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一百二十一章 为年节准备

    话说回来辛宪英要是和陆逊能得出同样的结论,那才见了鬼,辛宪英是小女孩好吧,看问题的角度要能和你陆逊一样,那才奇怪了

    至于时有惊人之语,主要则是因为陆逊大多数时候都说的是惊人之语,只不过他自己习以为常了,过于关注辛宪英所致。

    有时候就是如此,旁观者清,然而陆逊完全陷入了有人和他抢师父的心态之中,更加努力的同时,也更加的留心辛宪英,以至于陈曦都怀疑陆逊是不是在打辛宪英的注意。

    说实在的辛宪英要是和陆逊差不多大,陆逊要是打主意,陈曦乐见其成,但是辛宪英现在还属于牙都没换完,正在吃糖的年龄,这就有些让陈曦接受不能。

    所以陈曦打算让死萝莉控离辛宪英远点,打算年后就打发陆逊去和鲁肃去学习,省的打人家小萝莉的主意。

    辛宪英来到后院的时候,陈英,陈晨她们已经做了很多过年吃的点心,小吃在品尝,内院的这些侍女,到现在基本都认识一些字,也都会唱戏,当然做点心,家常菜也都属于能力范围。

    “辛小姐好”齐刷刷的给辛宪英施礼,就跟她们称陆逊为公子一样,这是应有的礼节。

    “汪汪!”哼哼也跟着抬起爪子,说来这个小家伙貌似非常讨喜,最近已经明白在这里应该讨好哪些人了。

    “辛小姐要吃吗?”陈英将案板上制作好的点心还有材料一字摆开,相对来说她在侍女中的地位能略高一些。

    “嗯。”辛宪英和这些侍女也混的很熟了,自己走过去动手将喜欢的东西都夹了一份。然后逗弄了一下哼哼才离开了。

    “又是一年了……”陈兰将陈倩安抚好之后,再次做起针线活来。这些本身就是她当年作为贴身侍女时的工作。

    虽说现在陈曦很少让她做这些东西,不过每到年节的时候。陈兰就会和曾经一样拿起布料给陈曦裁衣,顺带一说,她才不需要进行量体,凭感觉就能裁的非常合身。

    顺带一说这也是为什么陈芸这个贴身侍女非常轻松的原因,毕竟暖床,梳妆,针线活这些事情都不需要陈芸去做的。

    不过今年不同往年,陈兰根本没有时间给陈曦做新衣,但是去成衣店买新衣的话。陈兰也不怎么甘心,所以她只能指点繁简做了,不过很可惜,繁简绣花还行,但是做衣服就差的远了。

    “唉,姐姐,你的衣襟歪了。”陈兰无奈的说道,繁简明显有些尴尬,明明量的时候还好着。做出来就出问题了。

    “好难做。”繁简苦恼的说道,绣花她很在行的,不过话说回来貌似在蔡琰那里听课的女子,就繁简不会做服袍。话说这也是为什么当年繁简没给陈曦准备诸侯冕服的原因,不会做啊!

    “痛”繁简将手指含在嘴里,绣花的话她倒是很少扎到手。但是缝衣服这已经扎了很多次,就算有顶针也免不了。

    “唉。姐姐,你这样的话。就算到年节也做不出来的。”陈兰无奈的说道,在她看来非常简单的事情,当年冕服她自己一个人绣都没有这么困难。

    “算了,找芸儿来吧,给家主做新衣,本身就是夫人和贴身侍女的事情,找她做吧,总不能让夫君新年还穿着上一年的衣服。”陈兰果断放弃让繁简继续浪费时间。

    毕竟纯手工,在没有缝纫机的情况下,针脚细密加上花色变化的话,要完工需要半天时间,再加上陈兰也担心,陈芸和繁简一样对于陈曦体形完全没感觉那就糟糕了。

    “好的……”繁简明显有些失落,但是却没有拒绝陈兰的建议,去陈曦呆的正厅去找陈芸。

    不过等她去了之后才发现陈曦和陈芸根本没在家中,顿时繁简更无奈了,这种事情根本没有办法阻止。

    时间微微后退,陈曦躺在摇椅上,继续在思考礼物的问题,而陈芸出去一趟之后,给陈曦从后院带了一份点心回来。

    “陈芸啊,你有没有什么喜欢或者需要的东西。”陈曦伸手朝着陈芸的方向捏了几下,陈芸赶紧将盘子在放倒陈曦手边,这才捏到米糕的陈曦慢悠悠的问道。

    “喜欢的东西啊。”陈芸也知道自家家主对于她们很宽松,于是思考了一会儿,看着陈曦的脸颊有些脸红,然后摇了摇头,“没有诶。”

    “连喜欢的东西都没有,你这人生过得是多么的失败。”陈曦跳跃性的发散着自己的思维。

    “但是我现在过的很好啊。”陈芸淡定的解释道,从陈兰卸任之后,她就作为贴身侍女,对于陈曦的脾气还是有把握的。

    “哦,也对,幸福也是很重要的。”陈曦摸了摸下巴说道,“走,跟我出去给夫人买点礼物。”

    陈芸无奈,她倒是很清楚陈兰和繁简的心理,这东西要是陈曦选得那就什么都好,要是她选得,短时间她就需要躲着繁简了。

    不过陈曦要去,她也阻止不了,只能跟着出门,只能期望陈曦买什么不要问她了。

    出门右转,去邺城店面集中的东北角,和奉高一样,将各行各业集中起来几乎都成了一种习惯,便于管理的同时也省的胡乱调价。

    距离新年只剩一天,邺城之中年节的气氛已经明显了很多,花费了数个月的时间刘备已经算是彻底稳住了冀州形势,再加上年前开仓放粮抱着过个好年的想法,今年年节道路边已经见不到乞丐了。

    虽说现在保障体系还是很烂,但是让百姓在年节的时候吃顿饱餐,见点荤腥还是可以,为此从青州东莱地区,调了大量的咸鱼到北方,几乎是以成本低价出售了。

    当然就是第一年需要如此,以后在冀州海边就地取材,当前所谓的成本价出售,依旧有利润可拿。

    毕竟捕鱼这种行业,规模大点成本才能压低,就现在冀州海边的小渔村混的那么惨,不就是因为规模太小,又没有销路,盐价又太高,明年陈曦就将渔夫整合起来,上大船!未完待续。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