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零八十八章 张绣的牌面

    现在在前方摩拳擦掌的张绣完全不知道自己家中在前不久发生了那么大的事情,他现在的心思还在该如何表现自己。

    不管是张绣的叔父张济死前对于张绣的交代,还是钟繇告诉他的事情,都让张绣明白,自己要在曹操势力之中长久安稳的呆下去,那就要表现出自己的价值!

    原本觉得自己应该是天下有数猛将的张绣,在典韦的那一头槌下已经彻底惊醒了过来,如他叔父所言,中原乃是天下精粹,也许他真的不算什么。

    也因此张绣收敛了自己傲慢,心态的转变,让他几近极致的武道百尺竿头更进一步,而且在张济去世后,他一个人挑起了他叔父留下的重担,没有父辈的遮风避雨,张绣明显的成长了起来。

    这一次作为先锋,张绣将张济留给他的底子统统带上了,他想来一次酣畅淋漓的大战,舒缓内心之中的郁闷之气。

    不过有时候就是天不遂人愿,张绣想在战场驰骋一番,证明自己的价值,鲜卑却没有给张绣这个机会,或者该说是吕布没给张绣这个机会。

    因而这几日,张绣就是坐在营中操练手下,他。m和夏侯惇,夏侯渊等人只能说是点头之交,作为外将,和曹家本族的将领毕竟存在着一些隔阂,而他也不是善于逢迎之辈,所以双方关系只能说是不咸不淡。

    同样,第一次参加曹军大规模作战的徐晃也是这种情况,作为杨奉一方投降过来的将领,其实曹家还有一些提防的。毕竟杨奉已经被杨家录入宗族,因而徐晃被提防也是理所应当的。

    不过相较于张济有钟繇作保。手上四千余铁骑可是实打实的强兵,徐晃麾下就弱了不少。

    这也是曹仁等人不担心徐晃可能出现动乱的原因。不过他们完全不知道徐晃有一手不弱的练兵统兵的手段,真打起来,就算是弱势兵力,也未必会输给夏侯等人。

    再加上蔡阳,乐进,李典这些人,曹操麾下说一句将勇还是没有一点问题的,只不过因为强兵还没有屯出来不显于人前而已。

    不过不管将有多勇,在没达到个人实力逆天的程度。任何一个人都不可能抵挡一支大军,虽说鲜卑军士气大衰,但人数在那里放着。

    就连吕布那种超级高手都是加持了陷阵军魂和千年信念才达到了那种高度,而很不幸曹仁这边,别说千年信念这种离奇的东西了,连军魂他们都是可望不可即的。

    没有军魂加持就不可能在云气之中发挥出本来的实力,那就只能靠着云气来对抗云气,率领着西凉铁骑的张绣倒是不怵鲜卑大军,但不管曹仁和张绣都不会傻的将这等精锐浪费到这种炮灰战场。

    这可是一锤定音的决定性精锐。袁刘之战,华雄给天下的骑兵都上了一课,弓骑兵且不多言,突骑兵要做的就是在战场胶着的时候打破局势。一锤定音。

    因而像曹仁这种具有大局观,知道曹军的态势的统帅,绝对不会去为了一点点的怀疑就去损害己方的战斗力。

    “将军。曹将军请您去议事。”一个传令兵在张绣思考该不该出击的时候抱拳对着张绣说道。

    “好,我马上到。”张绣点了点头。然后对传令兵说道,“将胡车儿给我找来。”

    很快一个头发枯黄稀疏扛着一根大约有碗口粗镔铁棍的壮实汉子就来到了张绣的营帐内。“主上,找我何事?”

    “帮我去探查一下鲜卑营寨,我手下能做这种事的也就剩你了。”张绣叹了一口气说道,胡车儿算是他的心腹,一个没有内气,但是连张绣都没把握轻胜的壮士。

    “我这就去。”胡车儿抱拳说道,自从张绣将他从西凉捡回来,已经好多年了,他终于从一个连话都不会说的野人,变成了一个粗通礼仪的军士。

    “你小心一点,不要和其他人发生冲突。”张绣摆了摆手,示意胡车儿离开,倒不是怕他出事,而是怕他闯祸。

    以前在没有见到典韦之前,张绣还不明白胡车儿的状态,还可惜胡车儿一身好筋骨无法修习内气,但等到被典韦击败之后,张绣就明白胡车儿天生就走的是另一条路。

    可以说胡车儿只要不暴露出自己不输于内气离体初期全力爆发的巨力,恐怕曹营除了典韦任何一个人都不会注意到他。

    就如之前所说的经历过痛苦才会成长,没有了遮风避雨的张济,张绣也懂得了藏拙,该展现的部分淋漓尽致,保命的手段绝对不会让任何人知道,而胡车儿作为他的亲兵,则是他最大的底牌。

    要知道张绣曾经带着胡车儿远远窥视过一次典韦,按照胡车儿的说法,如果典韦没了武器,他们是可以一战的,甚至他还有微弱可能能打赢。

    当然这话张绣不会相信,但对于胡车儿的实力也有了一定的把握,步战的时候胡车儿基本接近内气离体圆满,只不过无法飞行,而且因为是纯粹身体的因素,在爆发力,耐久各方面远超一般人。

    这也是为什么张绣愿意给胡车儿打造一根碗口粗镔铁棍的原因,一个隐藏在自己麾下,并且足够忠心的内气离体,在任何时候都是值得投资的。

    不过张绣给胡车儿的伪装就是,一个傻大个,蛮力十足,不通内气的笨蛋,虽说胡车儿确实是如此,但张绣不保证自己说出来了全部。

    毕竟不管是什么东西超过了某个极限就会发生质变,常规程度的蛮力确实很好对付,但是当这份蛮力,上升到仅次于典韦那个高度的时候,恐怕怎么也不能说好对付。

    目送胡车儿离开营地,对于他的安全张绣不怎么担心,他现在只在意这一次自己的表现,作为曹军的先锋,他不能空手而归,不能容许自己第一战就这么结束。

    【吕布冲进中军斩杀了鲜卑单于啊,如果我能杀进去斩杀了轲比能或者白部的莫护托(后期的慕容部头人),有羌胡策应的情况下一举功成并非不可能。】张绣半是琢磨,半是妄想。

    求点赞……未完待续。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