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二百六十三章河北多名士,谁如审正南

    审配如何会是不冷静之人,相反他大多数的时候比天下九成以上的人都智慧,也都冷静,如此强行御使自己精神天赋,更多的是不甘心,也更多的是希望自己能帮袁家支撑住基业。

    如果说在袁绍刚一阵亡,审配,荀谌等人还有此战不过是意外的想法,但是等到刘备占据了冀州大部,暗藏在冀州的间谍趁着户籍还未完全修正,无数的情报送往了审配的手上。

    顿时审配就明白双方之间的差距,可以说若是当初知道刘备麾下真正的情况,审配绝对会不惜一切代价强行抽调冀州,并州,幽州所有的兵力,顷北方近百万的兵力在三个月之内,一战定下气数!

    这也是审配在得知真实情况之后,自觉当初唯一一个翻盘的方式,至于其他,审配只能说一句,神通不及天数!

    只有以远超刘备的兵力,顷北方所有的力量,趁刘备调令未齐备的时候,一口气平推掉刘备,并且在第一时间像刘备绝杀袁绍一样,将刘备干掉,否则其他方式对于刘备已经无效。

    陈曦当年半遮半掩之下将根基夯的太过厚实,不动则已,一动必然是天倾,非凡夫所能抵抗。

    拥有精神天赋的顶级智者不下于十个,内气离体的顶级高手同样也不下于十个,而且其中拥有军团天赋的优秀武将就有好几个。

    上面这些如果当得起可怕的话,那么拥有二十余万基本不用做其他事情,只用参加战争的职业老兵。以及数目庞大到六十多万的屯田军和职业工程军队,那简直让人绝望。

    审配曾经算过。这么多兵力对于一个势力有多大的影响,最后得出的结果让他无比苦涩。就算当初冀州在手,袁绍如果抽出这样的兵力,整个治下的农业基本都崩溃了。

    这么大数量的青壮年抽调,足够让每一家劳动力不足,而因为劳动力不足导致田亩耕作不够,再继续承受当前的税收,基本当年夏收之后就差不多到了每家破家流离的时候了。

    而刘备治下数目夸张的耕牛却让有人当兵的家庭完。全没有了这方面的忧虑,再加上一些杂七杂八,说多不多。说少也不算少的赏赐,刘备一方根本不存在这种隐忧。

    可以说审配在大量情报的拼接下已经基本明白刘备军当前的情况,甚至从他自己可以得知的刘备一方的支出中,他已经能估测到刘备一方的税收到底有多少!

    平摊下来每一个人的税比冀州这边还多,但是刘备那边却安居乐业,如果税高即为苛政的话,那么刘备这边应该是天下间最为苛刻的政令了,但是刘备却以仁德著称!

    如果到了这个程度审配还不知道怎么回事的话,那他也就不用被称为智者了。刘备一方整体的繁荣度已经远高于天下所有的诸侯了。

    而且刘备现在手上有着两千余万的人口,已经接近乃至大于天下人口的一半了,加之钱粮不缺,兵强将勇。天下大势早已确定,陈曦所言之大势在我,实则不虚也。

    这等程度的差距。审配已经清楚,就算是合袁家。曹家两家全力也无可侥幸,这种实力早已不在一个层面。刘备现在就有平推天下的能力,而且是同时对天下所有诸侯开战!

    这也是为什么审配说不出刘备伪善的原因,只因为刘备蹲在那里已经是最大的善了。

    刘备按捺的越久,统一的动作就会相对较慢,但是天下所有诸侯和刘备的实力差距就会越大,最后刘备平天下,天下人的伤亡就会越小,而这对于百姓便是最大的仁德,舍帝位不取,而以己身护万民,己身不伤,足以称善。

    至于曹操和孙策代表的袁术,虽说看似兴隆,但是审配非常清楚,如果刘备先动手必然是破孙策,所谓的长江天险,在审配看来只是一个笑话啊,刘备走过海路,公孙度走过海路,这一世袁绍都派兵走过海路,而扬州没有海船!

    仅仅就这一个差距,审配看着扬州地图就知道孙策输了,除非孙策能在扬州的海岸线上密密麻麻的驻扎上足够的兵力,然而孙策有一百万以上的兵力吗?

    开什么玩笑,虽说有荆楚之地,又有袁术迁民之举,加上山越等蛮人孙策手上也不过**百万的人口,这还是因为没有被瘟疫肆虐,否则绝对只剩二三百万。

    就这么点人口,孙策就算是王霸之气狂震,也不可能招纳出一百万以上的兵力,而这就注定了孙策绝对不是对手。

    至于趁着刘备发展的时候自己也努力发展超越刘备,这种事情就不要多想了,就算现在将陈曦的位置挪开,坐鲁肃上去,也绝对没有人能比刘备发展的快,单一个萧规曹随,已然没有人能应付的了。

    北定中原一战,刘备和袁绍不论谁赢了其实大势就已经确定,后期双方不论是谁,只要稳扎稳打,天下诸侯基本都是螳臂当车。

    说来若是刘备一方在兖州一战将自己当时四十多万的兵力全部带上,只保留基本足以压制南方正在收拾内部的孙策和西方正在建设雍凉的曹操的兵力,那么那一战袁绍未必会败,而且绝对不会死。

    正因为双方看起来势均力敌,而且谁赢了对他们都没有好处,天下诸侯才坐在台上看着兖州的大战,完全没有下场拉偏架的意思。

    当初兖州大战的时候,袁绍虽说被刘备从兖州南部打到兖州北部,但是包括田丰,沮授这些顶级智者在内的所有人都不认为袁绍比刘备差多少。

    而等到快打到仓亭的时候,刘备一方反倒小败了几场,让袁绍军自觉随着补给线的缩短。战争的延续,刘备一方的耐性还有持续性都在下滑。他们已经看到了胜利的希望。

    然后形势逆转,在曹操。孙策等人根本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刘备军直接屠龙成功,将袁绍干掉,将袁绍一方一众高层砍掉一半带走,将袁绍起家的九州之首直接占了

    说白了,这就是秦赵长平之战,其他国家都在看热闹,都觉得双方战斗力差不多,打起来肯定是两败俱伤。到时候乐的捡便宜,结果坐在看台上的吃瓜群众,吃了两口瓜,却发现赵国已经跪了!

    更重要的是秦国还有战斗力,这个时候所有人不懵才怪,而且比起战国末年的那些迷之智商,曹孙的智商都是相当可怕的。

    当时刘备若真是拉出来四十万大军,那一战就算是赢了,当前天下形势也不会如此的轻松。

    更重要的是。刘备真的那么干了,那就是脑残了,不说别的,曹操和孙策拼着双方内部不稳也要和袁绍联手先削了刘备。在那种情况下陈曦根本不可能保留中原元气,就是想要轻松干掉袁绍都不可能!

    就算三家内部有矛盾,但是以逆境袁绍的锋锐无匹的气势。加上曹操和孙策,绝对不是那么容易能对付的。就算陈曦能赢,以当时的实力强行扫平估计也需要十年。战争打的久了,人类的底线就会变成无底线!

    一开始有陈曦这边压着,曹操,袁绍,孙策也都算得上是英主,百姓可能活的比东汉末年更好,但是只要战争持续下去,迟早生活会变得更为困难。

    就如当初如果真有足够多的粮草,程昱何须进行屠杀,将活人做成肉脯,不是他们不知道善恶,也不是没有底线,只不过形势到了那种程度,什么真善美,什么仁义道德都没有活下去重要。

    仓禀实而知礼仪,衣食足而知荣辱,战争打到最后,刘备就算赢了,估计也就剩下一个民生凋敝的中原。

    没有足够的钱粮建立不起来医疗体系,而没有完整的医疗体系,只需要一场瘟疫,就能灭掉汉末一半的元气,汉末这个时代医生的数量根本不够,当前三神医还只有两个大能。

    虽说这次干掉了伤寒,那要是下次来个流感呢,说不定下一次华佗和张仲景再次找到了解决办法,药草也也是满地图都是,但是制药困难呢?

    张仲景能能掐死伤寒,完全是因为他那个药方你不管怎么煮都没错,万一下一次不是这种情况呢,万一下次是西班牙流感呢,疟疾呢,鼠疫呢,霍乱呢?

    确实有中药能治,而且以当前这俩人的能力绝对能配出药来,但是两个人拯救不了几百万,乃至几千万,伤寒被掐死那次,说起来真的是有一部分运气,万一这药要先煎熬到一定程度才有效呢?

    长时间大规模的战争,对于一个国家的社会结构,职能结构会有摧毁性的打击,简单来说就是,国家一切资源向着战争方向倾斜,其他方面有精力还能顾及,没经历那就不管了。

    陈曦可以笃定的表示,如果当初和袁绍一战的时候真的拿出所谓的碾压袁绍的兵力,那袁绍绝对不会死,甚至袁绍一方的大将都不会重创,而无休止的战争绝对会打数年,直到让天下元气大伤之后,刘备胜出。

    不过那个时候就算是胜出也没有了什么实际意义,追逐的脚步也只能停在中原,可能三十年内都无法再触摸到西域。

    甚至袁绍或者曹操引胡人叩关,陈曦光是让天下恢复到有基础走出中原的元气都需要三十年!

    然而那个时候还能走出去吗,陈曦自己都不信,以曹操,孙策,袁绍的能力,陈曦能赢也需要乱战十年,而那十年陈曦绝大多数的精力都只能放在战争上,而不是像现在这样一点点的进行社会改造,改造到自动有人出去,社会自动平衡。

    我辈动乱天下,然则我辈死前留给后人的定是一个盛世,一个旷古绝今的盛世!

    所谓大势在我,简单来说那就是战国末年,秦赵之战,白起自信自己能击败赵国,别人不知道胜败,但是我已经知道结果。

    所谓大势在我,便是战国末年那秦国,虽说一国之力不能同灭六国,但是秦国知道,奋六世余烈,定鼎天下的必然是我!

    孙子兵法有言,“兵者,诡道也。故能而示之不能,用而示之不用”,所谓的大势不是要将自己的一切展现在别人面前,引火上身,而是让他们按着自己的步调往下走,携大势以迫之!

    袁绍一方的所有人皆是认为再努力一点自己就赢了,却没有想过为什么明明一直是再努力一点就能赢,却一直无法出现战果。

    相反每一次刘备真正下刀的时候,不管对手是谁,结果都是对方倒下,就算在那之前,双方看起来像是不相上下一般!

    当然陈曦也知道这种事情不能做的太多,如果太多了,有可能估计错误反伤了自己,更有可能被人看出端倪,这个时代智者不少,陈曦也不觉得能统统骗过。

    有些时候身在局中,任你智计高绝依旧无法看穿眼前的尘烟,但是有些时候你抓住一些细微的边角却能一窥全貌,审配便是如此,因而在审配看穿这一切的时候便已经清楚自己的结局!

    然而审配终归是忠贞之辈,虽已明白前后因果,却也不愿袁家的一番基业就此拱手,因而前后谋算勾连,以期能延续袁家数年气数。

    至于胜败,审配已经清楚的不能再清楚了,袁家绝无侥幸,就算是他能将曾经的先登再次显现出来,依然无用,刘玄德能毁灭一次,那就能毁灭第二次。

    不过审配依旧如此选择了,甚至于审配已经做好杀掉刘备麾下一二爱将以明己志,和荀谌,许攸不同,审配不需要任何的后路,他在知道这一切的时候已经做好了杀身成仁的准备!

    他审配的主公只有一人,那就是袁绍,既然袁绍已死,自己也不能保住袁家的基业,那就随着主公曾经的基业坠入黄泉!

    可惜军魂就是军魂,乃是一种真实的信念意志,并非任何取巧的手段所能窃取的物件,审配就算有杀身成仁的决心和信念,也无法复原出自己印象之中的先登。

    在军医来之前,审配已经支撑着从地上爬了起来,颅脑炸裂般的疼痛硬是一声不吭。

    【主公,我审配不死,袁家的基业绝对不会他人夺走!】审配面色冰冷,双眼血红的望着北方,无比的坚定。未完待续。

    ps:  投点推荐票和月票啊,守住前一百即可,坐看下个月新的福利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