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二百八十九章 内外两分

    “最近贴的那张榜是不是闹得有些大。”李优神在在的说道,完全没有顾及那张榜是他自己贴上去的。

    “好像也没什么,最多就是最近前来报名参加春试的人多了不少。”陈曦才不会在意这种事情,“不过世家还真闲啊,居然有这么多都报名了,话说仲豫,你们荀家还有人懂水利?”

    “你家不也有人报名?再说不懂可以学,不懂可以找懂的人帮忙,荀家那么多人,说不定真有懂的。”荀悦浑然不顾及的说道,他一直看的开,反正其他人都可以混,他们家自然也就可以了。

    至于因为自己当官,自己是出题人,自家人就不能参赛这种事情,荀悦才不会做的,举贤不避亲一直是荀家的习惯,他们家最喜欢举荐一些自家的亲友了。

    “说的也是,就是不知道这次花落谁家了。”陈曦点了点头也没有将之放在心上,“话说过几天玄德公结婚,你们打算送什么礼物?”

    “送份贺词算了,也没见玄德公有什么喜欢的东西。”鲁肃随意的回答了一句,“子川,你打算送什么。”

    “正在想。”陈曦无奈的说道,“不过我们之前那个榜貌似引起了很大的轰动,玄德公貌似想对我说什么。”

    “因为是封地,不是简单的列侯或者食邑,没报备给天子,玄德公遵礼之人自然想对你说点什么。”荀悦略带不满的说道,之前就给陈曦叮嘱过了,但是陈曦根本没鸟这件事。

    “我分封的又不是大汉朝的土地好吧,只是帮他打下来,再说我在榜文上也说了,‘可授予’七十里的封地。”陈曦没好气的说道。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一直在听,但是基本不发表感言的满宠突然说了一句。

    “呵?”李优嗤笑,没说什么,简单的结束了可能出现的辩论。

    “汉律有哪一条不允许分封。或者说哪一条有写不允许我们分封。”陈曦当即追加了一句,虽说对于汉律没有太深入的研究,但是汉律有一条规定叫做,没有写入汉律的不算是法律。

    “非刘姓不可王!”满宠面色一黑对着陈曦说道。

    “我不记得子川说过要封王。”贾诩掏了掏耳朵说道。“没记错的话只是侯对吧,子川,我没记错吧。”

    “嗯嗯,其实还不是侯,只是古爵位的伯爵。你看那么大的功绩最后国内才给了一个列侯,食邑一千两百户,补了七十里地的封地,在外面才能称为伯爵,国内尊称为侯。”陈曦毫不客气的附和道,一副为了那个未来的水利大家呐喊。

    满宠这下连话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只觉得这两个家伙实在是太无节操,但是要说挑刺的话根本没得挑,汉律还真没规定陈曦和贾诩说的这些,而且封地这事好像怎么又什么特殊记载。只有封王不允许。

    【这意思是封个侯爵,只要拉下脸皮可以画一个千里之国?】荀悦倒是想的更为深刻,【如此这般的话,爵位硬生生化为两套,国内的基本都只是虚爵,国外的话,你让人家不继承,人家就会不继承?】

    【如此的话,国内的爵位成为一世之荣耀,国外的爵位则成了百代之家业。子川为了将国内的世家弄出去也确实是废了不少的心思。】鲁肃默默地想到。

    虽说鲁肃一直觉得陈曦将世家弄出去也不是安了什么好心思,但是这么努力将世家往出弄也真心是不容易了。

    【这家伙这么早就开始试探世家的想法了啊,封地这种事情没有一个世家能拒绝吧。】贾诩也是神在在的想到。

    “不过话说回来,有人真能建设到这个程度。功盖千秋的话,就算没有军功,区区列侯之位还真不够,如此功绩裂土封国倒也应该,至于王不王,说真的只是一个称号。”李优神色轻巧的说道。他现在倒是将这些看的很透,王,不过是虚名而已。

    “我也是这么觉得,再说天下那么大,分封给自己人也比被别人拿走要好很多啊。”陈曦一脸附和的说道,“与其留给外人,还不如让肉烂到锅里面。”

    听到这话的时候贾诩微微一怔,随后眼中闪过一抹异色,良久之后,扭头看向陈曦,眼中写满了震撼。

    【大概也唯有如此气魄,才能诞生如此才学,决定高度的永远是眼光,肉烂到锅里面吗?这就是子川的目的啊!】贾诩默默地收回自己眼神,【能参与到这个时代实在是太好了。】

    “唉”满宠原本微微有些发黑的脸色,突然软化,“你们想的都很好,而且所有的律法也确实都绕过了,但是你们忽略了一个人,法无情,但是人有情,而一旦有了感情,那就有爱恨远近。”

    陈曦不明所以的看着满宠,完全不能明白这家伙在说什么。

    “他的意思是我们忽略了天子的感受,虽说这些事情确实没有违背法礼,但是先斩后奏已经算是违背了天子的权威,先汉条侯在细柳营用将令拒天子入内,虽说天子称其治军有度,但实际上从那个时候起就记恨上了。”贾诩神在在的回答了一句。

    “门关上,把门关上,谁偷听直接干掉。”陈曦朝着门外招呼,很快一队城市管理部队将门管好,然后驻扎在四周。

    门窗紧闭,麻布和羊毛毯子一层层的挂在门外,猛地政务厅就黑了一截,然后陈曦双手一插,将自己的脑袋撑起来。

    “伯宁,你该不会不明白我们的目的是什么吧。”陈曦一脸诡异的扭头看向满宠。

    “我觉得现在还不到撕破脸皮的时候。”满宠生硬的回答道。

    “没撕破脸皮啊,我在上书的时候已经说清楚了,是‘可授予’。”陈曦厚着脸皮玩文字游戏,“再说我们的擦边球已经打了那么多次了,天子自身性格如何我们也都知道,虽说确有聪慧,但是真的不明白自己该做什么。”

    “你这么做只是在暴露我们。”满宠皱眉道。

    “文儒,你说,我们现在的行径按照我之前上报给天子的状况,天子会如何处理?”陈曦一挑眉扭头看向李优问道,刘协这人如何,问李优就知道,怎么说刘协能登位也有李优的“功劳”。未完待续。

    PS:  还有一章,虽说会略晚一点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