题重要。”卢毓思前想后,觉得自己亲爱的战友可能是受到了巨大挫折,有点承受不住压力了。

    “去去去,你一边去。你才需要吃药。”陆逊有些厌烦的说道,以前怎么没觉得这个和自己成天黏在一起的卢毓挺脑洞的。

    “还真奇了怪啊,要是放在以前,你肯定和我辩驳,今天你居然完全没放在心上。”卢毓好奇的说道。

    陆逊可能也是觉得不透露一点,就自己一个人得意没啥意思,当然也可能是觉得卢毓这个牛皮糖老黏着自己也不是个事。

    “是这样的……”陆逊缓缓地将昨天的事情叙述了一遍,“所以别烦我了,回家好好学习去,我要等人。”

    卢毓目瞪口呆。隔了良久回神之后痛斥道,“你个人渣,我居然和你这种败类为友,羞煞我也,岂不闻己所不欲勿施于人。”

    陆逊打了一个哈欠,“她是我未婚妻,羡慕就直说,不想和我为友就赶紧离开,回家读书。”

    单身狗卢毓很想痛斥陆逊,然而思前想后。发现自己除了羡慕貌似没有什么其他话可以说,被陆逊打了一个暴击之后灰溜溜的跑了,曾经的好姬友,现在已经离开自己了。

    “从今天起你就是我的敌人了。”卢毓跑了几步。突然驻足扭头对着陆续怒斥道。

    结果陆逊只是扭头对着卢毓打了一个哈欠,表示自己已经听到了,还一脸笑容的给卢毓漫不经心的挥了挥手,示意他回家去看书吧,自己要等未婚妻……

    陈曦出来的时候陆逊正在翘首以待,由不得陈曦好奇的问了两句。“伯言答得怎么样?考试的时候我就注意到你心情挺好的。”

    “那个第五题答不出来。”陆逊挠了挠头有些尴尬的说道,实在是现在对着自己老师有些不知道该说什么。

    “我就知道,回家多看点书,明天的律科好好考。”陈曦笑了笑说道,随后带着卷子就离开了,陆逊则是笑盈盈的站在门口等糜贞,今天横竖都要等到糜贞。

    对于今天的陆逊来说没有什么比等到糜贞更重要的,就算明天不去参加考试都行。

    糜贞跟着甄宓一行熟人出来的时候就看到自家的小夫君正一脸盈盈笑意的站在门口看着她。

    “多谢诸位将我妻送出来。”陆逊这个时候节操都不要,直接上前拦住一行人,随后一脸温和的躬身施礼道。

    甄宓等人皆是一脸无奈的看着糜贞,人家都这么等着你了,我们也没什么办法了,再说你本身就是人家正妻,迟点早点也没什么了。

    “那个夫君,我和宓儿妹妹有一些女儿家的贴心话要说,夫君还是回家备考,明日好好考试。”糜贞面色通红的说道。

    “今日一场测试让我明白之前我不过是坐井观天,明日的政律两科比之算科更为重要,我想我还需要再学几年。”陆逊叹了口气说道,颇有一种看开了的口吻。

    “咳咳咳,伯言,你这么聪明,还是努力学吧,我记得你的目标是成为你师父那样的伟男子,想来不会在意小女子的失言。”糜贞现在特别尴尬,面色涨红的说道。

    陆逊上前迈了一步欺进到糜贞的身前,然后做了糜贞以前最喜欢比划的动作,陆逊的手从自己的头上顺过去只到糜贞的下巴,这还是最近陆逊长了不少,过年的时候才有糜贞脖子高。

    顿时在场其他的女子都在偷笑,而陆逊则是浑然不在意的看着糜贞,看到糜贞一脸害羞。

    “你到底想怎样啊。”糜贞抓狂的说道。

    “晚上回来。”陆逊瞟了一眼糜贞说道,面色冷淡的陆逊这个时候内心无比亢奋,多久了,第一次在糜贞面前抓住主动权。

    “那我还不如现在就跟你回去。”糜贞蔫了吧唧的说道,陆逊已然不要节操了,虽说自己可以任性的装做什么都没发生,但是在陆逊那清澈的目光下做不到啊,做不到啊!

    糜贞做出一副风萧萧兮易水寒的悲壮身影,被陆逊抓着带走了,而甄宓等人则是苦笑着目送两人离开。未完待续。

    PS:  加更什么的,稍等几日,正在攒,不过说不定,攒着攒着就攒没了,曾多次出现这种情况……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