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一百六十三章 帝国之心

    陈曦并不知道自己给李优等人画的大饼已经被李傕证实了其真实性,而原本即将混乱的罗马也因为高天之下的一个强大对手的存在,强行制止了自己的作死。

    和安息知道双方实力差距之后还作死坑自己人不同,罗马人在面对对手的时候非常的郑重。

    罗马进入三世纪危急其实有很大的原因就是没有对手了,跟当年剑指天下纵横不败的汉室一样,罗马在推掉安息之后,也进入了无敌状态,天下再无对手。

    这种没有外敌的强盛时代,貌似没有一个人能忍住不作死,这种形势不管是东方还是西方都无法挽救。

    上一世罗马至始自终没有获得关于另一个强大帝国的消息,而这一世加纳西斯中亚一战,不管罗马人是胜是败,都明白了这天下他们罗马不曾孤独,遥远的东方有一个和他们一样剑指天下的强大帝国。

    那遥遥万里的距离,挡不住罗马人的雄心,同样罗马人也不觉得那滔滔黄沙,能阻碍另一个帝国征服的决心。

    所谓帝国,从来不会因为对手遥远而绝灭自己的想法,同样所谓帝国,从来也不会因为对手强大而灭亡,帝国不畏惧远征,不畏惧失败,孤寂而又高傲,时刻准备着征服自己的对手。

    国虽大好战必亡,这句话从来都不适合帝国,对于一个帝国来说,和平只能让他倦怠,只有铁与血的沙场才能铸造不朽的帝国,当外战停止,当帝国征服的脚步停下的那一刻,帝国也就进入了暮年。

    朝气蓬勃的王朝永远有着开疆扩土,不畏他人的决心,也有着不败的信念,当征服停滞,当敌人俯首,帝国也就失去了当年的权柄。内部的倾轧,既得利益者的碰撞,帝国转瞬就成了过眼云烟。

    往昔之汉室,今日之罗马。其实都已经即将跨过了帝国的巅峰,月圆则亏不外乎如此,不同的是罗马人还有一个名叫安息的与他们争锋百年的敌人,而汉室已经没有敌人了。

    安息王朝的崩塌,也意味着罗马帝国辉煌落下。征服的脚步停止在中亚,也就说明了帝国内部的倾轧已然开始,帝国的铁与火无法朝外喷发那么就注定了朝内宣泄。

    辉煌的罗马和强盛的汉室都没有死在外敌的手上,最后却耻辱的为自己人所崩塌,帝国繁华尽皆褪去,只留下让人缅怀的痕迹。

    然而这一切在李傕出现在中亚和罗马人执鞭笑分安息的时候,就注定了不可能再出现。

    罗马人没有天无二日的概念,也没有地无二主的想法,但是这不代表罗马人会允许有一个强盛的帝国,一个强盛到足以将他推下深渊的帝国在自己身旁。

    同样汉帝国在清扫草原。慑服南北之后,回望中亚,看到那强悍的大秦帝国恐怕也不会有什么欣喜的想法。

    就算双方距离遥远到万里,就算双方有一块共同分享的土地,但是这都无法阻拦一个帝国的决心,强大的敌人对于一个帝国来说并不是威胁,相反应该算是一种助力!

    因为强大,因为畏惧,因为信心,因为忌惮。有着无数的原因,就算有迢迢万里,帝国的征服之心也不会停止。

    就如同罗马议会在收到边郡公爵的消息之后,当即强势镇压议会动乱。开始将矛盾向外转移一样,在李优等人收到这个李傕传来的消息之后,第一个反应也是去思考尽快统一,和对方一较高下。

    不过和罗马不同的是,李优等人早在这个消息来临之前就被陈曦摧残了一次,有着足够的心理准备。和罗马那边还有不少人拍桌子表示不相信的情况完全不同。

    只不过罗马人当前毕竟还属于一个统一的国家,在很多方面有着相当大的优势,至少他们彻底整合国家内部形势,将附庸国重新征召武装起来要比汉帝国这边快了不少。

    总之双方顶层的智者在看到另一个大帝国明确的出现在大陆上之后双眼彻底红了,一个古老帝国意味着什么双方都非常的清楚,同样一个强大帝国的威胁会有什么样的威力,他们也都明白。

    帝国和帝国的战斗,在李傕和加纳西斯相遇的时候就已经注定了,自信而又高傲的帝国,自信而又同样高傲的罗马人和汉人,这些都注定了双方不可能和平。

    就算有着遥遥万里的距离注定了双方不可能正面碰撞,但是帝国的存在就注定不可能服输,发生在本土的战争几无可能,而双方交战的地方在加纳西斯和李傕的谈话间已经订了下来。

    就如同罗马人无视安息一样,汉帝国在真正进入争锋的环节之后,也不会将安息帝国的利益放在心上,走出国门的帝国才是真正的猛兽,在国家之中,不论如何也展现不出帝国的气质。

    就如李傕跨出国门和加纳西斯对面的一番话就摆正了自己的位置一般,帝国啊,从来不是窝里横就能横出来的,而是走出国门去征服出来,征服敌国,征服对手,靠着自己的勇武树立起来的!

    就如龙不与蛇杂居一般,猛虎也从来不将疯狗作为敌人,帝国的朋友和敌人只有帝国,这个帝国可以是敌人,也可以是自己,帝国的崩塌,从来不会是小国发力的结果,一般都是自己作死……

    帝国到底是什么,甚至于陈曦都无法清楚的说出来,但是到了现在李傕却能说出来,帝国是一个意志,是一种风貌,同样也是一种气势,一种让你踏遍天下无所畏惧的心态。

    泱泱华夏,在汉末那个时代到底有多少人能理解班超数十人平西域数国到底是什么心态,恐怕同样到现在也很少有人理解唐时王玄策一人灭国是什么心理。

    帝国就在我的身后,我无所畏惧,我死,我身后之母国会让你们整个国家给于一个交代。

    和帝国的荣耀相比啊,我的性命又有什么可惜的啊,跨出国门的那一刻,为了守护帝国的荣耀,我的性命又有什么不可抛弃,汉唐之强啊,不仅仅是兵甲,强的更是潜藏于民众心底的帝国之心啊!未完待续。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