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二百六十五章 谁人的天下

    陈曦的话,像是一盆水直接浇到刘巴的头上,让他直接无话可说。

    “到现在稍微正式一点的铺面都会收票据,同样稍微有点身份的人也都会用票据,甚至于我现在已经订制了一批一百钱的票据,和之前的票据不同,这个只需要签名就可使用。”陈曦看着刘巴淡笑着说道。

    陈曦花了数年树立起来的是完整的信用体系,这才是最可怕的地方,刘备治下卖早餐的店铺在确定钱庄是官方和陈曦一起建立的以后,都开始收票据了。

    反正对于早餐铺的师傅来说,不就是几步路换个钱,收一张票据,基本上就意味着这人要订一年的早餐,至于用不起票据的,谁脑子有问题订一年的早餐啊!

    刘巴沉默的看着陈曦,突然发现他之前准备的所有的手段都没有了价值,陈曦根本不在意他想做什么,或者该说,陈曦已经将所有的漏洞堵完了。

    “算了,子初,你还是坐下吧,好不容易等到一个能看穿我布置的人,让我给你好好讲解一下,因为我其实挺无聊的。”陈曦眼见刘巴已经不知所措的站起来于是抬手安抚了一下。

    倒不是陈曦看上刘巴还是什么,只是知道刘巴肯定不会死于内战,而一个有前途的经济学家对于天下是很有现实价值的,至于其他人,包括李优在内,貌似也没有点金融天赋。

    随后陈曦也不管刘巴能不能听懂,将信托,信用货币,信贷,通货,以及赤字给刘巴零零散散的讲解了一遍。

    “就这些了,还有一些零零碎碎的东西我要讲的话也需要整理,这些你能理解应该已经足够了,至于其他的有了基础你也会延伸出来。”陈曦笑着对刘巴说道。

    这个时候刘巴彻底没有了之前的傲慢和得瑟,恭敬地对陈曦行了一礼。“陈侯不怕教会了我,反倒被我所制吗?”

    “恐怕我之前所说的你要理解都不是一时半会儿的事情。”陈曦抿了一口茶笑着说道,“讲给你是觉得你是一个可塑之才。”

    “我是曹公的臣子,而你……”说到这里刘巴微微一顿。“您算是玄德公的友人,如此教授玄德公的敌人,怕也不好吧。”

    “哈哈哈,子初你居然还有如此心思。”陈曦大笑道,“放心吧。玄德公不管这些事情的,政务,财务其实都是我在管,玄德公主管军务,我是汉司农,而玄德公是汉太尉,曹孟德则是汉司空。”

    刘巴微微沉默,随后恭谨的开口道,“怕是陈侯之心与玄德公之心不符,至尊之位。唾手可得,谁人又能把持的住。”

    “这就不是你的事情了。”陈曦一脸笑意的说道,“不过你确实非常适合之前那些东西,可惜了,你没来玄德公这边,否则钱这一方面我就不用管了,全盘交由你来做。”

    刘巴已经听出陈曦弦外之音,只可惜他终是心属曹操,对于陈曦的招揽之意只能推却。

    “曹公待我甚善,不忍背弃。”刘巴未留下丝毫的转圜余地。声音不高,却无比的坚定。

    “嗯,不错。”陈曦缓缓地点头,总有一些臣子的忠贞让你敬服。

    “钱粮一道啊。果然比我原本所想的要深入更多。”刘巴叹了口气说道,“得您所教授,他日必将和您对上,到时还请陈侯勿要手下留情,单单您现在所教授于我的,足够让曹公实力整体提升数成。陈侯不怕到时费力吗?”

    刘巴这个时候也已经明白恐怕刘备的基业比他看到的要雄厚的太多,不过他对于陈曦这种做法非常的不解,这可是资敌啊!

    “不怕。”陈曦扯了扯嘴说道,随后又开始讲金融漏洞,讲的刘巴冷汗淋漓,随后陈曦一摊手,“就是如此了,这就看你怎么使用,要是你来用,我能将曹孟德玩的连衣服都当了,只能以物易物。”

    刘巴沉默,他突然发现他跟陈曦比手段跟孩子没啥区别,换游戏的说法,你还在用紫装,原以为对手用的最多是神装,结果最后却发现对手已经在用代码了,这根本没在一个层次。

    “好了,该说的我已经说的差不多了。”陈曦笑眯眯的看着冷汗淋漓的刘巴,诈唬一下刘巴,让他灭了那些投机取巧的心思,乖乖的做钱庄即可。

    反正钱庄铺设到位之后,在曹操那边加成二成的治下建设速度的同时,刘备这边会加成五成的建设速度,这要还是能被反超,那陈曦只能说荀彧顶三个鲁肃和他自己了。

    “多谢陈侯教诲,巴回长安之后定然管理好钱庄。”刘巴叹了一口气,面色有些萧索,他已经灭了争胜之心,回长安之后就做自己该做的事情就行,至于勾心斗角的事情他也没心思了。

    “子初,回转长安之后,见到曹司空,记得给我带一句话,就说我问他,这天下是谁人的天下,让他多想想。”陈曦眼见刘巴的神色就知道对方的想法,于是笑着说道。

    “好,此话定会带给曹公。”刘巴点了点头,不由得腹诽陈曦到底想要说什么。

    说完陈曦再次端起茶杯,这次的手法就和之前有了明显不同,很明显的端茶送客的手法,这要是之前刘巴肯定是理也不理,不过这个时候陈曦才教授了他那么多的东西,所以很承情的离开了。

    目送刘巴离开,孙策那一方问题不大,有袁术说和,只要孙策确定自己彻底失败,为了自己的家人还有手下他就很有可能投降。

    加之孙策算是这个时代中除了刘备之外所有君主中唯一一个知道百姓重要性的君主了,所以除了庐江屠杀陆家泄愤,就没做过泄愤屠城的事情,基于这一点陈曦还是愿意承情的。

    也就是说剩下的就是曹****,这个时代的精粹人物之一,只不过和孙策不同,曹操的话,陈曦也着实没有把握折服,他所能做的也就只有缓缓试探这一条路了。

    如果三年间曹操依旧还是视中原万民于无物的话,陈曦也只能下狠手将曹操直接推掉了,省的曹操做出绑架万民胁迫自己的事情。未完待续。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