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一百七十三章 这个时代从未温情

    贾诩和李优都驻足看着陈曦,他们不明白陈曦为何这么笃定。

    “放心吧,我早已在泰山初建的时候就做好了这些方面的准备,否则不至于推行那些福利保障的制度。”陈曦笑着说道,他不会明说那些东西是什么,现在还不到时候啊。

    大概也没有人知道制糖,茶叶还有瓷器里面到底有多少的利润,同样牧场蓄养牛羊也没有人思考过北方能养起多少牛马,这些最简单的东西,很少有人会关注。

    然而陈曦在历史之中早已见证过这些东西的强大,每一样产生的利润都是按照亿计算的,不过不是按照铜钱,是按照白银……

    至于兑换成铜钱是多少,陈曦不好确定,但是有一点陈曦清楚,这笔收入足够甩当前汉朝总体税收几条街。

    陈曦不想将这些说出来,他早就发现自己镇压这个时代貌似不是以前那么游刃有余了,虽说成天有人觉得陈曦就如同明月一般将这个时代覆盖在自己的光辉之下,群星之光为之晦暗。

    实际上陈曦越来越觉得心有余而力不足,不管是鲁肃,郭嘉这些己方智者,还是曹操,孙策那些敌方首脑,没一个省油灯啊,陈曦都感觉自己压制不住了。

    好吧,这种压制不住不是那种弄不死,打不败那种,要弄死或者击败,纯粹是看要损失多少。

    陈曦当前压制不住的意思是,没办法让这群人按着自己规定好的剧本乖乖往前走了,孙策还好了,曹操成天想搞一个大的,搞的陈曦都有些烦了,前一段时间吕布飞升了,又一个棋子出局了。

    当时中原局势被刘备和袁绍弄成那样,吕布不去并州只有死,去了并州就要背负以前的债,陈宫不是笨蛋。肯定将大义用好,而吕布开杀胡人也就注定回不来中原了。

    人这种东西就这样,不踏入并州吕布可以继续铁石心肠,但是踏入并州看到那满目的疮痍之后。吕布要是能保持铁石心肠才怪。

    有一种心理叫做赎罪感,同样有一种心理叫做责任感,吕布不回并州那一切都无所谓,而吕布只要回去,他不给一个交代。他自己都不可能离开,这就是人心。

    同样这也是陈曦明知道田豫就在北方,却没有征召过田豫的原因,虽说公孙瓒在历史上确实刷了下线,但是有一点需要承认,这人在对抗外胡上没放过水。

    同样李傕和郭汜也都属于人渣,但是在洗白的机会放在手边的时候他们也不会放弃,因为这是人之本能。

    这也是陈曦镇压乃至驱使整个时代文武群臣的底气,每个人都有着自己想要获得的一切,也有慎重的一面。而陈曦就靠着这些去一点点的将众人驱赶到一条路上。

    刘备需要匡扶汉室,需要超宗越祖,那么他就需要群臣的力量,曹操在弱势的情况下需要按照刘备制定的规则去游戏,孙策想要证明自己,不去辜负袁术的托付,那么他就不能去破坏袁术制定的规则。

    李优想要让寒门有上进之门,让中原百姓更为富庶;贾诩想要生活的更安慰,按舒适;刘晔想要在推举刘备更上一层楼;法正想要证明自己;郭嘉希望证明寒门的存在等等。

    这些几乎都不相关,但是陈曦却从之中摸出了清楚的脉络。靠着这条脉络,将这些虽说不算是南辕北辙,但也相互别苗头的智者一一统筹了起来。

    不是因为这些人品德高尚,也不是因为这些人智慧超群。而是因为陈曦走的路,能让他们更好的达到他们的目标。

    袁绍和袁术都想要完成袁家自下而上扫平**的目标,然而袁绍是庶子出身所以对于百姓更为宽厚一些,袁术身为豪门嫡子,扫平**在他看来乃是必然,因此目标则定的更远。

    且不言方式对不对。没有一个正常人会认为自己是恶的代表,除非他已经疯了,可以说除了错估了现实情况,这群自信满满的人没一个会认为自己的做的是错的。

    就如袁术不认为自己要恢复世家旧有的风范有什么问题,袁术从来不会认为自己是为了百姓去做什么,他只是在清除垃圾,他的观念之中没有百姓这个概念。

    这实际上就是时代观念不同,这个时代真正为万民去战斗的估计只有一只手的人吧,陈曦算是一个,刘备算是一个,张仲景算一个,至于其他还有谁陈曦还真不知道了。

    李优为了寒门,寒门不等于百姓,这个陈曦早就知道了,就算当初说出了广开教育之门,李优也只是在庆幸寒门有书可读。

    李优很清楚百姓供不起一个脱产的读书人,有心无力,所以一开始陈曦的教育方式就选择了部分免费教育,提供两顿饭。

    李傕重开郑国渠和六辅渠,也不是为了百姓,他为了自己,只不过获益者是百姓。

    吕布战北方胡人杂糅的是赎罪感和耻辱,到底有几分为了百姓谁也说不清楚,但获益的是百姓就够了。

    天下官员为了自己奋斗的才是主力,这一点陈曦也没有什么好办法,不过百姓获益了就可以了,目的是什么对于陈曦来说并不重要。

    汉末就不是一个为了百姓的时代,这一点陈曦早就确定了,所以要让天下人温和的对待百姓,不可能靠着他们的道德素养。

    刑不上大夫,礼不下庶人,不管是曲解成对于不需要给庶人礼遇,还是所谓的不要求庶人有完备的礼仪,基本意思就是一个,圣人都认为庶民不是和他们是一个物种。

    都这么教了,还能将老百姓当人看,陈曦自己都没抱这个希望,不过没什么,他有自己的办法。

    世家豪门不愿意如此,那么陈曦就威逼利诱,汉末的脉脉温情也是陈曦用极强的势力逼出来了,给庶民些许好处,总比自家倒霉好吧,更何况陈曦也会补偿给他们的。

    曹操当年承认徐州屠城的错误不也是因为形势所逼吗?如果曹操是那个地跨十州的魏公,你看看他会不会认错。

    对内陈曦靠着理想去团结战友,消弭内部矛盾;对外靠着战友的力量一点点的书写规则,逼迫所有人按照他的规则前行,然而也就如此了,他很难做的再精细一些了。未完待续。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