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二百四十三章 兵权交割

    田豫确实当得起良将之名,不管是心性还是他的能力皆是如此,诸葛亮有些明白为什么公孙瓒在败亡之前,要选择这么一个不是和他非常亲近的官员作为自己意志的继承者。

    在仔细观察之后确定没有太大的疏露之后,诸葛亮也没有告知田豫他发现的那些错漏,只是让麾下士卒按照他的方式安营扎寨,用其他的方式弥补了田豫的错漏。

    虽说没有太多的实践,但是诸葛亮的眼光还有学识却轻松的识别出其中的优缺点,系统性的学习营盘布置这种事情,也只有像诸葛亮这种人才有这样的时间。

    将士卒布置好了之后,张飞带着诸葛亮和一干将校前往中军大营,这个时候满城飘散的皆是饭香。

    “翼德,请了。”田豫亲自为张飞打开营帐,请张飞进去,这种行为瞬间结束了之前的主客之别,此营以张飞为帅。

    “国让随我一起。”张飞笑拉着田豫一起进了营帐,虽说对方很自然的倒向刘备,但是也不能就这样接过田豫的兵权。

    诸葛亮随后轻笑着跟着张飞和田豫进入了营帐,田豫到现在都没有想明白张飞身后跟着的这个人到底是什么身份。

    进营之后,张飞看着空落落,只有数名传令兵的大帐微微有些动容,而诸葛亮心下却是感慨田豫此人确实识趣。

    “将军且上座,我这便命人击鼓升帐,以邀那些暂时委任的各级将校。”田豫进入帐中做出了一个请的动作,主帐之中的上座只有一处,那就是主帅的席位。

    “国让毋须如此。”张飞抱拳一礼,他和田豫毕竟共事过,所以能理解田豫现在的想法。

    “我本就有投效玄德公之心,可惜之前背负公孙将军遗愿,不能南望,现如今既有机会。岂能放过,翼德还是上座。”听到张飞听自己表字,田豫面容一松,但是动作却没有停滞。

    张飞坐到主位之后。田豫又让一众将校全部坐下,随后才命令一众传令兵击鼓升帐,召唤他的临时委任的那些将校。

    也是这个时候田豫才注意到诸葛亮坐在左手第一位,这可不是田豫认为的张飞子侄所能坐的位置,起手第一的位置。不是主帅的心腹大将,便是中军参赞。

    不过这个时候田豫也不好意思发问,静静的坐到另一边准备回头再询问张飞这件事。

    很快田豫手下的将校就赶了过来,进入中军帐中看到主座上的张飞微微一愣,虽说他们都已经知道田豫的想法,但是田豫能如此迅速的交割也确实出乎了他手下的意料。

    不过这个时候不是说这些的时候,领头的王瑜拱手一礼,“幽州王豫,王延方,见过将军。见过诸位同僚。”

    诸人皆是行礼,随后王瑜便快步走到田豫的旁边坐下,开始闭目养神,而这个时候诸葛亮已经开启了自己的精神天赋。

    【这个人可用,是田豫的铁杆,虽说不满张将军为主帅,但坚决服从田豫的指挥。】附加上贾诩的细微分析,法正的人性把握简直准的可以去装神弄鬼,仅从一个人的神情就能分析出一个人的心态。

    田豫麾下的将校都在三通鼓之内赶到了中军大帐,不过有几个将校明显是踩着点来的。

    诸葛亮则是将每一个出现的人都默记在心中。哪些可以用,哪些需要冷藏,哪些需要处置,诸葛亮已经心里有数了。至于这其中会不会有人非常有能力,这对于诸葛亮来说并不重要。

    惊才绝艳的人物总归是少数,中人之姿天下一大把,只要愿意,以刘备现在的势力随随便便就能弄到不少。

    诸葛亮将每个人记到心中之后,默默地关掉了自己的精神天赋。随着他年龄的增长,精神天赋的反噬再次小了一些,不过精神量的消耗再次加大,因而在关掉精神天赋的时候诸葛亮再次骂了一句庞统。

    “阿嚏!”庞统对着周瑜打了两个喷嚏,随后不满的揉了揉鼻子。

    “士元,需不需要给你找个医生?”周瑜一挑眉笑问道。

    “我的直觉告诉我有人在骂我。”庞统非常不高兴的说道,“对了,我们之前说道哪里了?”

    “说到吞并交州。”周瑜盯了两眼庞统之后放心了不少,“以我们的实力攻击交州不是问题,但最大的问题在于气候和瘴气。”

    “我们确实不适合长久呆在那种地方,但是五溪人和山越人很适合那种环境,我们可以让他们成军攻打交州,单收其心并不够,还要让他们明白是什么换来了他们的生活,是因为为我们征战!”庞统也知道那地方不适合汉人久居。

    “只是如此,就算攻占了交州,又怎么能属于我们?”周瑜心下无奈的说道,用蛮人他刚也想过,但是这里面有一个很大的弊端。

    “……”庞统,上下打量着周瑜,“公瑾,你是不是将你的精神天赋套到了自己的身上?”

    周瑜一愣,随后赶紧解开自己的精神天赋,脑回路瞬间恢复正常,“昨天在安抚伯符,都忘了这回事,就说我今天脑子怎么有问题。”

    “我们修一条直通交州的官道如何?”庞统翻了翻白眼,他也是和周瑜混久了,有一次无意间询问才得知周瑜精神天赋的。

    之前他一直以为周瑜的智力起伏非常大,强的时候连庞统都非常忌惮,弱的时候庞统觉得自己应该能吊打。

    “不了,修官道不如修河道,我们荆扬以水利著称,多修河道,一方面有利于耕种,另一方面也有利于交通,南船北马说的就是如此,既然我们在陆路不是对方的对手,那就将他们拉到不擅长作战的环境。”周瑜笑着说道。

    “这才是周公瑾。”庞统笑着说道,“你以后可别上战场的时候将精神天赋套在自己身上,那样你可能会丢人丢大发。”

    “跟伯符在一起经常会忽略这件事。”周瑜也是无奈,就算智力被自己的精神天赋压制,对于孙策他也有智商上的优势。未完待续。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