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零九十四章 承接

    许劭算不上绝顶的聪明的人,但是他有一双看穿人性的双眼,所以他很清楚圣人是不存在的,也因此他对于陈曦的话理解的非常的深刻,阶级不可能背叛阶级啊!

    世家这个阶级,不论怎么改变都是不可能背叛本身这个阶级的,现在的妥协不是因为陈曦更为强大,而是其中的利益值得世家停手去思考,去追逐。

    只不过这只能迟滞,而不能真正变革这个时代,许劭很清楚他自己就属于是对于百姓的同情者,但想要他放弃一切去同百姓一样,那是不可能的啊,他只是同情者,只是力所能及。

    作为利益既得者不可能为了无关紧要的人放弃自己的利益,除非是有更大的利益,也只有这样,才能让世家松手。

    陈曦他不是圣人啊,这一点许劭非常的清楚,他只能算是站在了另一个阶级,不甚至都不能说是站在另一个阶级!

    陈曦他最多算是阶级改良者,不希望自己的阶级毁灭,站在高处以一种温和的方式去同情,拉拢那些底层的凡人。

    【你所言的大无畏的精神,你并不具有啊。】许劭望着已经消失了的陈曦。m到,【你知道一切,但是你做不到一切,甚至你在迟滞犹疑,你还没有规划筹谋好未来啊!】

    【温和如你,想要的是如同圣贤时代平和稳定的交接,既不想粉碎自己的根基,也不想让这份根基困住自己,你想找的是一种动态而永恒的平衡吧。只有这样才能永远的稳定长存下去。】

    许劭喟然长叹,陈曦自己想要走的路太难了。可以说,他想要的不是一朝一代的安稳。他想要的太多太多。

    陈曦一直在变革,在提高百姓的生活水准,而且看似一直在削弱世家,但许劭能感觉到,陈曦所做的更多应给被称为去芜存菁。

    世家确实到了该清洗的时候,里面已经混入了太多的渣滓,但不可否认就算是再怎么渣滓的群体里面也有精英,更何况世家本身就因为占据了不少的资源而成为了精英团体。

    取其精华,弃其糟粕说的简单。但是做起来恐怕是天底下有数的难事,尤其是自己什么都不懂的时候,单靠着陈曦的教育,大多数百姓依旧靠自学的话,那最后出来的还是世家和百姓。

    最多最多就是换了一遍人,双方之间的关系依旧是剥削和被剥削,说的严重一些,双方之间的关系依旧是割裂的。

    很明显,陈曦要得不是这种关系。历朝历代的变革,不管是自上而下,还是自下而上,单一阶层都是失败的。纯粹世家自救,肯定会死的很惨,这一点妥妥的。

    同样。纯粹底层动乱,到最后也是一场空。要变革,那必须是各个阶层的联动。不过话说回来这个时代汉朝只有两个阶级,一个是世家,一个是百姓。

    当然最高位的皇帝,由于站的太高,大多数时间是和百姓站在一起的,只有这样才能平衡,所以所谓的世家变革,不拉上百姓,那就只能去死了。

    要让百姓看到晋升之路,要让世家不再恣意的透支前人的余荫,双方只有相近似的实力,才能平等对话,所以陈曦一直在努力制造一个诞生于百姓,但是相对团结强悍的阶级。

    也就是现在不断加大投入力度的老兵团体,这个世界有一种不下于爱情的感情叫做袍泽,执子之手,与子偕老最初说的就是这种袍泽之谊,那种战场上结下的,为战友挡刀的感情几乎不会因为岁月磨灭。

    不断的加强这个团体的福利,不断的加强这个团体的荣誉,让其逐渐的独立出来,成为一个阶级,一个纯粹为了国家奋战的脱产阶级。

    这些人大多数悍勇,耿直,不会有太高的官位,也不存在利益侵染产生的变质,他们懂得什么叫做团结,上过战场,明白个人的弱小,所以他们会努力的将自己的袍泽团结起来,不知不觉就会壮大成为另一个阶级。

    三足才能鼎立,这是陈曦所能想到最现实,也是最有可能实现的稳定方式,至于到时候能走到哪一步,陈曦也没有什么把握,不过再坏又能坏到哪里去?

    至少当前这种办法,陈曦还能窥视到未来的一部分可能,而且路走到这种程度,就算陈曦不愿意往下走,历史的惯性也不会任由陈曦停步了。

    不过陈曦比较得意的是在自己将历史大势玩崩之前,自己终于将另一部分的大势再一次握到了手中,并非是什么刘备一统天下这种已经能看到的大势,而是唯有他所确定的大势。

    带着嘲讽意味召开的世家会盟,其实只是一个幌子,虽说重要,但也真没有达到没世家就玩不转的地步,那不过是一个试探。

    而正如陈曦所预料的那般,天下大局在崩碎的那一刻,他所预见的一切再一次承接在了他的手上。

    也因此在袁刘大战结束之后,天下大局已然扫入垃圾堆的时候,陈曦依旧淡然如水,未雨绸缪的陈子川,单靠着他自己的智慧,平稳的承接了天下的大局,在新旧历史交替的那一刻,抓住了新的时代!

    也许这么说非常的模糊,但是接下来历史这个被陈曦玩坏的木偶再一次被陈曦操纵了起来,不同于以前靠着对于木偶的熟悉,现在的陈曦已经完全不需要这些了。

    也正因为这一件事,陈曦对于历史人物的敬畏已经全然的消散了,这也是他恣意教唆的原因,因为不同于以前靠着模仿走前人的轨迹操纵历史,现在的他已经有了自己技巧。

    如果说以前陈曦还是一个精致的模仿者,那么现在他已经开始熔炼自己的技巧,稚嫩,蹩脚,但是无法掩饰陈曦从曾经的身影之中汲取的力量。

    不同于以前了,现在的他已经不需要伪装成无比成熟的智者了,他只需要以一种少年人的莽撞拉开时代的序幕,自然有人演绎这个新的时代。

    咱还是求点票吧,貌似有点不太妙,虽说并没有什么用……未完待续。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