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零六十三章 又来人了

    卢毓的话入情入理,至少周瑜在上面挑不出任何的毛病,从孙策之前偷听的话中就知道对方是大贵之家,而这个时代是一个很讲面子和缘分的时代

    世家豪门是不会介意送一个自己看着顺眼的家伙一栋屋宅,一队侍女什么的,当然平民饿死了他们也有当作没看到的。

    周瑜和孙策在第二天将地契和照顾周泰的人安排好之后就离开的,可以说,如果不是被陆逊猜到了两人的身份,这件事基本做的是天衣无缝。

    “你不去找王郡守帮帮忙吗?”卢毓站在陆逊身后目送着周瑜和孙策离开。

    “你觉得我去了能干掉那两个家伙?”陆逊云淡风轻的说道,“仇可以忘记,但是恩需要报,对于我们陆家来说报恩的重要性远远大于报仇。”

    说完陆逊就顺着城墙往下走,周瑜太谨慎了,如果对方能在这里呆上三天,陆逊还是有办法将两人拿下的,但是周瑜根本没有停留的打算。

    【不过如此也好,先报了恩再说,仇可以在力所能及的时候去报。】陆逊默默地想到,而卢毓则是一笑也跟在陆逊的身后下了城墙。

    卢毓也想过如何解决掉周瑜和孙策,但很可惜,没有大军云气的压制,也没有同档次的武将在奉高,一旦将对方激怒,造成的破坏会非常惊人,那种行为已经该说是不智了。

    卢毓、陆逊、马忠也没有在泰山多呆,三日后三人便驾马前往了邺城,而在出城的时候照面的那个小老头给他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子家。你怎么脸色发灰……”陆逊看着一脸灰白的卢毓说道。

    “那家伙身上的药味和华老头有的一拼,我感觉我得了药草恐惧症了。”卢毓回望着那个进入奉高后东张西望的小老头说道。

    “啥?”陆逊一脸不解的说道。

    “走吧。走吧,我讨厌那种味道。”卢毓掩着脸驾马就跑。被华佗用药虐了一次之后,卢毓就彻底讨厌这种东西了,能离远点还是离远点比较好。

    另一边看着繁华无比的奉高张仲景一脸的感慨,自己最好的实验材料被孙策和周瑜卷走之后,只好追着试验材料跑来了,绝版实验材料,感觉再给他研究大半年应该就能救活周泰了,结果不等他将这个消息告诉孙策和周瑜,周泰就被俩人弄走了。

    张仲景也不是笨蛋。自己治不了的病周瑜和孙策还有信心找别人,那用膝盖想都知道是去找谁了,天下有名有姓能力能和神扯上关系的也就华佗了。

    自然为了上好的实验器材,张仲景直接从庐江跑到了泰山,至于说怎么跑的,像华佗,张仲景这种重要人物不可能实时监控的,他们要溜,小心一点也就溜了。

    虽说张仲景没有麻沸散。但让人晕过去的药也不少啊,保护张仲景的侍卫没有防备直接着了道,这位大爷背着药箱就走了。

    等到了刘备治下,张仲景这种人才那就更不用在意了。虽说没有户籍,随时都有可能被人抓住,不过完全不用担心。他来就是来找自己的研究材料的,抓了自己也得放啊。虽说老张现在名气不如华佗,但也不是闹着玩的。要确定也是很容易的。

    “请问一下,华医师在哪里?”张仲景进了奉高就询问了起来。

    不过没多久到处询问的张仲景就被王脩的人带走了,在花了数天确定了这位大爷的身份之后,这位就被安置到华佗的隔壁了,该庆幸黄月英去邺城了,空了一间,否则曲奇又要搬迁了,他现在非常讨厌医生。

    这些事情身处邺城的陈曦完全不知道,在上次众人研究结束之后,徐庶便被调了回来,和魏延黄忠再次进行了一次整军之后,准备前往幽州和冀州的交线一带对袁谭进行战略威慑,以逼迫对方撤出幽州。

    结果还没等徐庶三人的两个军团前往冀州,幽州就传来了让人无比震惊的情报。

    之前势如破竹的公孙度败了,而且还是惨败,五万大军在右北平跪了一地。

    如此形势下刘备只能紧急停止当前的逼迫计划,当然免不了心下暗骂公孙度不给力,幽州空虚到对于北方几乎没有什么防御了,结果公孙度居然还能败。

    “文和,公孙升济是怎么回事,之前不还好好的吗?都快要打到渔阳了,怎么突然就战败了?”陈曦这个时候也顾及不上风度了。

    “公孙升济一开始确实占了先手优势,幽州空虚也是真的,因而一路凯歌高奏,但是在抵达右北平之后粮草运输线出了一些问题。”贾诩苦笑着说道。

    “怎么可能出问题?现在整个海路都冻结了,直接从海上运粮啊!海上全都是路,审配逆了天也不可能在那种无边无际的情况下堵到运输队啊!”陈曦难以置信的说道,“我可不相信公孙升济没在辽西做好防御准备!”

    “做好了防御,但是今年遭灾的不仅仅是鲜卑。”贾诩只说了一句话,大家都明白了。

    “扶余,高句丽,三韩,涔貊?”陈曦有些不爽的说道,“公孙升济应该很谨慎啊,否则也不可能一直牢牢握住辽东之地啊,怎么可能犯这种错误,而且就算是将老巢端了,也不至于输到这种程度吧!”

    “辽东郡,虽说有袁氏的串联,这几家那个时候也没有打下来,毕竟各怀鬼胎,只是粮道断了。公孙升济当时又是连战连胜,本身没有用辽东送来的粮草,所以还有余力派回去一部分人支援辽东,而剩下的兵力在幽州依旧是连战连胜,但是劫掠下来的粮草不多。”贾诩摇了摇头解释道,情况其实非常奇葩!

    随后贾诩详细的描述了一遍公孙度遭遇的情况,在贾诩的描述下,一干文武都是无语,这种计策说白了就是上屋抽梯,不过不同于一般的上屋抽梯,这种方式颇有点抓住人心之中侥幸。

    倒霉的公孙度和公孙瓒一样都是认为自己有绝对优势的时候输掉了战局!未完待续。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