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二百八十二章 提上日程的水利网络

    其实说起来汉末的名士都有些这个调调,不说统统不畏死,但是大多数都是将名声看的比命重要,这些人多数能力不是非常强,但相对来说他们的道德是有保证的。

    崔琰算是其中有能力也有道德的典范,不过性子过于刚强,也不喜欢说软话,算是刚正不阿的典型,在明君手上名垂青史没什么问题,在昏君手上,基本上就是开篇即死的典型。

    虽说能力很强,但是让崔琰处理政务的话,就算现在刘备这边文臣有些不足,却也不缺这么一个,陈曦当初抓崔琰进入刘备这个集体本质上是为了让崔琰作为铮臣。

    刘备这边,自陈曦往下,全都不能算是铮臣,虽说都很聪明,但正因为聪明,所以性格上都有明显的趋利避害。

    崔琰弄过来除了有些时候直谏,保证整个官场的大局不会形成以耍滑头,趋利避害为核心的文官圈子,更重要的一点就是让崔琰去揭锅,揭那些陈曦等人关注不到,下面人不敢揭的锅!

    这两点非常重要,现在刘备麾下的顶层圈子还好,虽说都本能的有些趋利避害,但是总体而言,靠着他们的智慧,基本能解决所有的问题,所以对于整个势力而言不存在太大的影响。

    然而等到以后就未必如此,如果上层一直不存在敢于直谏,或者不需要敢于直谏的铮臣,那么等这一波人死完,这个圈子就会彻底败坏,而且是从一开始就败坏的。

    一旦上层集体不敢为了正确的道路呐喊。那这个国家距离完蛋就不远了,所以在最一开始的时候陈曦就做好了弄一个铮臣进来。

    这个铮臣存在的意义就是让上层在任何时候都敢为国家利益而呐喊。而不是作为泥塑,稍有危险就退缩。

    所以在崔琰加入刘备这边的时候。陈曦就将“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福祸趋避之”送给崔琰,说白了就是鼓励崔琰去做这种危险的事情,刘备这边总是要有个聪明而且不怕死的人去做这种事!

    当然崔琰在收到这张只写了两句话的屏风之后非常高兴,。本身就属于那种刚正不阿的典型,而这两句话更是让他找到了最终的归宿,没说的,为了国家而死,又有何惧!

    所以崔琰在确定陈曦的想法之后。当即开始对于整个青徐兖豫冀的吏治进行整肃,团体扩大的同时,混入的泥沙也不在少数!

    “陈侯,鲁刺史,李家家主已经实地考察完治下的水利网络,前来向两位汇报。”就在陈曦等人将一大堆的政务处理完的时候,一个传令兵前来回禀道。

    “请他进来。”陈曦和鲁肃对视一眼,都看到对方面上的喜意,水利网络修建终于提上了日程。虽说现在黄河也就两三年发一次洪水,但这也够陈曦头疼的了。

    “见过陈侯,见过诸位军侯。”李舒微微欠身一礼说道,略显得自矜。

    “坐吧。还要多谢李家前来为玄德公治下设计布置。”陈曦命人搬了一个椅子让李舒坐下,现在坐榻除了非常正式的场合已经用的不多了,不过想来。再过不了多久,可能坐榻就会退出历史。

    “倒是陈侯客气了。”李舒笑了笑说道。心下对于陈曦的称呼微微有些惊奇,虽说早有听说。但是真见到还是有些哑然。

    “客气也罢,不客气也罢,总归是为了治理治下,元畅还请直言于我等。”陈曦淡笑着说道。

    李家的治水方式和其他典籍上记载的堵和疏略有不同,李家更偏重于调整和兼容,他们家的治水典籍,其核心主要就讲如何因势利导和化险为夷。

    “也好。”李舒将一卷卷地图拿了出来,这些地图是李舒来刘备这边之后支取的,这个时代地图都属于战略物资。

    也因此在拿到地图的时候李舒对于刘备的信任之举流露出明显的满意,虽说他家是有这些地图的,而且研究了很久。

    打开地图,和陈曦当初大致规划的大运河已经有了很明显的不同,如果说之前陈曦在地图上大致上画的运河是侧翻后多了一笔的“人”字,那么现在明显复杂了很多。

    不过大致来讲运河的取水处并没有太大的变化,只不过相较于原本的运河,现在运河的节点多了两个,水流方向也多了几处变化,总体而言比之前的运河复杂了不少。

    “在我看来这条运河存在的价值与其说是加强中原各处联络,还不如说是更深入的改造五大产粮地。”李舒摇了摇头说道,“所以我的设计图更偏重整个水利网络,而不是这个运河的主体建设。”

    “以我现在的设计,运河主体修筑需要二十年,勾连这五个取水处之后,运河主体就可以建成,但是恕我直言,只是为了运货,运兵,加强各处联络的话,其实走海路就可以了。”李舒直言不讳地说道。

    刘备这边走海路走的太多,现在天下不少人都知道海路能走,虽说平底船走海路并不靠谱,但能走就意味着能使用,就有改善的余地,自然大运河自带的漕运意义就小了很多。

    “而且公佑先生一直在修筑官道,以良马行军而言并不弱于水路,文和先生的马政也一直致力于解决这一马匹问题,一旦玄德公统一天下,将官道铺就到天下各处,运河的意义并不大。”李舒平淡的说道,完全不在意作为修河道治水的大能,这是在拆自家的台。

    陈曦听完缓缓地点了点头,算是附和李舒的话,虽说不太对,但这些都是事实,也算有理,只是有些偏题。

    虽说因为海运的关系,大运河货运的意义在下降,但是其加强南北统治的意义可是依旧存在的,上保险什么的,陈曦可很少将希望寄托在单一的事物上面,官道,水路都是需要的!

    至于五大产粮地,也确实该改造了,就算是砸钱也要在中原的核心砸出来了一个无视干旱,洪涝的产粮地,这需要一个完备的水利网络系统,不过这要是基于大运河调动的其他水脉的水力那就不好了!未完待续。

    ps:  明天就四月了,咱也去争榜,月票到时候留给我啊,这月的无所谓了……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