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零七十九章 鬼神吕布

    这一刻吕布仿若被光所包裹,金红色的光将他映照的无比耀眼。

    “上,干掉他!”卜贲异在云气和吕布气势撞上的瞬间无比的震惊,那如同风暴一般的气势,真的是鬼神一般的男人啊,不过毕竟是鲜卑大部的头人,虽说震撼,但也明白现在该干什么。

    “蝼蚁!”吕布一声低吼,胯下赤兔心有灵犀一般朝着鲜卑大军冲了过去。

    不等卜贲异嘲笑吕布不懂统兵,居然单人冲阵,他就看到了惊人的一幕,吕布的方天画戟往后一甩的瞬间,猛地延伸出无数的光芒,随后无数的内气缠绕,方天画戟猛地变为近百米的长度。

    “给我粉碎吧!”方天画戟一个横扫,在斩碎云气的同时延伸而出的光刃直接将百米方圆清空,无数鲜卑勇士被吕布强悍的攻击截成两段。

    吕布一击斩空面前百米,扩大无数倍的方天画戟再次挥舞了起来,疯狂的斩杀起面前的敌人,与此同时无数数十米长短的方天画戟形状的气刃从吕布的方向飞了,带着暴鸣和轰鸣砸入了鲜卑的军阵。

    “统统给我死吧!”吕布翻舞着方天画戟,无数的气箭从吕布的身上电射而出,疯狂的清洗着四周的鲜卑勇士,同时巨大化的方天画戟每一击都带来过百的伤亡!

    (

    “给我开!”这个时候吕布已经单枪匹布杀入鲜卑大军的中心,超大的方天画戟搅动着天空的云气,裹挟着无尽内气的一击。直接撕碎了云气。

    “杀!”一击搅碎云气,吕布不敢有任何的耽搁。挥舞着方天画戟朝着四周的鲜卑继续杀去,内气形成的方天画戟随着云气的消磨和斩杀敌人的消耗在不断的变小。但是吕布却毫不在意的朝着前方杀去。

    “噗嗤!”一声空气撕裂的声音,在吕布那柄巨大的方天画戟消失的瞬间,不等已经红眼的鲜卑杀上来,吕布紧握住方天画戟的左手疯狂的抖动了起来,在化作残影的瞬间,无数的空气被斩了出去。

    霎时间吕布面前百米直接被砍出来的一片空荡,残肢断臂丢了一路,吕布趁势直接杀了出去。

    【军魂只能保证我在之前释放的内气不被快速抵消,小范围的内气攻击军魂还能抵挡住云气的消磨。大范围的话就有些捉襟见肘,不过这样也够了!】

    吕布在杀出去的瞬间拨马回转,主战场之上一片断肢残臂,吕布很清楚,之前自己的攻击擦上必死,根本不会有伤者,一次冲锋至少干掉了十分之一!

    “呼呼!”卜贲异看着对面一身血色的吕布,无比的恐惧,而鲜卑大军在被吕布这么冲杀一遍之后已经士气几近崩溃。单人冲阵,斩杀三千,这是鬼神的力量啊!

    “我说过今日所见之胡人必杀!”吕布已经看到鲜卑人眼中的恐惧,以他对于这些羌人的了解。很清楚只要再大杀一场,他们就会崩溃!

    “杀杀杀!他只有一个人!杀了他!”卜贲异大吼着朝着吕布的方向冲了过去。

    “你们根本不懂,”吕布驾着赤兔。孤傲的等待着两万余人的冲锋,他知道鲜卑已经几近崩溃了。他们只是在盲从,不过这不够。今日所见之胡虏,必杀之!

    “给我死!”吕布大吼一声,迸发出无穷无尽的内气,一击轰击在大地之上,完美的力量控制,让正前方六十度的扇形直接延绵出一片崩碎的大地,无数鲜卑骑兵直接摔倒,而卜贲异也滚落马下。

    这一刻所有的鲜卑猛士无比的惊慌,他们突然有一种感觉,他们所战斗的不是人,而是鬼神,那翻飞轮舞的方天画戟,在云气崩碎,士气全无之后,每一击都能带走近百人的性命。

    血流成河,吕布强忍着自己身体的疲累保持着绝强的实力斩杀着鲜卑,这一次不要俘虏,他要让北方的敌人记住,擅入他吕布定下的边疆,必须以鲜血来偿还!

    “撤,快撤!”鲜卑大军硬生生被吕布以单人斩杀的七零八落。

    说来真正被杀掉的也不过七八千人余人,就算有军魂的加持,顶着云气杀人,干掉七八千之后吕布也感受到什么叫做身心俱疲,不过有些事情必须要做!

    张颌赶来的时候,吕布正在进行第二次的冲锋,他亲眼见到了吕布是怎样一个人粉碎了一支大军,相较于关羽那种碎城,吕布这种一人击溃一支大军的力量更让张颌震撼。

    看着已经被血染红的土地,张颌在恐惧的同时更多了一种敬意,他知道此战之后,只要吕布还在并州,鲜卑绝对不可能入侵了,甚至该说胡人绝对不会入侵。

    “叮!”将方天画戟扎在地上,吕布冷傲无比的看着张颌,在一战斩杀近万之后,吕布身上的杀气已经凝成了实质,仅仅是看着张颌,张颌都感觉到一种敬畏。

    “见过温侯,听闻鲜卑来袭,我冀州率兵前来援手。”张颌低下自己高傲的头颅,一身是血的吕布让他无比的敬畏,他渴望这种力量。

    “哼,高顺,张辽听令,随我全军出击,进攻西鲜卑本部!”吕布扫了一眼张颌冷笑着说道。

    “温侯,可允许我与您协同作战。”张颌恭谨的说道,如果说以前他对于吕布还有不屑的话,现在的他对于吕布真的只有敬畏了。

    “你带着你的大军在侧后方防止鲜卑人溃逃即可。”吕布冷冷的说道,“成廉,送夫人回去。”

    “奉先……”貂蝉看着一身是血的吕布犹豫了两下,“我在九原等着你,记得要早点回来……”

    “喏!”成廉抱拳一礼说道,虽说他也非常想参与对外作战,但是九原这里同样需要有人镇守。

    “我说过今日所见之胡虏一个也不会放过!”吕布怒吼道,随即拍马朝着北方冲去,虽说之前的战斗消耗了他大量的体力和内气,但他可是吕布,当今天下最强的武者,他要将并州的版图完全恢复过来,他吕布说到做到!

    这一刻驱使吕布的不仅仅是吕布自己的信念,还有那些千年间一直对外作战的将士的信念,吕布并没有被侵染,但是双方的信念无比的近似,在迸发出无比强大的力量的同时,也加强了吕布允诺的誓言!(未完待续……)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