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零六十四章 败亡的公孙度

    公孙度老家被外族攻击之后,公孙度确实派回去了一部分兵力进行老家的防御,但是大多数的兵力依旧在幽州大地上驰骋。

    那个时候公孙度很明显有些踯躅不安,甚至都有全员撤退的打算,但是要知道退兵远比进兵难,一旦全体撤退,又被袁家放出辽东被围攻的消息,搞不好没撤回去全军就崩溃了。

    那个时候公孙度的打算是分批次撤退,第一次撤回去八千人,而自己率兵在这里阻拦,防御袁家可能出现的大规模进攻,第二次再撤回去一些,省的被袁家压在身后逼出自己好不容易吞下去的地方。

    而正如公孙度所料,自己老家被攻击后不久,袁家在他撤了八千人之后,就来了一次大规模的袭击,不过从对方的战争水平来讲,也就是民夫。

    虽说规模很大,而且辽东军的士气也因为流言的缘故不怎么高,但辽东军靠着绝对的硬实力差距将袁家的大规模的反攻给击退了,而且还将战线往前又推了一大节,得到了不少的粮草给养。

    如此强度的反攻让公孙度诧异之于更是惊喜,再想起之前他攻占昌黎,攻占阳乐那些地方,他发现了一个“事实”,貌似幽州的袁谭军是民夫级的战斗力啊!

    再想想刘备军转交的情报,袁谭军真正的精锐都在幽州南部防御刘备,整个幽州内部无比空虚,公孙度突然发觉,自己可能是因为一直生活在袁绍的威压之下,将袁家看的有些高,现在袁绍已经死了!

    公孙度有了这样的心思之后,自然做了尝试,事实胜于一切,在幽州袁家貌似真的就只剩下一点脸面了,其他的可能都是笑话了!

    抱着这样的想法,公孙度再一次开始了征讨。虽说之后一直没有打大仗,但是时不时出现的小股敌人,让公孙度的大军将士气再次刷了起来,没有什么比连战连胜更能拔升士气的了!

    这种极高的士气。和对于袁绍军的蔑视最后却让他们走向了死亡,他们的补给靠的是劫掠袁绍军,而时不时出现的袁绍军每次都让公孙度轻松抢了粮食,虽说不是很多,但却足够公孙度一直将胜利维持下去。

    靠着这种方式。公孙度很快就推进到右北平,全军处于士气爆棚阶段,而且这个时候后方也传来了一个极佳的消息,辽东守军击败了外邦联军。

    可以说辽东大军这个时候士气已经爆表了,超强的士气足以面对袁绍军精锐而不落下风。

    然而这个时候公孙度的大军却有些缺粮了,毕竟辽东被围之后,公孙度主要就靠掠夺袁绍军生存,而最近有些不幸,因为雪下的有些大,没遇到袁绍军。公孙度的粮草已经有些不济了。

    不过公孙度并不担心,毕竟他前方不远处就是右北平了,以袁谭军民夫那几乎没有的战斗力,公孙度完全不担心会没有粮草。

    也就在这一天,公孙度的斥候遇到了袁绍军的运粮队,和往常一样击溃了运粮队,虽说也和往常一样被烧毁了一部分,不过不同以往的是,这一次袁绍军的运粮队被劫之后,烧粮食出现的黑烟。引来了袁绍军。

    结果不用多说公孙度的大军轻松干翻了袁绍军,但问题是这一支被公孙度车翻的袁绍军在溃逃的时候又在被烧了大半好不容易扑灭的粮草上加了把火。

    自然公孙度大怒,追着这支溃卒赶了十多里,然后就没有然后了。一直认为袁绍军是孙子,自己是爷爷的公孙度大军,在追杀的时候根本没有在意阵型,之前的事实已经让他们明白自己可以一杀十……

    结果自然不言而喻了,没阵型的公孙度大军遭遇了袁绍军的百战精锐,连个浪花都没有。就被击溃了。

    原本在后方就埋伏着的高干,在公孙度大军溃逃的时候又给了一个狠的,将原本就抱头鼠窜的公孙度大军彻底打崩溃了,整支大军四散而逃。

    这里和当初的冀州兖州交界不同,这地方逃出去没有补给也会冻死人的,当天公孙度逃出生天之后,兵力十不存一,又失去了大量的补给,整个人都懵了。

    随后更是得到消息辽东被高句丽,三韩攻下,整个人怒火攻心,差点一口气没上来,虽说人是被救活了,但辽东公孙度的势力也算是就此消亡了。

    “这种手法?”关羽皱了皱眉头,这种看似简单的计谋才是最坑的,根本没有破解余地,你作为将领就算是发现了,手下士卒也对于对方产生了轻视,更何况连胜几十场,从辽东直接赢到渔阳,几百里穿插线一场没输,是个人都会觉得对方是弱鸡。

    “应该是审配的手段,他最擅长创造要害攻击要害,而且他为人狠辣,大概一早就抱着震慑四方不臣的想法,五万多人恐怕能活下来的只有个位数,在渔阳以北那种冰天雪地没有补给的情况……”李优话没说完,但是意思在场所有人都明白了。

    “不管公孙升济败得多惨,想办法将人救回来,毕竟他在辽东干的还算不错。”刘备这个时候也不抱什么希望了,傻子都知道在雪原上打散了没补给意味着什么。

    “我们渡海前往辽东,至于名头的话,救援辽东如何?毕竟现在辽东正陷入三韩,扶余,高句丽,涔貊,甚至还有乌丸等外邦外族的攻击。”陈曦略一思考之后说道,这个时代讲究名正言顺。

    “只是如此的话我们要借道幽州,袁谭岂能允许?”吴敦不解的问道。

    “你想岔了,久居南方,你忽略了一点北方冬天的海面都是路。”刘晔摇了摇头说道,随后犹豫了一下,“走近海的话,不需要接到幽州,只是我们的冬衣还有毡帐数量有保证,质量不能确定。”

    说着刘晔看了一眼鲁肃身上的棉衣,说实话,这东西才是给北方冰原作战准备的,但问题是直到现在为止曲奇的大规模种植还没有进入进程,估计到明年才能算是规模化种植。~~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