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二百三十八章 主流之下的异端

    避世隐居去修书这种事情,对于这个时代的大儒来说并不算什么陌生的事情,准确地说,他们经常这么干。

    加之奉高这地方确实有些繁华的超过了这些大儒的想象,到处都是买东西的,到处都是人,这确实是治世和繁荣的盛景,但是很明显这种地方不适合于修书。

    就算简雍给这群人布置的地方都是非常僻静的院落,但是出来进去见到人挤人,就算以大儒的心境也有些波动。

    没办法繁华迷人眼不是说笑的,修书这种事情找个僻静的地方一边思考,一边撰写才是最符合他们心态的。

    因而在简雍将所有人聚起来说:“奉高实在不适合修书,我们还是去泰山里面找一个幽谷避世隐居,调养一番,呆在那里修书算了。”

    自然所有的大儒都同意了这个提议,他们不怎么介意吃住,这群人有一大半都曾经做过开片地,自耕自作。

    住山谷什么的完全没有问题的,因此简雍将这群人,还有这群人手下最优秀的二三弟子全部带上,带上吃穿用度和护卫,呼啦啦的百多人去了泰山某一个山谷,进行避世修书。

    简雍开口说是既然要悠远偏僻那就往里多走走,反正又有二十多精锐军士护送,完全不是问题,因此走啊,走啊,最后让一群人自己都分不清方向了,才找了那个偏僻的山谷。

    这个山谷是臧霸等人在泰山里面找了好久才找到的,而且地方极其偏僻,一般人没有人引路都没有办法找到,同样一般人要出去没人引路估计也只能喂了老虎。

    这地方毫无疑问,非常适合隐居,尤其是在二十多个军士将山谷的谷口堵住之后再无丝毫危险,谷内一干吃喝用度布置好之后,所有的大儒都开始了精心修书。

    甚至于在这种山清水秀的地方住了半年后,发现自己思如泉涌,一部分大儒都没有兴趣出山了。尤其像王烈那种无儿无女,了无牵挂,就喜欢修书养气养德的家伙。

    呆在这种深山老林,不为吃喝用度感觉到忧虑。凡俗之事不沾己身,心灵无比平静的读着先贤的典籍,回悟着自己曾经的感悟,对于王烈来说,没有什么比这更让他快乐的事情了。

    当然等他们知道自己儒家都快被百家拍死了。还能保持着这种心态的人那真就寥寥无几了。

    “什么康成公去了泰山深处修书?”一个儒家士子一脸抓狂的看着面前的郑玄学生。

    “敢问师兄找老师可有何事?”郑玄的弟子一脸平静的问道,颇有天塌不惊的气度。

    “王公,管师他们呢?”那个士子当即询问王烈,管宁等人的踪影,“还有庞公他们呢?”

    话说庞德公这个人挺奇怪的,之前为了庞统一直没打算离开荆州,结果等出了甲骨文,号召天下大儒辨别的时候,庞德公毫不犹豫的就跑到了泰山,压根不担心自己被扣押。

    同来的还有荆襄的司马徽。总之挖甲骨文和探索百家源泉易之前的根基,以及字典字源这件事,确实将天下儒家有名有姓的儒家大能一网打尽了,这对于儒家确实是盛事!

    “都去了,老师觉得奉高太过嘈杂,早在数日之前就去了泰山深处进行避世修书,我的两个师兄也跟了过去。”郑玄的弟子王经不解的看着这个已经有些慌了的儒生。

    “完了!”那个士子苦笑,儒家也不是集体反射弧过长,可能已开始没有发现许子将榜文之中的隐秘,但是时间稍微放长他们岂能没有察觉。结果还是晚了!

    郑玄的学生一直闭门修书自然不知道被天下炒的大热的文臣榜,准确地说,陈曦也没打算上泰山地区过早的知道这个榜文。

    也好在这个时候信息传播速度和传播渠道都非常有限,官方伸手掐断。泰山的一干大儒没一个知道这个事情。

    那个士子眼见郑玄的学生一脸不知情,赶紧将整件事前因后果给郑玄的学生说了一遍,“我们需要赶紧找一个人出来主持大局。”

    “这样啊,曲汉谋如果能做成此事,我儒家莫说退后一步,就算再退三步。退到汉初又能如何?”王经听完之后反倒不觉得惊讶。

    “你怎么如此去想,此事已经不再是曲汉谋一人之事,而变成百家针对我儒家!”焦贤斥责道。

    “难道百家为我儒家矫正错误有何不对?”王经笑着答道,“既然知错为何不改,既然有错,为何不能被人指出?是非功过而已,岂有隐瞒之意义?”

    王经有一句话没说,那就是儒家有错,但是同样有功,至少儒家立德,且在这独尊儒家的三百年间并没有犯下不可饶恕的错误,既然如此又岂是百家一时之间所能打倒的,不过是风水轮转罢了。

    “你为何如此蠢笨,难道你想让那些泥腿子踩在我们的头上吗?”这个时候一部分儒生已经看穿了那份榜文隐含的东西,那是要提拔农工商这种贱业啊!

    和百家光脚不怕穿鞋的不同,毕竟百家很清楚,如果再不抗争,继续这样下去,迟早自己的思想会泯灭掉!

    阴阳家变成了看风水,寻龙点穴,掘人祖坟;名家的无穷概念和分子概念全成了贩夫走卒的狡辩;墨家的兼爱非攻,机械理论和数学研究,全部成了低贱的下层职业……

    好啊,既然除了你们儒家是人,我们都是低贱的,那我管你们儒家作甚,与其等到某一天我们百家所代表的思想全部成为缪误,我们百家思想的传承者都被你们儒家打成贱业,那还不如现在拼一把!

    “农工商是泥腿子?”王经一挑眉问道。

    “难道不是?”儒生这个时候也顾不上了。

    “怪不得我们儒家要被百家集火,这么想我也觉得应该。”王经扭身就走,“跟你说话的我先是一个农夫,养活了自己之后跟随着老师学习才成为了一个士子,士子来自农工商,先圣因材而施教乃成士,天降呼?”未完待续。

    PS:  求点月票,让我保持在前一百,多余的可以投给要离的我要做皇帝,虽说我很想看他被姐姐罚跪键盘……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