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二百五十九章 徐庶的担忧

    “崔钧恐怕是所图甚大。”荀谌看着审配有些艰难的说道,那是一个他非常看好的青年。

    “嗯。”审配却没有多少在意,神色非常的淡然,“这件事你不必放在心上,我自己会处理好的。”

    这也是现在审配最心痛的地方,当初袁绍麾下那庞大而又优秀的谋士群已经凋零的七七八八,当然对于审配来说,凋零不可怕,可怕的是,人心已经开始散了。

    “这件事你可以交给子远去处理。”荀谌思虑了一瞬之后开口说道,审配现在肩负的任务实在是太重了。

    “也好。”审配点头,随后两人便不在说话,静静的整兵备战了起来,说来至今荀谌也不知道审配的精神天赋是什么。

    当夜,徐庶和往常一样命人往营地外围洒满清水,然后选择了两套口令,作为外寨和内营交接的方式,巡逻的刘备兵则是和往常一样十人一队进行巡逻。

    整个营盘扎的非常结实,基本上属于看了营盘你就对于攻打失去信心的典型。

    这大概也算是徐庶的谨慎,他知道自己只善于破招,不善于防守,所以在战场上一贯是以攻对攻,唯独在扎营的时候无比谨慎小心,甚至还系统性的学习了营防布置。

    可惜就在这样的情况下,审配率领着三万多人前来夜袭,哦,不应该说是夜袭,而应该说是强攻营地,因为审配完全没有掩饰的意思,他是打着火把直接冲过来的。

    三万多人打着火把。蔓延出好大一片,早在十数里外刘备军巡营的士卒就发现了这群人。然后早早的禀报了徐庶。

    当时徐庶出营看到这一幕还在笑荀谌技穷,因为这一手荀谌玩过。一个人举上一个杆杆,上面插上一排火把,晚上五千人伪装成五万人,分了十路,将徐庶包围了一次,那次真心将徐庶吓住了。

    徐庶当时都以为荀谌突然来了援军,但是由于袁谭的士卒夜里视力都不怎么好,又不想让自己跑掉,所以连夜打着火把出城分作十路将自己包围好。就等第二天一声令下四面。八方一起攻击。

    被五万人四面八方团团围住的徐庶,当时的心情就是一个拔凉,等以至于徐庶当时都想好撤退路线了,结果荀谌将徐庶吓了半夜,然后就施施然离开了。

    第二天徐庶知道事实之后脸都黑了,自然刘备军高昂的士气被这么吓了一次也是大衰。

    徐庶以为这次又和上次一样乃是疑兵之计,然而事实告诉徐庶,幽州就是不按常理出牌。

    上一次袁谭军只有那么点人来逗徐庶,不敢靠的太近。但是这次三万多人,审配明火执仗的冲到了徐庶大营面前,在双方还有一里路的时候,靠着月光。徐庶已经知道对方这次实打实怕有三四万人!

    在看到袁谭军的数量,徐庶当即命令刘备军收缩后撤,虽说合魏延。臧霸,关平三部他现在也有一万出头的兵力。加上他那具有特别效果的精神天赋,打三倍问题不大。

    吕旷和吕翔以及淳于琼在审配的调度之下。以一部之力从刘备军正营的营门之内杀了进去,随即关平率领着自己的兵马堵了上去。

    不管是兵马的精锐程度,还是对于营盘的熟悉程度,亦或者在这种半月的月光之下双方视力的差距,刘备军都占有相当的优势。

    因而初一交手,关平便成功将吕旷率领的一部兵马压了下去,而且学着关羽的招数,积蓄起内气,混合着云气,一刀在吕旷大军的云气上开出一道口子,顺势便冲杀了进去。

    吕旷麾下的士卒多半也是参加过袁刘大战的精锐,在战斗力上并不逊于刘备军,所虑者不过是天色过晚,吕旷的士卒看向刘备军多是影影绰绰,而刘备军则是两眼清亮。

    在这种情况下关平几乎没有花费太多时间就破开了吕旷的亲卫和吕旷短兵相接起来了,双方虽说皆是因为云气被压制了多数的内气,但是关平靠着青龙刀依旧在数招之间压制了吕旷。

    “这情况……”徐庶看着外寨中央一线的战斗微微皱着眉头,并非是因为他们落入了下风,相反中央一线的关平已经占据了极大的优势,根本不需要他的指挥,就能击败吕旷。

    “徐军师,你在犹豫什么?如此大好时机,胜败在此一举,为何不全力攻击?”臧霸这个时候也看到了战机,他们的士卒在夜战方面极有天赋,今夜大破对方并不是问题。

    “我心下有一些不祥的预感,这不像是荀谌的手段。”徐庶沉吟道,心下有些踟躇,不过不等臧霸开口斥驳,徐庶就下定了决心,“臧将军率兵冲击对方右侧,全力出手,莫要有任何的懈怠!”

    刚准备斥责徐庶没有为将者气度的臧霸听到此话,也不多答,当即率兵朝着对面袁军殿后的士卒右侧冲杀而去。

    “元直,可是我要冲击左侧调度僵化之处?”魏延在臧霸冲杀出去之后当即问道。

    “不,不用,你按住你手下的三千余精兵,我担心对方有什么后手,从这群袁军出现之后,我就心有不详的预感!”徐庶自知自己很难劝住臧霸这种沙场宿将,所以将之放开,但是魏延那就不同了。

    “不是吧!”魏延一脸不高兴的看着徐庶说道。

    “放心,以后有的是仗可以打。”徐庶笑着对魏延说道,“现在暂且按捺一时,袁谭军我们已经击败过不少次了。”

    臧霸的麾下如同猛虎一般冲入战场之后,一阵舍生忘死的拼杀在袁谭军的右部成功撕裂了一跳口子,随后臧霸亲率亲兵从中杀入了进去,就差将袁谭军懒腰截断。

    【奇怪,明明形式大好,而且我军几乎已经锁定了胜局,为什么我心下的不详的预感不但没有减弱,反倒还有增多的趋势,难道危险不是因为对方?】徐庶看着战场的形势,眉头都拧出来一个疙瘩。

    未出鞘的宝剑永远是最好的威慑,而宝剑一旦出鞘,那不过是一把杀人的利器,再凶也难保持曾经的威慑。未完待续。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