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零七十八章 错综复杂的并州北部

    吕布给高顺说这件事的时候,高顺微微有些不满,不过他也知道吕布的性子,对于家人一贯的宽容,再加上严氏的死,仅剩下貂蝉的吕布,真的是溺爱。

    同样对于吕绮玲也是如此,好在这两个人本身就属于心地善良,否则以吕布的溺爱,惯坏的可能性非常大。

    “好的,到时候我和陷阵会保护好夫人的。”高顺点了点头说道,虽说貂蝉也有一身不差的内气,但说实话那真的只是装饰品。

    “就靠你了!”吕布拍着高顺的肩膀说道,“恭正,你有什么愿望没?”

    “愿望?”高顺皱了皱眉头,“没有。”

    “那就算了。”吕布转了转另一只手的方天画戟,然后在高顺不解的眼神之中离开了。

    时间过的飞快,异部的头人卜贲异率领着三万大军在前一天就来到了吕布画的边界旁。

    说起来若非吕布过于桀骜不驯,而且还曾威胁过卜贲异,作为异部的首领,他甚至想将吕布收服,因为对方太强了,强到连他都敬畏的程度。

    虽说个人的勇武在战争年代和团体比起来非常的渺小,但是强大的个人实力依旧为所有人所崇拜,因而在没有击溃吕布之前,卜贲异不会跨过那条吕布画的线。

    次日吕布率领三千精骑和八百陷阵骑也出现在了两人订下的交战点。

    看到对方稀稀拉拉的兵力,卜贲异长舒了一口气,如果吕布真的带领一万人来的话,他还是会有些担心,但区区三千余人的骑兵,根本不会让率领三万人的卜贲异感觉到畏惧。

    “咦,那是……”卜贲异看到了一身金甲,拿着方天画戟的吕布,更看到了吕布身后的貂蝉,相较于威猛的吕布来说,婉约绝美的貂蝉更让男性无法转头。

    “吕布,你终于来了!”卜贲异大笑着驾马冲了出来,“今日一战,你若身死,家人妻女大可放心,我卜贲异肯定代为照顾!”

    吕布根本懒得理卜贲异,看着天空之中不断飞过的大雕冷笑连连,他很清楚这些雕是草原人的耳目,不过他不介意,他就要让所有的草原人知道今天的一切。

    “你废话说完了是吧。”吕布平淡之中带着杀意的话音传遍了在场每一个人的耳中,“今天凡胡人杀无赦!”

    冰冷刺骨的杀意,直接从吕布的身上迸裂了出来,霎时间原本靠着胡昭变更天象而温暖的气候,瞬间再一次变成了数九寒冬!

    吕布的方天画戟举起的瞬间,高顺将陷阵的军魂以及长城守望的信念全部注入到了吕布那里。

    【剩下来就看你了啊奉先!】高顺再将大多数的力量注入吕布那里之后默默地想到。

    在吕布那一句话出之后,卜贲异还想怒斥吕布不识天数,结果却被那森寒的杀意直接逼退了回去,而随着吕布身上爆发出来的金光,卜贲异微微感觉到了不妙。

    “全军冲锋!”卜贲异大吼道,下一刻整个鲜卑异部的勇士集体喊着号子朝着吕布大军的方向冲了过来。

    吕布缓缓地吸收着那份沉淀千年的意志,一幕幕的影像出现在了吕布的面前,千年间一次次对北方胡人的战争都都以画卷的方式出现在了吕布的面前。

    “你们的意志将由我来贯彻!”吕布的双眼从黑色缓缓的转向金色,气势也不断的攀升。

    “哈!”吕布仰天怒吼,发丝随着他气势的爆发无风自动,金色的内气杂糅着艳红的气血不断的变化,一道贯穿天地的金红色光芒直接从吕布站立的地方直刺苍穹,大地随着吕布的气势直接崩裂。

    原本在天空之中观察的雄鹰,在那道贯彻天地的光柱刺入苍穹之后,所有的雄鹰都像是遇到天敌一般疯狂的四散飞去,而鲜卑大军的云气甚至在和吕布气势对抗的时候出现了破碎!

    “那是……”张颌远远的看着那道金红色的光柱,身体之中的血液和内气不断的沸腾。

    “吕布,那是吕布!”高览震惊的说道,随后想起自己现在情况不由得有些低迷。

    “元伯,你率兵前进,我要去帮忙,吕布能做出这种举动,前方形势恐怕不妙,不管我们和吕布之间关系如何,我们中原人岂能让胡人占了便宜!”张颌双眼坚毅扯着缰绳无比坚定的说道。

    “你去吧,我会率领大军前去的!”高览点了点头说道,“我会尽快赶去的。”

    张颌点了点头,一拉缰绳整个人化作一做青黑色的光朝着北方追去。

    “那是什么!”曹仁震惊的看着东方那道贯穿天地的金红光泽,虽说因为距离遥远,但是他能感觉到其中强大无匹的力量。

    “那是吕布!”夏侯惇眯着一个眼睛看着吕布的方向说道,“能展露出这种力量的,天下也就只有他了,不论什么时候看到都感觉到无比的恐怖。”

    “的确如此。”夏侯渊点了点头说道。

    “那是什么?”轲比能无比震惊的看着那道估计在数百里外的光柱,那里面的力量让他感觉到震颤。

    “哈哈哈,我鲜卑又要获得一件重宝了。”鲜卑单于和连看在数十里外的那道光柱大笑道,“中军加速前进,给我将那件东西拿到手!”

    “大单于,我们的既定目标是北地以东,这里不过是途径,那里本身就有着异部,如果现在赶往了九原,且不说收获,还有可能会和于夫罗与卜贲异发生冲突。”和连的兄长浦头赶紧劝谏道,现在这个时间过去根本不合适。

    “哼,我们鲜卑还需要在意匈奴那群废物?区区于夫罗敢违背我的命令!”和连不爽的说道,他本身就对于自己的兄长浦头非常的不爽。

    “单于,如果我军现在就折往九原,会与前军脱节,而九原就算攻击也属于断部和秃发部攻伐的地区,我军如此行事恐怕诸部落不满啊!”浦头咬牙继续劝谏道。

    “哼,他断部和秃发部有什么不满的,单于带他们亲征难道他有什么不满意,让其他人去攻击并州西部,断部和秃发部随我攻击九原。”和连满不在乎的说道。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