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一百七十一章 养兵啊养兵

    “我真想将那些战争犯全部清出兵营。”陈曦想起那群每天在军营用真刀子拼杀的三四千明显心理有问题的西凉兵就头大。

    “呵呵,你不知道那三四千西凉兵才是西凉兵之中的真正精锐吗?”李优翻了翻白眼说道,“甚至只要给他们一个集体的战斗信念他们就能诞生一个军魂,他们几乎已经有当初……”

    “当时组建飞熊军的时候,你给他们说的是什么?”贾诩想了想说道,飞熊军的士卒其实没有经过太困难的选拔,就是抓了一堆优秀的西凉铁骑士卒然后作为董卓的亲军。

    只不过由于铁骑自身就已经够优秀了,数量又非常多,选拔出来的家伙基本上已经够骁勇,够凶残,只差一个为何而战了。

    “我只是告诉他们希望他们能像熊一样拥有无匹的力量,又像豹子一样矫健如飞,然后命令他们保护……”李优叹了口气说道,当初的一切如同过眼的云烟。

    “他们认同了那个信念,所以他们诞生了军魂,因为不管是你还是曾经的那位,都是铁骑的精神旗帜。”贾诩传音道,这一句话几乎算是一语道破天机。

    “但是这种士卒很有可能陷入杀人为乐的地步,这是在汉室啊,杀的都是自己人,文儒别说你不知道,他们杀起来根本不停手。”陈曦早就想说这句话,那群人根本就不正常,在后世早就该心理辅导了。

    “问题是你将他们遣散麻烦更大。”李优扫了一眼陈曦说道,“他们根本不会任何养活自己的活计,他们就会杀人,他们就是靠功勋吃饭的,你将他们遣散,绝对会有大乱。”

    陈曦按着自己的太阳穴,头疼,这问题根本没有办法解决,实话就是如此。放回去麻烦更大,养着最多每天看着头大。

    “有没有办法不让他们不要杀人呢?”陈曦思索了一下说道,他很清楚这是一种心理疾病,问题是心理辅导他不会啊。

    “你为什么要想着让他们不杀人呢?”贾诩不解的看着陈曦说道。“你都知道那不现实,为什么不去想别的方式,比方说让他们去杀胡人,死多少你都不会在意。”

    “也只能如此了。”陈曦无奈的说道,真要清出去陈曦自己都心疼。这些凉州兵才是真正战斗力爆表的精锐,估计陈曦刚刚说清出去,魏延他们就一个个收到自己的军营了。

    “所以说完全不需要在意这些。”贾诩神情温吞的说道,完全没将西凉兵制造死亡这件事放在心上,该说对于这个时代的谋臣和武将来说士卒制造死亡根本根本不用在意。

    “唉,如果可以的话,真的希望给他们进行心理辅导。”陈曦苦笑着说道,他其实挺怜悯这些人的。

    就像贾诩和李优所说的那样,这些都是最为精锐的战士,他们除了厮杀基本不会任何的东西。如果他们离开战场甚至连养活自己都不会,他们只会制造死亡。

    甚至陈曦想要给他们补偿都不知道该如何补偿,这些人,没有妻儿,父母也都去世,他们都属于一人吃饱全家不饿,他们最熟悉的环境就是战场和军营,最熟悉的人就是袍泽。

    这群人是最适应战场,也是最喜欢战场,他们可能不知道为何而战。但是却又是最知道该怎么战的士卒。

    “也许他们自身就喜欢这种生活,要什么心理辅导。”李优冷冷的说道,“子川你什么时候开始在你不擅长的东西上发言了。”

    陈曦沉默,他突然发现李优说的很有道理。自己关注那些没办法解决的问题作甚?对于那些战争贩子一样的凉州兵来说可能还不如一顿肉食,他们还不像后世那么娇贵。

    “年节五天,酒肉不要少了,武器铠甲都给那些用真刀厮杀的士卒换成最好的。”陈曦沉默了一阵之后说道,这大概才是最适合凉州兵的赏赐,钱给他们他们都没地方花。

    “一千万钱五天就完了。”贾诩默默地转头看着陈曦。

    “主公不会介意区区一千万钱。至于其他军营不服,不服去打啊!”李优冷笑着说道,贾诩话中蕴含的不就是不患寡而患不均吗?

    “好吧,不服就去打吧。”陈曦也是无奈的说道,五天敞开吃的肉,和不影响战斗力的酒水,一千万钱真的是友情价,区区两万人过年吃好点五天造成的花销……

    还好年节只有一半士卒在守营,而且其他军营也不会天天这个伙食,不过就算如此,守备和机动兵力还有各郡县的兵力加起来差不多二十多万,光吃几千万钱就没了。

    “养兵真可怕。”陈曦叹了一口气说道,更可怕的是自己还是管钱的,到现在都没有被资金消耗弄死,自己也不容易啊。

    “以后还是不要扩编了。”李优扯了扯嘴,还是以前在凉州的时候养兵容易,马匹自带,发杆枪,管饭,有钱了给点钱就行。

    “我也是如此觉得。”陈曦默默地点了点头,养兵真的是一个坑,真希望曹操和孙策跟自己学一学,将福利保障体系建设起来,分分钟治下经济就该崩溃了。

    “按照我们现在的情况,整个汉室统一之后我们可能需要养兵百万。”李优无比头疼的说道。

    陈曦当前的福利保障措施最大的问题就在于耗费太多,国家统一之后养兵百万,算上武器装备,平均到每年差不多需要六十亿钱……

    这是一个能将正常帝国拖死的数据,虽说这其中的好处大的要死,但是每每想到百年之后,国家没有这么多钱的时候,绝对会出大问题的!

    不谋万世者不足谋一时,李优所思考的已经不是简简单单的一代一世,他所思考的几乎都是百年之后,虽说在世家,百姓之间插入一层军士,看起来很美好的三足,问题是汉室真的能撑得起?

    李优可是真正达到过权倾天下的境界,他可是非常清楚汉室一年的税收,也清楚陈曦的能力,问题是陈曦是人,不是制度,而人总归是寿岁有穷,这可不是一句我能就能结束的。未完待续。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