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二百六十二章 审配的信念

    臧霸和关平这个时候都已经受了一些伤,虽说不算重,但是作为一军统帅已经受伤,足以说明这一战已经到了什么境地。

    【必须突出去!】徐庶心中大骇,但是面色却在尽量的平静,不论如何他也要冲杀出去,就算手下折损超过一半也必须要将魏延,关平,臧霸等人保住。

    “文长,不要犹豫了,驻兵,用军阵破开攻击!”当断不断反受其乱,徐庶在确定形势已经难以掌控之后,当即给魏延吼道。

    “好!”魏延心中滴血的同时,也明白这个时候绝对不能再寄希望于自己能突破进去打开局面,当即抽调云气,准备不惜消耗大军整体实力破开当前袁军的军势。

    原本现在就已经落入了下风,而在这种情况下还抽调己方大军的力量,魏延非常清楚这么做的后果,一旦军团大招不能打开局面的话,那么恐怕折损的人数恐怕会大幅度上升。

    【我恨啊!】这一刻魏延无比的愤怒,无比的痛恨自己不争气,恨自己没有足以和军团天赋相抗衡的力量。

    下一刻无数的云气朝着魏延涌去,在军阵混战中强抽己方云气,魏延部不少的士卒在这一刻都感觉到身体一软,力量突泄,这一刻不少士卒都因为力量突然的下滑而倒在袁军的刀下。

    魏延一刀挥下,凶狠的斩杀了正前方不少的敌人,可惜他这一刀能击杀的敌人,可能都没有之前他抽调云气,导致阵亡的士卒多,更何况这种云气下滑直接影响了全体军士的战斗力和发挥。

    近乎饮鸩止渴的手段,不过很庆幸魏延成功的看到了关平和臧霸,当即一夹马腹朝着前方冲了过去,而魏延部也趁着魏延冲出来的口子杀将了进去,魏延,关平。臧霸三部成功兵合一处。

    审配冷冷的看着这一幕,缓缓地扭头看着荀谌,“友若,我们曾经可不止如此啊。当初,我等何曾被这种程度的军团所逼迫过?”

    荀谌沉默,当初那一场兖州之战,刘备军一方没有军团天赋的将领根本不可能出现在第一线,如许褚。武安国那种猛将,率领着相当强大的精锐,硬是不能冲杀进去。

    “当初尚觉得正理暴躁,而现在失去了他,又无比的想念他和他的先登。”审配低沉缓慢的声音缓缓的浮现,“当初的先登,请允许我承接你们的信念,传承于后来者,先登死士……”

    审配低沉缓慢的话音如同炸雷一样惊醒了有些沉默恍惚的荀谌,曾经我们见证过的巅峰。我们的巅峰从来不是之前看到的那些,而是先登那每战先登,悍不畏死,舍生守卫袁绍的信念!

    审配疯狂的激发着自己的精神天赋,复现着过去曾经加持在袁军身上的一切,军魂不灭,审配坚信如此,袁绍军之中有不少曾被这种坚实信念所感染的士卒,这就是传承先登的火种!

    随着审配疯狂的激发,袁绍军之中某些士卒身上开始出现了共鸣。先登标志性的血色气息开始浮现,血色肃杀的气质逐渐形成。

    随后那些认同这份信念的士卒气势开始节节攀升,并且开始自发的勾连那些同样气质的士卒,随着这些人的气质。信念开始勾连,他们身旁的士卒也开始逐渐的被侵染。

    一大片先登标志性的血色出现在了袁军阵中,一百人,三百人,八百人,一千人。越来越多的士卒开始勾连那份信念。

    这一刻荀谌已然目瞪口呆,而徐庶和魏延作为知道这是什么的人已经手脚冰凉,不仅仅是沮授的精神天赋,现在连先登死士也已经出现了,而这种情况,任他徐庶有通天手段,也只有束手!

    两千九百九十八,两千九百九十九,这一刻仿若先登再一次从阴司归来一样,不管是煞气,还是气势都强的让人颤抖。

    这一刻刘备军的士气几乎已经到了冰点,魏延的军士是真正参加过兖州大战,也远远的窥视过先登到底是什么概念,那根本不是精锐这个层次足够应对的级别!

    别看现在先登已经全灭,从将领到正卒一个不剩的全灭,但就算是如此,天下间承认的强兵依旧有一支是先登死士!

    现在那一支已经全灭的军团生生出现在他们面前,就算是以刘备军的强势这一刻士气也骤然下滑。

    同样在徐庶和魏延看到这一支招牌明显的强军之后已经做好了全体阵亡的准备,然而就在先登死士即将完整登场的瞬间,之前还暴强的袁军整体实力骤然掉落了不少。

    “这是?”徐庶第一时间发现了这个情况,不过这个时候刘备军的士气已然跌倒了冰点,加之兵力损失过大,当即不再有丝毫的犹豫,强令魏延三部朝着东南方向突围。

    审配一口血吐出,瞬间原本因为先登即将回归而显得红润的面色变得腊白,随即审配身子一软跪倒在地,上身不由的前倾,好在审配伸手撑住了大地,随即一脸的凄凉。

    “就差那么一点……”审配一边吐血,一边咳嗽,就差那么一点,只要再进一步,完整的先登就能被他彻底复原出来,他们也就有了喘息之机!

    “快,军医,军医!”荀谌大吃一惊怒吼道,那里还不明白审配是被精神天赋反噬了,戏志才怎么死的别人不清楚,荀谌还是知道的,精神天赋并不是没有副作用啊!

    审配缓缓地抬起自己的左手,“友若,毋须如此。”

    “正南,你难道不知道你精神天赋的上限吗?”荀谌看着还能自若说话的审配心下略微放心,但随后就更是感到苦涩,于是怒斥道。

    “怎么可能不知道,没有靠近上限可能不知道,但是做到这个程度岂能不知。”审配抹了一把嘴角的血渍,翻身倒地看着荀谌说道。

    这一刻审配的颅脑就像是要爆炸了一般,身上的肌肉不由自主的颤抖,但是他却依旧平静的看着荀谌。

    “但是知道又能如何?我审配岂是如此容易会屈服之人!”审配双眼无比冷傲,这一刻他的意志近乎克服了一切的疼痛。未完待续。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