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一百八十二章 刘协,刘备

    且不言曹操等人气运化形的瞬间大汉长安的龙形虚弱了数分,单就说曹操的蟠龙之相,就让刘协的忌惮直接上扬到了非常高的程度。

    和刘备不同,刘协就算看到刘备显化出真龙之相也最多是嫉恨无奈,东汉最让皇帝无奈的地方在于,皇帝轮流做,今年到我家,前面的数代皇帝都是宗室之中选拔出来的。

    这也就导致,东汉末年的汉室宗亲实际上都算是候选帝,而现在刘备就是候选帝之中最有可能上位的,所以显化出来金龙,最后也是肉烂在自己刘家锅里,跟别家没啥关系。

    曹操的蟠龙之相,这就意味着曹操会成就人间极位,至于这个极位是什么,到底是天子还是丞相,那就要看帝王的气度了。

    要真是千古一帝那种气度,区区蟠龙之相,人家要驾驭也就驾驭了,根本一点都不会放在心上,因为帝王之心包含天下,区区蟠龙,就算是真龙也能驾驭。

    然而刘协并没有千古一帝的气度,准确的说,刘协这个人虽说聪明,但也就是实实在在的小聪明,而且性格也有些过于薄凉。

    因而在看到曹操的蟠龙之相的时候并没有想过曹操会位极人臣,而是直接定性为曹操会强夺他的位置。

    也就这么一点点思维的差别,刘协和曹操之间原本还算良好的关系瞬间多了一条裂痕。

    至于关羽的青龙,作为圣灵,这种都属于护国的东西,从来没出现过说是青龙什么的逆袭了家国大宝什么的,所以关羽的青龙看起来虽说傲然,但是刘协却给定性为国之栋梁。

    对于古代帝王来说,金龙就金龙,其他龙对于金龙的威胁还没有那些未有化形的龙威胁大,因为龙成而定型,相由心生。你一条青龙那就是国之柱石,你一条火龙就是要行破灭之事。

    只有煌煌之金龙象征天子,实际上所谓的金龙就是黄龙,至于其他色彩的龙。天子遇到了都认为是人才,不会认为是威胁的。

    至于蟠龙这个,怎么说呢,没有飞升的龙被统称为蟠龙,但是蟠龙并没定性五德。也许一辈子就是蟠龙,也许有天风雨之中便化成了金龙,谁知道会是怎么回事。

    因而对于刘协来说,运成蟠龙的曹操对于他的威胁很大,毕竟蟠龙还有一种说法就是尚未一飞冲天的潜龙!

    总之这对于刘协来说是一个非常让他恼怒的消息,尤其是天外飞来十数道运数之光落到了曹操麾下的身上,十数人直接显现出气运之相,这让刘协无比难堪,没一个是自己的手下。

    嗯,在刘协看来。那些都是曹操的人,并不是汉室的人,尤其是在蟠龙之相出现在之后,刘协就完全不认为曹操是汉臣了。

    刘协一直认为就是大汉朝独一无二的天子,所有的东西都应该归属于他,当然现实却是很多东西都不属于他,甚至气运之光当着他第一次在大朝会张扬挥舞的时候,重重的打了他的脸。

    看着关羽的青龙,荀彧的麒麟,典韦的刑天。曹操的蟠龙,甚至连曹洪都显露出来一个貔貅,那个时候刘协无比的愤怒,愤怒!

    怒苍天不开眼。怒自己不争气,怒臣子居然无视于他,在看到那乱糟糟的异兽之相后,刘协愤怒的一甩袖子直接离开了,却不知道,正因为那一袖子。长安天空的龙影再次稀薄了无数。

    就连刘备都知道冀州天空的金龙气运就是他自己,他的运数是整个治下百姓,官员,当时在场每一位能臣干吏的气数一同显化出来的,但是那就是他的气运。

    这就是刘备的自信,虽说他不会去获取天子之位,不会去簪越,但是他知道一点,那就是在那五州之地,除了他有资格享有那条金龙,其他人都不够资格。

    陈曦并没有认他为主,刘备很清楚,然而刘备也不介意陈曦这样下去,陈曦交给他的从来不是帝王心术这种权谋之法,陈曦从一开始就给他选择了一条最正确的路。

    “没什么比强大自己,比掌握自己手上的每一份力量更重要了。”陈曦如是给刘备教育,而刘备也就如此学习的。

    因而刘备最后成功学会了有功就赏,有错看着罚,以及军权必须抓住,虽说治下治政什么的刘备只是刷个脸,不做什么,但是刘备却牢牢的掌握了五州之地。

    将适合的人放在适合的位置上,不要去限制他们,自己做自己擅长的东西,帝王心术可以不会,但是蛇无头不行,他需要作为头领,就算所有人都不知道他是头领,只要他握着头领才有的力量就行了。

    “在超过底线之前,玄德公你需要容忍,但是在超过底线之后,那就不要客气了,虽说我对坛坛罐罐看的很重,但那些并不是必须的。”陈曦对于刘备的君主教育很散漫,散漫到看不到君主。

    温温和和可以团结人心,但是雷厉风行在某些时候也必须表现出来,可以让人小视,让人无视,但是在需要你站出来的时候,你必须展现出你作为君主的力量,不需要时刻刷自己的存在感,要谨记天下最锋锐的剑就在你的手中。

    韬光养晦低调做人,但剑必须要在手,只有剑在手,你说话才有份量,不要管别人如何辩驳,任何想要拿走你手中剑的人,都是敌人,不要管是为了你好,还是为了什么,你要紧握住剑!

    剑在手,威德加身,你就是君主,其他的都是虚的,仁也罢,德也罢,做自己该做的事情就够了!

    只有握住剑,你的仁德才是真正的仁德,没有剑,没有贯彻这种仁德的力量,你的善就只能是伪善,用仁德去驾驭剑那就是王者之剑!

    刘备不懂帝王心术,刘备放权放的在曹操看来简直就是脑子有洞,但是刘备在获得麾下忠心的同时,也完全理解了陈曦的教育,这也是一种帝王心术,不过更简明。更适合自己这种人。

    因此刘备可以很自信的说,自己就是青徐冀兖豫五州的老大,而且是实打实的老大,代表着剑器的军队。代表制衡的赏罚他从未放开过,他只需要把握住这两部分,没有人能动摇他的位置!

    这也是为什么刘备在政权上的存在感基本没有,大多时候都是陈曦代为处理,因为不需要。刘备知道民生治国,没有人比陈曦更优秀,同样刘备也清楚,就算将民生全部交给陈曦,他和陈曦也不会有变化。

    这种变化不是指人心的变化,刘备清楚陈曦的性格,更清楚在陈曦将那部分另类的帝王心术教给他之后,不管是谁坐在陈曦那个位置,都不可能动摇到自己。

    这就是自信,这就是王道。就算经济,民生,文化,外交所有的非军事实力全部给了别人,只要刘备自己没问题,那么大不了就是再打一场必胜之战,形势再坏也不会比兴建泰山的时候更坏。

    更何况那些软实力可能全部反叛吗?这根本不可能,所以刘备知道他不需要去抓这些东西,他只用抓住军权和赏罚任免即可。

    刘备给过陈曦任免五州官员的权力,不过陈曦大多时候都只是任免六百石之下的小官。而且陈曦基本不插手军队的升迁调度,最多是建议一番,虽说陈曦给建议就跟铁板钉钉一个鬼样。

    这样的结果就是刘备看似非常沉寂,但刘备却稳稳地抓住着所有的兵权。武将除了赵云基本不怎么出现在陈曦这边的,军政不同时沾手是陈曦一直保持的底线。

    当然这个底线的结果就是刘备也跟着有样学样,到现在刘备基本不怎么出现在政务厅了,但是刘备基本上能将他麾下屯长以上的武职全部认识,这是何等的可怕!

    陈曦到现在没将文官团体郡县级别的文臣认完,结果刘备已经做到了将所有的屯长以上武职全部认识的程度了。甚至偶尔任免一个牙门将,刘备都能将那个人的功绩全部复述出来。

    做到这个程度之后,如果有人能兵变将刘备推翻,陈曦直接跪了,这种程度柴荣,李世民去了都没用了,那群出身卑微的中层军官得知刘备认识他们每个人的时候,那眼泪流的……

    就差拍着胸脯保证以后上战场绝对是冲锋在前,撤退在后了,所以军队真的是刘备的军队了,陈曦估计刘备一天在军营里面晃估计就是为了认人……

    这些东西组成了刘备的自信,这便是他和刘协最大的不同,他从来不需要将一切权力抓在手上,他只需要抓住能保护自己,保证治下按着自己想法运转的力量就够了。

    至于其他的力量对于刘备来说并不重要,他的赏罚任免权在这柄剑的保证下,足够他毫无保留的施展出来,虽说刘备觉得陈曦活着的时候,文官那边他实际上完全不需要去看护的。

    当然刘备虽说不干涉政务,但是偶尔还会去刷一刷自己的存在感,虽说他从来不觉得自己能有什么好的解决办法,但是他会出难题,没有什么比出难题更能展现出存在感了。

    虽说大多数的时候刘备找出来的茬不是被人分分秒解决,就是被人研究一段时间解决,但是刘备依旧是乐此不疲,毕竟陈曦说过,能找到问题就说明有改进余地。

    因而刘备主要做的事情就是稳定军心和观察民生,刘备的做法都很简单,稳定军心就是在军营里面转,观察民生就是在城里城外转,总之就是到处转。

    反正刘备长得就是一个大众脸,就是胳膊有点长,本身也当过杂兵,干过卖草鞋的,所以他根本就不需要装,本色出演,很容易就能和中下层老百姓和普通杂兵混成一个团体。

    所以刘备要搞真实情况还是很容易的,瞎扯淡就行了,找个老乡要碗水一喝,然后扯一扯今年收成啊,最近生活下,还缺啥,很快刘备该知道的就知道了。

    刘备自己实力也有炼气成罡,也不存在被人打的问题,而且刘备以前就是劳苦大众,所以闲扯的时候也不会露出马脚,因此倒也没几次被人认出来。

    不过也因为刘备转的多,所以治下真实情况很难瞒住刘备,刘备发现问题就去找李优,基本李优就能解决,如果李优解决不了,那就找陈曦,这么多年,除了刘备问了一次怎么解决贪污……

    因而对于刘备来说别说陈曦蹲了一个大号的九尾白狐,就是陈曦那里盘了一只金龙刘备都不会有太多的感觉,他很自信!

    不过这也算是陈曦来到汉朝之中一大成功了,虽说他没有特意的去推行军政独立,但是由于刘备的自觉,军务和政务已经开始逐渐的分割开了,虽说没有彻底割裂,但是却也出现了分工。

    这也算是一种好结果,不过万事有利皆有弊,陈曦自然明白其中的弊端,决断权有时候真的是需要下放的,所以现在陈曦尽量维持着军务和政务半分开,但却也没有杜绝两边都抓的情况。

    至于未来如何,实际上能走到现在陈曦已经非常清晰了,经验,历史都不足以作为凭证了,政治环境才是注定未来使用什么政体,在陈曦改变时代的同时,时代也在同化着陈曦。

    刘备未来走的路陈曦看不清,不过刘备现在的情况陈曦非常的满意,如果一直保持现在的态度,陈曦自信能在刘备老去前的一天让他看到什么叫做超宗越祖。

    这就是陈曦所拥有的自信,就像陈曦不担心刘备会给自己使坏一样,他做着自己的事情,刘备做着自己该做的事情,他们都是为了一个目标,都趴在一个战壕。

    人心到底是什么,刘备不知道,陈曦不知道,刘协也不知道,但是其中的复杂刘备和陈曦都知道,而刘协不知道,所以陈曦不会去试探刘备,同样握着剑的刘备也不会去试探陈曦。

    刘备自信陈曦的剑不会指着自己,虽说刘备并不知道陈曦的剑在哪里,同样陈曦自信刘备的剑不会指向自己,他能看到刘备的剑,是民心,是军心,也是恩威并重的王者之心。未完待续。

    PS:  除夕夜了啊,祝大家新年快乐了,对了月票红包什么的不要发了,作者这书其实对于月票榜就是缓缓水……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