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二百四十一章 公孙伯圭的遗志

    “吾乃张翼德,尔等何人?”张飞大吼一声,勒马前行,这个时候张飞的亲兵也跟着绕了回来。

    “我等乃是前易侯麾下,田将军的戍边士卒,得知玄德公回归幽州,前来迎接。”一个骑兵远远的吼道。

    “你说你是谁的麾下?”张飞大吃一惊,他好像听到对方说是他们是公孙瓒的麾下,这怎么可能,随后猛地想起陈曦说是到时会有另一部幽州本地的援军。

    “我们乃是前易侯麾下!”田豫的亲兵大吼道,随后又命人将能证明自己身份的东西呈禀了上来,当年公孙瓒知道自己败亡,将戍边将士交给田豫的时候,就留下了证明身份的东西。

    张飞打开对方呈过来的帛书,公孙瓒的字迹他是认识的,但天下要能模仿字迹到惟妙惟肖的人不在少数,但是加上那一个印章和其中内容之后,张飞瞬间就相信这是真的。

    “列队,迎接!”张飞当即命令自己的亲卫列队做好迎接这几名士卒的准备。

    诸葛亮这个时候也接过了张飞的递给自己的帛书,里面的内容不多。

    “玄德吾弟,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我大概已经死了,不过刘老弟你大可不必为我伤心,我知道我若身死,必然是自找,然则我公孙伯圭虽死,却有一桩心头之事未了,想来玄德也不想让我死不瞑目吧。”

    诸葛亮沉默的看着帛书上的内容,公孙瓒信的文笔很烂,但是其中却流露出一种洒脱和自然,对方仿若已经不介意死亡了一般。

    “对于刘伯安,现在想想那不过是私仇,我二人政见不合,我死他退,说不得谁输谁赢,但塞北胡人乃是我汉室大患,当年白马义从所向。诸胡退避,现如今白马具丧,公孙一死,北方胡人必趁乱而起!”

    诸葛亮神色微微凝滞。不知道该说公孙瓒是眼光好,还是对自己有超乎想象的自信,但事实上也确实是公孙伯圭刚刚倒下,塞北胡人就开始大规模入侵。

    “我所留给国让的三万幽州戍卒,以及一万三幽州骑。防御普通的胡人入侵绰绰有余,然则对于胡人,只守不攻只能助长其气焰。”

    诸葛亮在看到这句话的时候心下不由得有些触动,公孙瓒这个人确实有很多毛病,但是能得到北地大多数百姓认可,也确实有着自己的魅力,至少身死而留保境之兵确实超出了诸葛亮的一贯的认知。

    “以兄之愚见,胡人杀我一人,我杀胡人百人,胡人屠我一村。我灭胡人一部,胡人南下而牧马,那我便北上而猎胡!”

    看到这句话,诸葛亮就算隔着一张绸布也能感受到公孙瓒对于胡人毫不掩饰的杀意。

    “刘伯安曾经和我谈过,说是杀戮只能让双方的仇怨越来越大,我当时嗤之以鼻,现在我死了,但是同样嗤之以鼻,杀戮确实解决不了问题,但是杀戮能解决胡虏。杀他个天昏地暗,血流成河,乌丸西迁因我而起,东鲜卑不敢牧马幽州同样因为我活着!”

    不知道为何诸葛亮居然在这上面感受到了一种挑动人心的热血。公孙伯圭确实刚愎自用,确实不识天数,但是不可否认,对于北地汉民来说他之前所做无愧于英雄。

    “杀一万他们会来,那就杀十万,杀十万他们还会来。那就杀一百万,杀到草原染血,北海为之艳红,当年匈奴南下,甘泉为之火焚,现如今他们哪里去了,仇怨再大又能如何?死亡终将是敌人的归宿!”

    “我等有何畏惧,为己尚且不惜身,为国为民又何惧死?我泱泱华夏岂能让胡虏折辱,玄德吾弟,为兄在九泉之下恳请你替我护佑北地百姓,莫让胡虏折辱华夏之威,兄拜谢。”

    诸葛亮看完整封信整个人都有些不在状态了,以前地处中原的时候觉得公孙瓒的做法有伤天和,等到后来到了刘备这边接触到了北方真实的情况,对于公孙瓒有了一些理解。

    可所有的理解,没有诸葛亮拿到公孙瓒的这封信震撼,这几乎算得上是公孙瓒的绝笔,一个人死的时候能一边说着自己刚愎自用,一边又保持着自己绝对的信念,大概也算是英雄吧。

    能让手下一起跟随着赴死的主将,不说其他,至少他们确实是有英雄的一面,而公孙瓒虽说在内战的时候确实有些丢人,但是在对外上他从来没有怂过,就算是死了,也仍记得要扫平胡虏。

    将帛书收好,诸葛亮微微有些沉默,公孙瓒对于胡人那满腔的杀意透过书信都能清晰的感受到,如果这个时代是治世的话,他可能真的会成为一个边疆的元勋。

    张飞虽说已经确定信的真实,还是小心的试探了几下,最后确定无误之后,当即命田豫派来的士卒带领他们前去田豫驻扎的地方。

    对于公孙瓒信中所写的东西,张飞是信的,公孙瓒虽说有很多的毛病,但是有一点张飞绝对认可的,公孙瓒信奉的是汉胡不两立,而且公孙瓒也确实能做到,胡屠我一村,我灭胡一部。

    这也是到后来胡人远远看到白马就避开的原因,公孙瓒从来不接受胡人的威胁,别说你抓了公孙瓒的族人,公孙瓒的手下,就公孙瓒那性格,你就算是抓了公孙瓒的兄弟,公孙瓒也不会和胡人妥协。

    所以到后来胡人坚决不抓公孙瓒那一系的人,公孙瓒的报复比胡人的报复更狠,而且公孙瓒也比胡人更强,强到胡人见白马而避之,这不是因为什么仁德,不是因为什么安抚,就是杀。

    公孙瓒对于胡人的管理办法就一条——杀,像清地图一样杀光,将所有人的仇人统统杀光,杀到没有仇人为止,别管会不会杀了小的,来了大的,杀了大的,来的老的。

    同样张飞是非常认同这种方式的,因为他是涿郡人,他小的时候是真正见识过胡人入侵的惨烈,所以对于胡人有过愤恨,曾经他不过是马弓手,而现在他已经是率兵数万的统帅。

    【公孙将军,您曾经的肩负的任务由我张翼德扛了,我张翼德只要活着必然让您的幽州再无需担心胡人南下!】张飞默默地下定了决心,公孙瓒的信也挑起了他记忆中的场景。未完待续。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