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一百一十八章 流通才是经济

    陈曦在从袁术那里获得了部分世家的情况之后,已经明白到了该撒下种子的时候了。

    “陈伯,帮我将文儒找来。”陈曦回家之后对管家说道。

    “家主,您走后不久,李长史就来了,现在还在厅中等您。”陈管家欠身回答道,“不过李长史看起来有些心情不太好。”

    “哦,我去看看。”陈曦点了点头,然后大跨步的朝着中厅走去,李优在坐在那里闭目养神。

    “呦,文儒你今天居然闲到这个程度。”陈曦走路的脚步很清,不过在他进门挡住光的瞬间李优就睁开了双眼,陈曦当即招呼道。

    “这倒不是,只不过是因为没钱了,干不了了。”最近一直在努力工作的李优,不咸不淡的说道,但其中的怨念显而易见。

    “这也没办法,我们只能支出这么多,而相较而言子仲做的事情相对更紧急一些。”陈曦叹了一口气,做到李优的正面,“其实我很好奇你是怎么拿到那十亿钱的,按说没有我的印信别人不可能取钱。”

    “那就是你填写的。”李优翻了翻白眼说道,“而且既然能提出十亿钱为什么不将工程铺开,我们总体建设的速度非常慢。”

    “不可能,我填写的票据都会有备份,以避免漏掉或者超支,毕竟每一笔大额支出我都需要仔细考虑,避免对于整个市场环境造成动荡。”陈曦摇了摇头,位高权重所以他比以前更为谨慎。

    “其实,子川我一直不明白你在谨慎什么。钱能提出来那就能用,没了再说没了的话。”李优看着陈曦微微有些不满。

    那十亿钱每一百万李优都给规划好了花在哪里。达成什么效果,结果其中七亿被糜竺直接调走。他连脾气都没得发,憋了一肚子的火过来找陈曦的麻烦。

    也亏的李优养气工夫不错,否则绝对不是这么冷静。

    “好吧,接下来我简单给你说一遍我是怎么做的,你能理解多少就理解多少,听不懂的我会解释,但不会太详细。”陈曦眼见李优的神情,想了想觉得还是觉得应该给李优解释一下。

    “好,你说。我洗耳恭听。”李优坐正一副恭谨的样子,不说别的,在内政方面,刘备麾下所有的人都愿意听陈曦的指挥。

    陈曦简单的将经济调控,政治经济学,概率基础,以及银行宏观调控,通货膨胀率这些东西给李优讲了一遍,开始的部分李优还能听明白。但是越到后面就一个感觉,晕!

    “你的意思是其实你一文钱都没有?”李优别的听不懂,但是陈曦话中没钱的意思他还是能听明白的。

    “然也。”陈曦笑着说道,“这就跟借鸡生蛋一样。他将十亿钱保存在我们这里,我挪去他用,然后等他要取钱的时候。说不定我已经钱生钱生出了一堆钱,也说不定后来者已经借钱了。”

    李优大惊。这种玩法能不出事?开什么玩笑啊,迟早出事好吧。

    陈曦看到李优震惊的神色。浑然不在乎的说道,“放心,只要不出现挤兑,任何人不可能发现我们的情况的,而且现在我们有着太多的免费劳动力,每一文钱在我的手上创造的利润远大于本钱。”

    “也就是说你一直是在拆东墙补西墙,也就是说现在青徐泰山根本没有一件我们自己的东西?”李优皱着眉头说道。

    “你怎么能这么想,我并没有拆东墙补西墙啊,我只不过让那些钱过手,准确的说我没有花其中一文钱,有一种境界叫做收支动态平衡。”陈曦笑眯眯的说道。

    李优不懂这些,虽说他总觉得这种方式不靠谱,但是陈曦都玩了好多年了,从建泰山以白条过手,到现在钱庄动态平衡,陈曦就没有失手过,而且治下可谓是蒸蒸日上。

    “那世家用的是白条算是什么?”李优皱着眉头说道,这才是里面最大的问题。

    “那也是钱,而且是等同于现钱的钱。”陈曦默默地说道,“那上面附加的是我的信用,算是一种代替铜钱的方式。”

    陈曦看着李优的迷惘就知道,对方对于信用货币一无所知,叹了口气指了指茶具说道,“这么说文儒,这茶杯值多少钱?”

    “做工精美的白瓷,上面还有花鸟图,天下独此一家,不下万钱。”李优将茶杯看了看说道。

    “那文儒如果你将这个茶杯作为凭证,和人做交易,你拿到价值千万钱的货之后,对方拿这个茶杯去兑换了千万钱,这个茶杯值多少钱?”陈曦笑着问道。

    “万钱?不对,千万钱,但是……”李优皱着眉头,仿若把握到了什么一般。

    “你的意思是说,兑票就相当于之前的茶杯,茶杯能兑换那么多钱是因为对方相信他交货了,相信你会给付钱,而茶杯不过是一个凭证,你的兑票也是凭证。”李优看着陈曦豁然开朗。

    “是啊,那不过是凭证啊,他们相信钱庄,相信任何时候拿着兑票去兑换都能兑到钱,因为我的信誉和背后势力的信誉。”陈曦点了点头说道,“而这就是信用货币。”

    “本身不具备价值,因为发行者的信用而流通,而认可的货币,这就是为什么我写出来凭证可以直接兑换成物资和铜钱的原因。”陈曦平静的说道,“就像你猜的那样,我确实是在凭空造钱。”

    李优无话可说,虽说以前调侃陈曦是凭空生钱,结果最后的事实七拐八拐拐回来居然还真是如此。

    “虽说是凭空造钱,但是也不是什么都不需要顾忌的,一旦超过了某个限度,我无法赋予凭证真实的价值,那么就会出现另一种结果。”陈曦幽幽的说道,这也是为什么他要将更多的世家绑入钱庄并且和曹孙名下接轨。

    规模越大,作为凭证的自己所能抽调的数量也就会越大,信用负担也就会越小,体系本身被冲垮的可能性就会越小,到整个体系稳定的时候,陈曦抽身而出,交给国家瞬间就能在经济上限制世家了。未完待续。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