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二百二十五章 千年的经验

    “没有啊,陈家没怎么坑我,至于败类谁家都有,再说我也不怎么计较这些。”陈曦无所谓的说道。

    以德报怨做不到是真的,但是看着以前欺负过自己的人在自己面前和蝼蚁没什么区别,陈曦还真没心思上去补一脚,在陈曦看来,自己现在的情况对于对方来说已经是最大的麻烦了。

    陈曦可是一点都不相信,有人在发现自己前两年欺负的龙套已经成为了******总理还能吃得香睡的稳。

    真有这种心大的人,陈曦绝对说一句服字,他根本不需要做什么,官僚主义,家族内部自然会解决。

    “那家主可是觉得陈家这几年来支持不够?”陈尚看着一脸无所谓的陈曦也明白并非他们所想。

    “没什么啊。”陈曦反应有些迟钝,“你们的支持,让我想想啊,其实就那四千工匠非常有用,其他的都没什么了,作为善于锦上添花的你们,让我的工作降低了一些难度。”

    陈光和陈尚对视苦笑,感情他们陈家作为天下有数的世家价值就这么点了,他们的政治力量,固有民心,难道都不算什么吗?

    “敢问家主,是谁提议让陈家前往西域的?”陈光咬牙直奔主题,虽说他知道陈曦既然通过了,那就说明此事对于陈曦来说是可以接受的,但是陈家其他人至少要知敌人是谁。

    “我提议的。”陈曦无语的看着陈家长老,“我不提议,谁敢提议,非军事事件都是由我做主的。”

    “家主啊,你就忍心你的族兄族弟去那遥远的西域吗?”陈尚都快哭了,从贵族时代开始,一两千年了,没见过这么不顾家的家主。

    “哦,西域挺好的。”陈曦翻了翻白眼说道,“我钦点的。子敬还劝我,不过被我驳回去了。”

    陈尚和陈光这个时候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发扬高风亮节也不是这么发扬的啊,陈家怎么就摊上了这么一个家主。

    “好了。我知道你们什么意思,但是……”陈曦面上的嬉笑尽退,变得严肃起来,“从现在我说的每一句话,你们记住出我之口。入两位之耳,非为族中效死之人绝不能告之!”

    陈光和陈尚看着陈曦发寒的双眼,来了这么久,温文尔雅的陈曦第一次露出这样的神色。

    眼见陈尚和陈光已经做好了准备,陈曦命陈芸将地图拿了过来,然后在后墙挂好,随后陈芸就低头在那里候着。

    “尚长老应该还记得我曾经说的,以一两个大世家控制一个小国。”陈曦也不说背后的地图,只是提及曾经说过的事情。

    “家主确实曾经说过,尚回陈家之后也曾派人推演过此法。确实可为,但是一则小国寡民,二则靠近汉庭,我等世家地处中原遥遥控制即可,何必迁到那等蛮荒之地。”陈尚点了点头说道。

    陈曦当时提出这个计划,算是半忽悠陈尚,但是陈尚却信以为真,回家就找人推演,最后得出的结论是这是一条不错的战略,可作为陈家的一条后路。回头只要再找一二世家就可联手布局。

    这样世家主体地处中原,可以享受汉室之广袤,又有一条生财保命的道路,事有不妥大可退回他国。花个一两代卷土重来,所需的不过是在他国秘密布置。

    只不过到现在陈家还没选好第三家联盟的,当然第二家已经选好了,就是荀家,这两家相交百年,对对方都知根知底。也不用担心被对方给坑害了,而且双方底蕴也都非常深厚。

    第三家本来敲定是司马家,虽说家底比较薄,但毕竟算是陈家自己人,有了帮衬也好应对荀家,荀氏八龙还没死光,下一代逆天的都出来了,陈家虽说也不错,但猛虎架不住群狼啊,总得找个帮手。

    不过最近司马防又在生儿子,人多嘴杂,陈家觉得还是等一等,反正世家做事情都是按照几代在算计,也不急于这一时,着急求登顶的世家没记错的话都死了。

    也只有这种不急不缓,按照几十年去算计布局的家族,有闲情雅致坐看天下风云,反正灭不了家他们就有的是时间,看他起楼,看他宴客,看他,楼,塌了!千年世家就这么有时间看笑话。

    “哦,那个计划我推翻了。”陈曦随意的否决了陈尚耗费大量心血,说出来让陈光两眼放光的计划,这一刻陈尚只感觉有一口老血在自己心头淤积着,真的有喷陈曦一脸的冲动。

    “家主……”陈尚面色青白,“就算您推翻这个计划,至少也要给个理由啊,这几乎算是利陈家百年的计划啊!”

    “因为太小了,我知道你们呆在汉室主要就是因为这里地大物博,喏,我变更了计划,准备给陈家一个国家。”陈曦平静的说着让陈尚心脏要爆的话。

    陈光这个时候呼吸也明显的沉重了很多,不过随后他就冷静了下来,平复着自己的心态,“家主,陈家曾经两次拥有过王位,然而对陈家造成最大伤害的也是那两次失却王位。”

    陈尚这个时候也平复了心脏,接过陈光的话茬,“一次,陈家主脉只剩下嫡系一人,一次若非早有预料,提前分家,宗族嫡系难留一人,帝位对于千年世家来说,若非迫不得已,绝对不会沾手。”

    “我们都只是推波助澜,谁曾见我们站立于风口浪尖。”陈光面上居然出现了一抹嘲讽。

    “让家族长存最好的办法就是推出分支前去朝堂,收罗寒门在文武百官中形成我们的力量,若非乱世清洗,何曾见过我们亲自走上台面。”陈尚也是如此神色,能熬过五百年的家族,长老不说别的,脑子都清晰。

    “我们这些人年轻的时候都会去做官,但是到时候差不多,能退都会退,就算国家再招我们也不会再去。”陈光点了点头说道。

    他们在年轻的时候锐意进取,张扬风采,作为家族的口舌,但是到了一定程度,头脑清晰就会退下来,只留下少数适合的人作为他们这个势力的头头脑脑,保证本家在朝堂的话语权。未完待续。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