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一百九十九章 整戈待旦三十载

    所有人都没有去深切的思考这里面的问题,胡人没有抢上粮草不进行内部剥削,难道要等死?

    加之李优和贾诩曾经常年身处北方,非常清楚胡人的心性,所以在得到郭嘉的情报并没有去多想,不过想想也是,就算是深入思考恐怕也得不出什么结论。

    北匈奴已经磨灭在历史当中了,最后一次出现也是在数十年前了,汉庭早已遗忘了当初和他们厮杀的草原雄鹰。

    呼延储勒马站在西鲜卑边境的莫部帐前,多少年了他们终于又踏上了梦里依稀的大草原。

    这里曾经是他们匈奴人的草场,这里曾经是他们勒马扬鞭的疆场,这里曾经是他们匈奴的领土,百余年了,他们再一次踏上了故土。

    无数匈奴人站在雪原上仰天怒吼,多少年魂牵梦绕的草场,他们又回来了,他们是草原最强的势力,就算只剩下百余万人,他们依旧是草原雄鹰!

    “莫托佟,给你一个选择,归附或者死。”呼延储随意的将手上的匕首丢到莫部头人的面前。

    莫部头人没有丝毫的犹豫用刀在自己的面上划过,“愿为单于鹰犬!”做完之后半跪在雪原上,将刀奉给呼延储。

    “以后你就是匈奴莫部!”呼延储将刀收回来,将匈奴的称号赐给鲜卑莫部。

    “今日起再无鲜卑莫部,只有大单于麾下匈奴莫部!”莫托佟这一刻充满了力量,北方的胡人在这个时代能承认的王只有北匈奴,至于鲜卑还没有至臻巅峰。

    “起来,随我征战!”呼延储一扫披风大笑着说道,“我们匈奴要重新拿回曾经的一切了。”

    这一刻数万匈奴勇士皆是一脸崇敬的看着呼延储,唯有呼延储自己知道。他只是为了让北匈奴三十年再起的躁动之心彻底冰冷而已,汉庭不是那么好对付的。

    【赐予鲜卑投降者匈奴人的称号,带着他们战斗,只要能打出接近一比一的战绩,鲜卑就会彻底融入匈奴,这样也算是扩大我们的人口。】呼延储默默地思考着。

    。  作为匈奴单于。呼延储是不愿意和汉室作战的,但是北匈奴自三十年前和汉室打了天山之战之后至今一直修生养息,又有了再战的资本,新生代的匈奴对于汉室几乎都是摩拳擦掌。

    唯有当年参与过天山之战的呼延储明白,匈奴人不可能战胜汉人,不是因为战斗力,而是因为数量,汉室的人口几乎是匈奴人的五十倍,这种战斗根本打不赢。

    比战斗力双方相差非常小。尤其是匈奴蹲在西域很多年,武器装备换代换的跟汉朝几乎差不多的程度,而温养的程度也都达到了最高,双方的装备已经不存在差距了。

    可以说一万对一万,北匈奴对汉室就算是输也不会输的太惨,但是北匈奴现在的人口连乌丸这种小部族都不如了。

    汉朝能耗得起,匈奴人耗不起,这也是为呼延储不愿意和汉朝动手的原因。但是北匈奴忍了三十年,枕戈待旦三十载。当年老单于死前用来压制新生代东归的约束已经崩溃了。

    这一代的匈奴比上一代打天山之战的匈奴更强,呼延储虽说在这三十年间威望日隆,但是要彻底压住新生代的东归之心也是不可能的,这一代的北匈奴就如那卧薪尝胆的勾践,也算是匈奴最后的气运爆发了。

    因而在得到李傕消息之后,呼延储看着手下暴动的匈奴头领就知道不能再压制了。堵不如疏。

    与其让新生代带着过万匈奴精骑将李傕灭掉,之后携大胜而归的气势要求东归草原,还不如由自己为头领带他们东归,至少这样局势会一直在他的掌控之中。

    呼延储很清楚,如果他不亲自带着北匈奴东归。那么现在大势已成的匈奴新生代迟早会将他推翻,然后依旧会东归。

    这种莽撞无谋的东归,就算能靠着匈奴的强大获得一时的胜利,但迟早也会导致匈奴王族传承的最后一枚火种熄灭在草原上。

    因而呼延储在确定局势不利之后,就果断摊牌,由他自己带领匈奴北归,这样就算战败,也不会让传承断绝。

    【接下来要做的就是将鲜卑,乌丸,羌胡,这些部落一个个吞并起来,他们也算是和我们同源,并了他们赐给他们北匈奴的荣耀,这样就有足够的杂兵了。】呼延储默默地想到。

    这一场战争对于匈奴单于,对于匈奴来说都是不得不打的战争,虽说双方从一开始目的就是相斥的,不过就结果而言,汉胡做过一场已经成了必然。

    只不过和普通北匈奴想要打出匈奴雄威不同的是,匈奴单于要的是一场惨败,一场败到让所有匈奴人明白汉室非他们可以挑衅的惨败,当然不管怎么惨都不能将北匈奴搭进去。

    只有如此呼延储才能带着北匈奴彻底远走他乡,离开这个令人伤心的地方,去寻找另一个属于他们生存的土壤。

    不过就算呼延储的目标是惨败,但呼延储也绝对不会放水,只有竭尽全力最后战败才能让北匈奴的族人醒悟,因此呼延储已经做好五万北匈奴阵亡的准备了。

    只有深入骨髓的痛才能让北匈奴觉悟,就如当初天山之战以前,北匈奴之强盛已经足够操控西域诸国,力量助涨**,强大的实力蒙蔽了北匈奴的双眼,战争再一次开始。

    丢下无数的族人尸骸,北匈奴撤往了更遥远的西北,带着血泪望着汉室的中原,带着深入骨髓的苦涩望着当年的草原,也就是那时呼延储继承了单于的位置。

    也是在那种情况下,他带着北匈奴忍辱负重再次崛起,三十年前参与那一战的北匈奴已经没有多少,新生代只拥有力量,没有那种痛彻心扉的领悟。

    北匈奴又一次到了要用无数的血唤醒族人的时候,不过这一次呼延储早已准备好了数以百万计的胡人之血,来战吧,以北匈奴之名,以草原雄鹰之名,战败我们,我们将再也不踏足这片伤心之地!未完待续。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