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二百零七章 信任啊~

    等马腾赶到的时候,只看到曹昂落寞的身影站在初春的阳光之下,不知道为什么原本温暖的阳光,这个时候却有了些微的寒冷。

    “见过马叔父。”曹昂神色平静的对着马腾一拱手。

    “……”马腾沉默了好一阵之后,他突然发现面对现在得曹昂他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你见到云禄了?”马腾叹了口气说道。

    “见到了,我不过是后来者,赵子龙才更适合她吧。”曹昂的面上浮现了一抹失落,还有些微的寂寥,不过随后就爽朗的笑道,“这样也好,总是比以后才失望,误了终生要好。”

    说完曹昂调转马头,准备回归长安,“马叔父,也不要去追她了,赵子龙确实是良配。”

    马腾沉默,不过在曹昂驾马回转之后,却也像是听从了曹昂的话选择了回长安,一干人马拥簇着马腾和曹昂就这么回到了长安。

    司马懿看到曹昂在马腾一干人的簇拥之下回到长安,心下不由得感叹自己之前眼拙,小觑了天下英雄,不想曹昂居然会有如此心性。

    曹昂以前一直是作为小辈出现在马腾面前的,虽说欣赏,但马腾也从未真正的重视,而这一次曹昂在遭遇这件突发事件之后的表现,不管是冷静的放马云禄离开,还是之后快速的收拾好心态,亦或是路上马腾转移话题时流露出来的才智,都让马腾真正开始重视。

    马云禄的离开对于曹昂来说更多的是失之桑榆,收之东隅,他原本的目标就不是马云禄,在马云禄身上投入感情,只不过是为了让双方的联合有一个稳定的基础,而现在有了更好的方式。

    从官道一路行进到长安,马腾对于曹昂的认知彻底发生了变化。

    因为对于曹昂这个后辈的欣赏,所以为曹昂结识自己女儿大开方便之门,之后又因为自己女儿背离自己和曹昂。致使用情至深的曹昂孤身追逐,由此所诞生的愧疚。

    最后则是因为曹昂当断则断,在心伤至厮的情况下依旧能收拾好心态,不在人前流露出来丝毫的自身的心思。加之一路行来言辞谈吐之间流露出来的才华,彻底征服了马腾。

    原本马腾就有心倒向曹家,不想出现了这种情况,愧疚之心夹杂着对于曹昂的敬服,马腾终于了有了决断。曹家有此人,必定繁荣昌盛,争霸争霸,争得可不仅是一世一代,而是子孙后代。

    马腾自然就此顺坡下驴,虽说没有给曹昂明确的回答,但是看似神情无有起伏的曹昂却已经知道自己成功了。

    【这样也好,空处的曹家宗妇之位也能想想再拉拢一位。】曹昂默默地想到,从最一开始的时候他的目标就不是马云禄,那不过是他通往成功的阶梯而已。

    【看来有必要结好一下曹昂了。没想到啊。】司马懿望着曹昂的背影默默地想到。

    曹昂回到曹家之后不出意外的被曹操斥责了几句,然后让其闭门一月在家修书,而曹昂也可有可无的允诺了。

    就在曹昂迈出曹家正厅的时候,曹操突然问了一句,“你是不是一直都在准备。”

    曹昂迈出的脚微微一顿,缓缓地收了回来,然后扭身看着曹操,“父亲,什么叫做准备,什么又叫做没有准备?”

    曹操看着自己的长子。这么多年一直以为没有长大的曹昂,在这一刻由不得他不去直视,也许自己以前一直没有关心过这个长子,只是严苛的要求着他。

    “你长大了。”曹操沉默了一会儿之后说道。原本他还在思考要不要回头和丁氏谈一谈,给曹昂纳妾安抚的事情,不想却留心到了曹昂的双眼之中的平静。

    曹昂突然坐到了正厅之中,就那么看着曹操,他觉得曹操应该有很多的话要告诉他。

    “你果然优秀的让我惊异。”曹操沉默了良久之后说道,“到底是什么时候的事情呢?”

    “大概是在模仿您的时候吧。”曹昂面带着微笑说道。英俊的面庞和高大的身材,对比着曹操的五短身材说出模仿,不但没有让曹操感觉到难堪,居然流露出了一抹欣慰。

    “果然我眼光卓越,看漏的时候也不少啊。”曹操笑着说道,“只有看着子嗣的优秀的长成,我才感觉到我在衰老。”

    “您还尚未衰老,至少我的模仿还未青出于蓝,在这之前您依旧是我遮风避雨的家园。”曹昂看着曹操的神情沉默了良久,多久了,最后一次父子两人如此说话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了。

    “我如果说我之前只是随意一问呢?”曹操威严的看着曹昂说道,“如果我是在诈你呢?”

    “那也到了摊牌的时候了。”曹昂微笑着说道,“庇护在您的羽翼下不会被风雨所干涉,但是终有一天您无法继续庇护我,我也在成长啊,小老虎也有变成大老虎的时候。”

    曹操看着已经流露出当年自己立五色棍时初生牛犊不怕虎气势的曹昂,“你还差得远,还小老虎,你现在最多算是小牛犊!”

    曹昂昂然的看着曹操,很久以前他就想直视自己的父亲,不过在自己能毫无惧色的看着曹操的时候,曹昂却又想回到当初敬畏的心态,自己长大了,父亲衰老了。

    “不错。”曹操赞扬道,就算是夏侯惇,夏侯渊那种猛将对着自己的视线都有些忍不住想要转头。

    “闭门修书一个月之后,就去尚书府那里跟钟元常学习处理庶务。”曹操示意曹昂可以离开了,儿子的优秀让他欣慰的同时,也不由的让他怀疑自己是不是已经老了。

    曹昂点了点头,然后退了出去,他知道曹操想要让他学习什么,不是政务处理,而是决断,曹操在注意到这个优秀的嫡长子之后终于将其作为继承人培养了,而不是进行考察。

    “没想到,居然会是如此,丁氏大概很高兴吧。”曹操望着曹昂退出去的背影,面上浮现了一抹笑意。作为一个父亲,看着自己儿子长成除了本身衰老的无奈,更多的大概是欣慰吧。

    相较于曹操这边得知了自己长子优秀时的欣慰,刘备这边已经快要翻天了。给李傕等人借兵基本已经确定,但是如何说服刘备借兵,以及派谁去作为监察都成了一个麻烦。

    “借兵,借兵,借兵。说的容易,怎么通过!”刘晔敲着桌面反驳着陈曦的话,不是不想借,只是怎么从刘备那边通过。

    “总不能不通过玄德公就借兵吧!”陈曦翻了翻白眼,一脸不爽的说道,“而且我不觉得大秦会是省油的灯!”

    刘晔眼中闪过一抹凝重,他突然发现在场之中有两个人联手能不通过刘备将兵借出去,一个是本身有调兵权力的陈曦,一个李优如果左右调整账目的话,很难有人能察觉到。

    陈曦此话一出。全场寂静,这群人都注意到了一个问题,陈曦和李优如果联手的话,可以不通过在场任何人,以及军方任何人直接调兵,而且调到任何地方都不需要有人去监管。

    李优的权力很杂,但是究其最核心的权力,实际上就是明朝后期司礼监干的事情,因为刘备不实际性插手政务,而陈曦为了表示自己不是独断专行。所以会记得给刘备那边抄录一份。

    也就是说调钱,调粮这些东西李优批复之后,转给陈曦就能下发,但是陈曦自身是有调兵权力的。这就导致,陈曦先一步调兵,不需要给任何人负责,之后再调钱粮,李优批复,钱粮兵就挪用了。

    “突然发现我们的职能有些混乱啊。”陈曦也发现了自己的口误。随后有些讪讪的说道。

    “崛起的时候就是这样。”刘晔沉默了一会儿说道,他也知道陈曦的军权来自哪里,至于陈曦在政权上的权力,那就无所谓了,刘晔也承认应该给陈曦在政权上足够的权力。

    “这样吧,咱们将人分成三部分,一部分人只制定政策,一部分人之审核政策,可以驳回,另一部分人只执行政策。”陈曦沉默了一阵之后当即说道,“这样谁也绕不开。”

    “不行,太慢了。”李优直指三省六部制的死穴,没有独断的权力,或者审核的只为了驳回而驳回,那就要命了。

    “其实如果没有参杂军权的话,我们现在的情况其实已经非常好了,子川虽说有独断的权力,但是大多数时候审核和下发的权力我们都是交换制衡的,这一点子川最早的时候就弄好了。”鲁肃站出来说了一句公道话。

    实际上也并非是这群人中陈曦和李优的权力过大,只不过是很不幸这群人之中有人握着兵权。

    当初陈曦在分配政务的时候就设计好了制衡,策划者和审核者绝对不是一个人,唯有在流程太慢的时候,作为最上层的流程设计者陈曦会伸手干涉,进行快速通过执行。

    因此陈曦就相当于三省六部之上的丞相,主要价值就是在三省流程太慢或者有争议的时候,返回到陈曦手上,直接通过流程,或者直接否决流程。

    对于这个权力没有人觉得有问题,本就应该如此,高效率和强效执行力在乱世是非常重要的,就算制衡这东西非常重要,再话说本身汉代三公之上还有一个丞相,也没有什么不习惯的。

    “我就算是想这份兵权还回去也没有这个能力。”陈曦沉默了一阵子之后开口说道,这兵权算是砸到了陈曦手上,这不是陈曦给自己留得底牌,而是刘备留给陈曦的。

    没有收回兵权既表明自己信任陈曦,同样也是对于陈曦的保证,如果刘备自己有一天想要拿下陈曦,那么陈曦也不是没有反击之力,所以这份兵权陈曦想要还回去都不可能还回去。

    当然作为兵权监控者的刘备,实际上并不需要兵符,剑令这些东西就能调兵,这是刘备的自信,话说任何一个能将治下屯长以上的将领全部认识的诸侯都不怕有人造反。

    如果这个是天子的话,只要他愿意,就算有人将虎符盗走都没有丝毫的意义,就是这么任性,做到这个程度,人家就是一个活着的兵符,根本不怕出什么意外。

    因此陈曦确实能调兵,不用通知刘备就能调兵,但是陈曦很清楚他调兵的权力依旧是被监管着,他手上的兵权如果说原本是自己的能力,到现在基本上算是刘备赐予他,用来保证他安全的。

    保证有一天如果他刘备脑子抽了要干掉陈曦,陈曦手上的兵权能保护好陈曦安全的等到刘备冷静下来,或者能保护陈曦全家安全的离开,虽说那一天永远不会来临。

    虽说刘备也知道未雨绸缪的陈子川绝对有着自己的底牌,但是刘备依旧给了陈曦这份权力,信任这种东西也是需要维护的。

    “嘶……”在场所有人都深吸了一口凉气,他们都不是笨蛋,陈曦都挑明到了这个程度,他们岂能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那这个揭过吧。”刘晔虽说很不喜欢扮演第十人的角色,但是一个组织必须要有一个高层站出来作为第十人。

    “所以兵权这个你们不用提了,玄德公绝对不会收回的,这是他给我的最后一层保护。”陈曦沉默了一会儿说道,“算了和你们谈也不可能谈出来什么,我去跟玄德公谈,不就是借兵吗!”

    “你确定你要将这些东西告诉玄德公?”李优沉默了一会儿说道,“万一一直感觉良好的玄德公突然发现自己一直的努力才不过是开端,退缩了怎么办?”

    “那我将他拖都要拖到正途上,再说人不都是逼出来的,不是别人逼你,就是自己逼自己,否则,在场的谁也不会有今天的成就。”陈曦冷笑着说道,“再话说,玄德公还未必呢!”

    “那随你吧,出了事那就靠你解决了,再说当初你对我们所许下‘睥睨天下的雄豪’,‘包容万物的气魄’,‘公正严明,不偏不倚’,‘醉卧江山,醒掌天下’,‘英勇、睿智、勤勉、虚心、爱民,古圣贤所求,今万民所望皆得偿所愿’还没做到啊!”李优突然笑道。

    “那就这一次一起实现!”贾诩缓缓地身处手来,“我愿意相信主公,也愿意相信子川!”未完待续。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