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二百九十五章 全场懵圈中

    第二天一大早,大量的学子拿着自己的东西前往指定的地点进行第一科算科的考试。

    当然呼朋引伴的也不在少数,不过等每个人领了自己的座位号进入场地之后,每一个人自然而然的安静了下来。

    算科参试的人员加起来也不过千多人,虽说这里面世家埋下的高手有不少,但是陈曦已经看到了全体不及格的结局,最厉害的也过不了四十分,这是多么的带感。

    很快一个个熟人就进来,看到考场的陈曦,认识的皆是躬身施礼,不认识的在问明身份之后,也都躬身施礼。

    随着最后那群女子进场,在场前来参试的人都已经来齐了。

    “考试之中不允许交头接耳,也不要想着传音,一旦发现作弊,直接清出考场。”陈曦笑眯眯的对着所有人说道,“我想在座的也都有自傲的一面,大概也不会想着偷奸耍滑。”

    这一次考试不管是世家子还是寒门,亦或者陈曦培养出来的学院生,其实基本不存在作弊,究其原因不外乎脸面二字,不过该走的流程绝对不能少,所以陈曦将赵云也带来了。

    “这位是子龙将军,对于内气有非常深入的研究,任何不轨举动都逃不过他的双眼。”陈曦笑眯眯的看着在场所有人,“现在开始发试卷,以及三张稿纸。”

    很快卷子发完,陈曦命人将第五题抬出来,“这是第五题,没有出在卷子上,这道题是选答题,前四道题每题十分,第五题六十分。”

    一听到这句话,所有人哑然,第五题六十分,那选作个鬼啊,不作那不就是不及格吗。场上瞬间嘈杂起来。

    “肃静。”赵云一声低喝瞬间将所有人的声音压制了下去,“凡在考场发出不明声音,一律清出考场。”

    温恢大致的扫了一眼前四道题,一道比一道难。虽说在陈曦看来最高不过初三的数学题,但是对于这个时代绝大多数人来说都是不可完成的。

    前四题如果说是一道比一道难,那么在温恢看完第五题,就一个感觉,每一个字都能看懂。但是连在一起到底说的是什么东西。

    你确定这是数学题,为什么我连题干都都读不懂,温侯完全不知道他前后左右的所有人都如同他一般,完全看不懂题。

    话说温恢其实现在已经是冀州平阳的县令了,当初那次开年的小范围科考对于他来说完全没难度,政略轻松通过,然后就上任了,而随后大春试,他心中一动,抱着头名的想法来参试。结果这题……

    场上懵圈的不仅仅是温恢,包括那群信心满满的少女现在也是一脸懵圈,当然现在最懵的不是甄宓,吴媛那些人,而是糜贞。

    反倒是陆逊在看到第五大题之后一脸兴奋,反正他是来陪糜贞考试,原本都抱着绝对不是对手的想法,没想到最后居然是一个他根本看不懂的题,想来糜贞逆天也不会做。

    【哈哈哈哈,老师你干的实在是太漂亮了!】陆逊心中狂笑。最近被糜贞虐的啊,陆逊都有些自信心不足了,没想到居然还有机会反击,真心是运气来了。挡也挡不住。

    【这是什么题……】卢毓一脸面无表情的看着题,所有的字全部能看懂,连起来完全不知道什么意思,【鬼谷子你有毛病啊,一个生日不想说就别说,这是要死的节奏吗?】

    【我看到陆伯言的笑容了。这家伙难道会做?这怎么可能,我怎么能输给他,绝对不可能,不不不,他一定是在吓我,我也要装出一副高深莫测的喜意。】卢毓在看到陆逊的笑意之后心中狂吼。

    【我完蛋了,前面四个题伯言会解答的,最后一道题我不会他肯定也不会,但这样是平分,啊啊啊,伯言一定乐疯了。】糜贞抓狂的想到,面色不由得变得殷红,谁让她乱给自己的准夫君许愿。

    吴媛这个时候直接举手了,陈曦不解的示意吴媛。

    “敢问陈侯,这道题是什么意思?”吴媛现在一脸懵圈的看着黑板和陈曦,完全不明白这道题的意义何在,主要是连题干都看不懂!

    “意思就是让你算数字啊。”陈曦一脸轻巧的说道,“不会做可以放弃啊。”

    不远万里前来邺城的徐宁,这一刻已经不知道该用什么神情去面对考卷了,前四道题虽说确实有难度,但毕竟还在可接受范围,但是第五道题这是什么鬼?

    【这是人能做的题,孙膑和庞涓你们两个是人?】卢毓做完前四道题之后,心中已经骂翻天了,第五道大题他到现在依旧处于无处下爪的状态,然而孙膑和庞涓居然能瞬息给出答案,这是人?

    陆逊这个时候已经淡然了,反正糜贞肯定做不出第五大题,至于他自己肯定也做不出来,不过没有什么,他要的只是平分,哈哈哈,前四道大题他会做啊!

    四十分就够了,只要糜贞做不出来最后一道大题,那他们两个就是平分,对于陆逊来说平分就够了。

    【哈哈哈,死丫头,这可是你自己说的。】陆逊心下狂笑,他已经无所谓第五题不第五题了,他的笑容已经写满了自己的面容之上。

    【啊啊啊,我一定要将第五题解出来。】糜贞已经抓狂了,前四道题对于她来说毫无难度,轻松做了出来,问题是第五题至今为止连从什么地方破题都不知道啊!

    很快有能力做完前四道题的三十多人,现在皆是一脸抓狂的看着黑板上的最后一道大题,他们都有些懵。

    或是抓耳挠腮,或是面无表情,或是双眼瞪出,总之形形色色不可枚举,只能说明一种情况,在场前来的参赛的自信学子,现在的心理阴影皆是非常大。

    当然这都不算什么,和糜贞比起来,其他人的心理阴影并算不上什么,糜贞觉得自己现在死的心都有了,之前给陆逊说的话太满了,现在,除了解出面前这道题,就只剩下如何能让陆逊放过自己了。

    【啊啊啊,我完蛋了,陆伯言肯定要吃了我。】糜贞这一刻的心理阴影已经彻底淹没了自己,糜贞已跪。未完待续。

    PS:  努力更新中,攒稿失败了怎么破……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