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零六十九章 历史背后的推手

    “你不会真让我一个人去吧。”张飞苦笑着说道。

    “你如果想要成为名将的话,这一条路你死活绕不过,难道不想帮玄德公匡扶汉室吗?”陈曦盯着张飞说道,“你可是天不怕地不怕的张翼德!”

    张飞苦笑,没有接话茬,正因为他清楚自己的能力,他才会如此谨慎,明年北击胡人绝对是一场非常惨烈的战争,而因此一旦他成为主帅,那么他肩负的责任会非常的重,北疆胡人到时候是为生存而战的!

    虽说对于胡人的战斗力,中原的诸侯基本上都抱着嗤之以鼻的态度,但是数量堆出质量在任何情况下都是有道理的,这一场大雪,让北疆大部的入侵推迟了,但是也让原本就缺粮的胡人更加的缺粮。

    恐怕到了来年开春,胡人已经和草原上饿青眼的野狼一样发狂了,根本不需要任何理由,甚至可能在冰雪还未完全融化的时候就会全面出击。

    毕竟都是两个胳膊,一个脑袋,饿极了之后,失去了所有畏惧心的胡人,在一时间爆发出来的战斗力,绝对不可小视。

    实际上这个时候给胡人那边贩粮,挑起胡人之间的战争才是上上之选,可惜北疆的雪实在是超过了陈曦的估计,路基本被封完了,就算是平原,也没有办法确定方位了,贾诩派去探查的情报人员,都有数人因为分不清方位和白天黑夜已经葬送在雪原之中了。

    这也是陈曦第一次对于暴雪有了概念,北疆的雪下到了根本分不清白天黑夜的地步了,什么时候抬头,天都是灰蒙蒙的,天上一直飞舞着冰渣雪花,甚至天不下雪的时候,狂风也从远方带来了冰渣,无止无休,幽州以北,整个都是灰蒙蒙的。无休止的落雪!

    贾诩在之前给陈曦说过按照他的经验,这一场大雪北疆胡人冻死,饿死的恐怕会有十余万,但是年后必然有一场规模巨大的南下劫掠。

    不同于那种小规模的劫掠。这种程度大雪带来的劫掠近乎于濒死的疯狂,胡人就算是失败,也会咬牙下去死战,或是得到足够的给养,或是将人口减员到补给足够供养的程度。

    无比残忍血腥的方式。但北疆胡人就是靠着这种方式度过了一次次的危机,避免了亡国灭种,而也正是在那种残忍血腥的激发之下,胡人的战斗力会抵达另一个高度,或者说是灭族的危险蒙蔽了畏惧。

    说起来在贾诩告诉陈曦这件事的时候,陈曦还有些不以为然,生活在这个时代,一直作为领路人的陈曦自然认为双眼已经看穿了历史,不可能出现足以蒙蔽他的大事,但随着贾诩的叙述。陈曦终于发觉,他并没有做到遍观万物的地步。

    相较于自己对于历史细微之处的印象,陈曦更相信贾诩这种老狐狸,这家伙一辈子没倒过霉,坏事做了一筐的家伙最后居然稳稳地做到了三公,要知道汉朝三公除了爵位的要求,更有一点就是声誉,贾诩坑了汉室不少次,最后毛事没有,这能耐。陈曦不得不服。

    随着贾诩的讲解,陈曦对于这种贾诩所描述的残忍血腥的减丁方式有了一定的了解,说白了这就是北疆胡人优胜劣汰的方式。

    一场足以让所有部族断粮的大雪,在雪停路现之前北方所有的胡人都会枕戈以待。在北方的道路达到行军的程度之后,所有的胡人都会集体性的进行迁徙。

    小部落并入大部落,大部落跟随王庭,浩浩荡荡的开始对于长城发动攻击,不同于打草谷那种大部落之间的协调作战,这种规模的战斗。几乎会波及整个北疆。

    要么抢到足够的粮食,要么将部落人口战死到掠夺的粮食足够吃,就这么简单而又血腥。

    陈曦在听完贾诩的叙述之后,第一反应不是震惊,也不是恐惧,就算是北疆胡人集体南下,刘备也不是挡不住,真拼着内部建设停滞,刘备这边能爆发出来的战斗力绝对够压住北疆所有的胡人。

    陈曦第一反应是历史上在这个时间点有没有出现这件事,如果没有的话,那是什么造成了气候的变化,这可不是他个人活动所能干涉的,当然也有可能是精神天赋的副作用,不过很快陈曦就排除了这一点。

    历史上这一次北疆胡人入侵可能真的发生了,因为陈曦在思考的时候,猛然想起来三国地图和汉末地图的不同,三国地图的并州以北,距离长安最近的不过百里,而汉末地图并州包括着河套平原。

    也就是说三国年间并州基本没了,长安基本在胡人的兵锋之下,这样也就能解释为什么长安距离袁绍更远,而曹操还要将刘协迁到陈留这个距离大敌袁绍更近的地方,因为这个时候胡人已经接近长安了。

    再想想时间,貌似也就是这个时间点了,而之后不久就是鞠义和匈奴,鲜卑在邺城以西做过了一场,想想邺城在什么地方,陈曦不由的一惊,也就是说那个时候胡人已经深入汉室腹地了。

    两相结合一下陈曦发现了一个令他无比惊恐的事实,历史滚到明年年初的时候,一直被他视若无物的胡人一口气将战线推到了靠近雍州司隶不远的地方。

    这简直是见了鬼了,虽说并州在历史上被袁绍整的半死不活,吕布也一直没有回并州,但也不至于被胡人打成这样,这简直不科学!

    当然陈曦也不是否认历史的二货,相反他非常的聪明,既然这种事情能发生,那也就是说胡人表现出来远超想象的战斗力,否则不至于一口气将战线推到雍州百里之处,这种情况只能说明并州戍边的将士被打溃了。

    同样北疆的敌人到底是什么战斗力,陈曦也就有些猜测了,甚至陈曦都猜到了到时候串联乃至指挥南下入侵的到底是哪一部蛮夷!

    不,对于那个部族来说已经不应该蔑称为蛮夷,因为曾经那是一个帝国,一个死撑了两百余年在三十年前依旧和汉帝国还做过一场的草原之王——北匈奴!

    求月票~(未完待续。)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