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一百零七章 天差地别

    马超回首看到这一幕直接愣住了,身体不断的颤抖,“你找死!”

    马超所爆发出来的力量已经完全超过了之前的巅峰,根本未看攻击的人,奋起全力对对方发动了攻击。

    那一瞬间,跟随在吕布身后的并州狼骑只看到无限的金光朝着他们轰杀了过来,然后被吕布将所有的攻击拦下。

    “胡人,该死!”吕布双眼无比冷漠的看着马超说道,反手一击震开马超之后驾马准备离开。

    “吕布!”马超被一招弹开之后,双眼血红,他对于吕布的恨几乎达到了三江五湖无法清洗的地步,那些人是追随他走过死亡线的亲卫,居然就这么死在了吕布戟下。

    “叮!”吕布拨马回身,头也没回,在马超奋起攻击的瞬间,随手的抬起自己的方天画戟,将马超磕飞了出去。

    在灭杀胡人的时候,吕布动用的多是千古信念,那种随意之间与天地相合的境界,随手一击都带着莫大的威能。

    因此对于现在的马超,吕布仅仅是随意一击,那正面袭来的绝对力量感,已经让马超明白什么叫做天下第一。

    。m 仅仅是一击马超直接吐血倒飞了出去,吕布像是想起了什么,拨马回头看着马超,金色的双瞳无比的冷漠,“不想死,就离我远点!”

    这个时候吕布已经感受到了马超身体之中流淌的羌胡血统,千古信念才不会去管马超是不是亲汉,胡人即是敌人。越是强大越具有威胁,扼杀一切威胁才是千古信念行动准则。

    因而吕布对于马超现在有着无比严重的杀意。甚至于千古信念都开始催促吕布动手干掉马超。

    不过吕布很欣赏马超这个小子,对方原本那孤狼一样的眼神。在手下的认同之中已经有了狼王的气势,对方和他一样,所以吕布不想动手,他有自己的骄傲,至少在意志上自信不会被任何人或非人压倒。

    吕布说完就转身离开,现在他离马超远点,对双方都有好处,至于杀掉的羌胡,吕布完全不觉得有错。杀了就杀了。

    转身淡然离开的吕布,完全没有在意已经颠狂的马超,他这种近乎蔑视,无视的行为,对于马超的自尊完全就是践踏,更重要的是还是在灭杀了马超认可的战友之后。

    “啊!”马超像是受伤的猛兽仰天怒吼,所有的内气全速的调动起来,根本不顾及对于经脉身体的损伤,全力的释放了出来。

    吕布面上浮现一抹冷意。马超还是和上次一样不知数,至少在吕布看来是如此了。

    毕竟已经抵达了内气离体极致,马超全力爆发之下,直接压制了出力只有三成左右的吕布。将吕布打的左支右绌。

    至于原因很简单,吕布将绝大多数力量全部用以压制千古信念的躁动,否则。只需要一击,马超就会身首分离。

    狂乱的马超靠着爆发在压制吕布之后。一枪在刺向对方的喉咙。

    原本已经因为压制千年信念而顾此失彼的吕布根本不足以躲开这一击,只能尽力闪躲。结果被马超长枪带出来的劲风在脖子上带出一道不浅的伤口,鲜血瞬间涌出。

    下一瞬间吕布整个人变得无比冷漠,不等马超喊出受死,吕布的戟尖从下扫了上来,以马超根本无法想象的速度砍中了他,不过不知道为什么马超感觉在即将砍中他的瞬间,方天画戟停了一瞬。

    也正因为那一瞬间,马超躲过了死劫,不过饶是如此,胸腹之间也被划出一道巨大的伤痕,戟尖所过之处所有的肋骨全部折断。

    “怎么可能!”马超半跪在雪原上,鲜血止不住的流了出来,艰难的抬头看着对面的吕布,不知道是错觉还是其他,他居然在吕布的面上看到了一抹欣慰。

    不过应该是人死之前的幻觉了,马超缓缓地阖眼,【就要这么死了吗?好可惜,天下第一还没得到,伯符真想和你打一架,吕布,如有来世,我定要胜你……】

    马超倒下的那一瞬间,吕布驾着走了过来,眼中凛然的杀意,但是驾马到马超身前的时候,吕布却停步了下来,抬起自己的左手,一团金色的内气,直接甩到马超的身上。

    随后杀气凛然的转身离开,他吕布在有防备的情况下,岂能容忍被外物操纵,就是如此,和马超完全没有关系。

    吕布扭身离开,并州狼骑也没有人敢询问吕布为何要救马超,只是跟着吕布转身离开,只留下形单影只的里飞沙站在那里仰天长嘶。

    说来也是因为有里飞沙在旁边,否则庞德赶过来的时候,估计这里也就剩一滩血迹,毕竟这个时期的野狼非常多,而没有丝毫抵抗力的马超和一地血腥味,对于过冬艰难的野狼都是美食。

    “速速扶起少将军,其他人去通知马将军!”庞德急急忙忙的命人将马超用担架抬起来。

    庞德将马超抬回来的时候得知此事的马腾都快急疯了,而马超本身就是绝顶高手,被打成这样,吕布还刚刚路过,那还用想。

    自然马腾大怒,当即去找曹仁,要求曹仁和他一起去问吕布要一个说法,这个时候马腾还算正常,毕竟马超被打的不像人也不是一次两次了,内气离体又不会有事,找吕布要说法只是一种父亲的恼怒。

    结果时隔数天,居然还没有醒,马腾直接狂躁了,直接点兵去找曹仁,他要跟吕布玩命了!

    要是吕布只是将马超打了一个半死,第二天马超就又开始作死,马腾也不会如此愤怒,毕竟自己儿子什么情况自己也知道,上次听说挑衅吕布,被追砍了半个中原。

    飞回来的时候整个人都浮肿了,但照样活蹦乱跳的,对于这种情况,马腾根本不会在意,甚至恢复后还会按着马超去认个错,道个歉,但现在马超连着几天都没有苏醒!

    这可是内气离体啊,这已经超过马腾的承受极限了,自己儿子皮实跟外人天天打架,鼻青脸肿回来,自己可能还会去揍儿子,但自家儿子被打成了植物人,不上全武行才怪!未完待续。

    ps:  最后两天了,有票的投了吧,反正不投也会浪费,不给我也可以给别人啊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