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零六十七章 张飞的苦恼

    原本说是剿匪结束,将所有的文臣武将全部招了回来准备进行换防,可惜回来之后就得到公孙度战败的消息,原本的计划出现了一些偏差,所以所有人都需要在邺城休整一下,然后重新等待调令

    也就是说一年到头忙来忙去的所有人突然闲了下来,其实也不算是闲了下来,该忙的人还是很忙,闲的人还是很闲,只能说是突然所有人都聚在了一起。

    和以前那种关羽闲的时候,甘宁在忙,甘宁闲的时候赵云在忙,赵云闲的时候张飞在忙,张飞闲的时候华雄在忙,一群人总是聚不到一起。

    这一次因为公孙度的意外战败,让所有人都聚到了一起,以前没机会一群人在一起凑一桌,这一次也能好好的聚一聚了。

    刘备在发现这个情况之后,又得到贾诩送来的北方最新情报,幽州以北大雪纷飞,也就是说乌丸,东鲜卑,南匈奴这些今年是不可能从幽州南下了。

    得到这个消息之后刘备略一犹豫决定给所有人放个假,顺带派人又给长安的刘协送了一堆的宝物。

    随后刘备将鲁肃找来又仔细问询了一下当前治下的情况,确定己方治下要达到陈曦要的程度还需要一年多的修养和调整,于是也就不再急于扩张,转而稳扎稳打的对冀州,兖州,豫州进行改造。

    陈曦这段时间做的最多的就是跟人吃吃喝喝,刘备麾下这群人全数聚集起来的时候还真不多。

    刘备在将所有人集体请了一顿之后,其他人也都开始进入请客吃饭的阶段。开始陈曦还颇有来者不拒的气势,连吃五天之后陈曦就有些不行了。

    当然文官一系到了第六天。也就剩新秀徐庶完全不在乎吃喝,其他人都有些不行了。至于武将则是完全不在乎,许褚那些人每顿都不拉,吃完就开始聚众打架斗殴,徒手战,兵器战,马战,这群人完全不怵。

    兴趣来了吃着吃就打起来了,感觉在这种吃吃喝喝,打架之中年节的氛围也逐渐的出现了。和前几年那种过年都在忙的感觉完全不同。

    “子川,晚上子义和叔至他们的接风宴,你要不要去!”张飞在陈曦的院子外吼道。

    随后不等陈曦回答张飞就冲了进来,然后就看到陈曦懒洋洋的躺在躺椅上,身下铺着一张熊皮,身上盖着一张毯子,顺带一说这张熊皮是前不久张飞带回来给陈曦的礼物,旁边放了两个火盆,手上拿着一册书在翻看。

    “去。肯定要去”陈曦缓缓地将书放下,就像一个小老头,动作慢悠悠的。

    之前陈曦还跟着一群人去迎接太史慈和陈到他们回来,接风宴这种事情怎么可能不参加。就算这几天吃的有些难受了,到时候也需要参加,只是有些可惜诸葛亮居然还没有回来。

    “那你还在这里躺着。我大侄女呢?”张飞兴冲冲的说道,一脸的调笑。

    “这里没你大侄女。你也不要想着占我便宜。”陈曦缓缓地坐起来,他才不想跟张飞犟。对方属于没理声高的典型,一不小心就会被整的一身狼狈,声高真的是一种让人敬畏的天赋。

    “谁说不是!”张飞手按着陈曦的肩膀一脸笑意的说道,“张夫人马上就成为俺老张的嫂嫂了。”

    “好吧。”陈曦无可奈何的说道,当前整个邺城气氛热烈的原因除了这些文武群臣逐渐归来以外,更多的更是因为刘备要娶张氏了,婚期订在明年七月。

    虽说张氏是再嫁,不过这个时候貌似也不讲究这些,而且张氏是作为刘备的正妻,礼仪上是不能出现丝毫差错的,所以依旧是诸侯之礼等半年。

    “你跟她怎么样了?”张飞挤着眼睛调笑道。

    “就那样吧。”陈曦平静的说道,至少以张飞的本事是不可能从陈曦面上看到丝毫内心的。

    “你准备的怎么样了,明年二月你就要作为统帅前往辽东了,要知道现在因为大雪封路,胡人没有办法南下,但是等冬雪稍霁,饥寒的胡人必然南下。”陈曦不等张飞继续调笑,话锋直刺张飞要害。

    张飞张嘴刚准备继续调笑,以期能打破陈曦那宠辱不惊的神情,喜庆的面色被陈曦直击要害之后明显有些不知道说什么,良久之后化作一声长叹。

    “你该不会没准备吧。”陈曦看着张飞皱了皱眉头。

    “我有什么好准备的,到时候听元直说怎么打就怎么打。”张飞没好气的说道,看来他已经做好了以徐庶为主的准备了。

    “我向玄德公举荐以你为主帅,可不是让你去做这种事情,要只是听元直指挥,我随便找个人都能做到,让你去干什么?”陈曦不满的说道,“你还不懂玄德公和我们的意思吗?你是统帅,是一军之主!”

    张飞沉默,随后随意的坐在陈曦屋前的台阶上,望着前方的大门缓缓地开口说道,“我和二哥完全不一样,二哥原本跟我一样只是一个猛将,但是他有时间就看兵法,春秋读了不下三十遍,而且他在不断的变强。”

    “你也可以,关将军能做到的事情,你难道做不到吗?他看了三十遍的春秋,你不会看五十遍的孙子兵法啊。”陈曦蹲下身,跟张飞差不多平齐之后说道。

    “二哥告诉我,他每次看春秋都有不同的感受,但是我看了很多遍还是一个感觉,孙子兵法也看了,完全没有什么特殊的感觉。”张飞苦笑着说道,“大概我完全不适合作为一个大军统帅。”

    “哦,也未必啊,有人是靠兵书起家的,有人则是完全不看兵书,说不定你就是后一种。”陈曦笑了笑说道。

    “古往今来,哪里有人不看兵书就能成为统帅的。”张飞呵呵的笑道。

    “先汉霍骠骑不就是如此吗?”陈曦笑了笑说道。

    这种事情张飞可能不知道,但是看过史记的基本上都知道霍去病对刘彻的那句话——“顾方略何如耳,不至学古兵法”。

    这话的意思不用多说估计也都明白,也许别人说出来就属于狂妄了,但是从一个百战百胜的名将嘴里说出来那就颇有颠覆意义了。未完待续。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