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零四十四章 只是未到伤心处

    荀谌和许攸虽说都有着各自的想法,但是不得不承认一点,他们两人都是很识大体的,对于审配的话虽说不是非常理解,但是也都应许了,毕竟这样就算是出事了,也不用担心他们背锅。

    “公仁和州平,其实他们两人我也感觉有一些问题,但直到现在为止他们没做任何对不住我们的事情,恐怕他们两人的志不在此。”许攸点了点头说道。

    沮授在的时候,许攸和沮授也曾观察过董昭和崔钧,确实是才智之辈,而且也确实没尽力,但要说做了某些对不住他们的事情确实没有,相反在某些形势危急的时刻,那两人在表面上都尽力了。

    “这件事不要通知给他们两个,但是我们对于他们也不要过于在意,他们也是天下翘楚,如果我们过于关注,恐怕很快就会注意到了。”荀谌同样认可了审配的话,但他的建议相对就更为保守一些了。

    “也只有如此了。”审配点了点头说道。

    审配也明白崔钧和董昭两人的价值,自然清楚现在绝对不是怀疑内部问题的时候,就算内部真有问题,只要不是真正的叛乱,在渡过最危险的这段时间之前也必须要以同心协力为基准,等熬过这段时期之后再言雷霆手段。

    张颌、高览带着自己的亲军赶往了并州,一路行去并没有多少关卡的将领敢于寻找两人的麻烦,就这样带着千余人的两人安安稳稳的抵达了并州雁门郡。

    “儁义,我们现在怎么办?”高览看着破碎的城墙,还有稀稀拉拉的几个士卒苦涩的说道。

    “先整军,任何东西都没有兵权重要,主公殁于刘备之手。我们岂能不报此仇?”张颌双眼冰冷的说道。

    “那关羽……”高览的身躯微微有些颤抖,邺城之下碎城一刀,不仅仅是击溃了袁绍军,更是粉碎了他这个顶级武将的信心。

    “元伯,你怕吗?”张颌的身躯也有些微微颤抖,那一道垂天碎云的清辉。在那次邺城粉碎之后,多少次让他从梦中惊悸了过来。

    “你难道不怕?”高览涩笑着说道。

    那一刀之下高览的武道已经粉碎了,已经再无武者的斗志了,就算那一身多年锤炼出来的内气还在,他的刀也不再锋锐,枪也不在刚猛了,他已经没资格做那支撑河北的四庭柱了。

    “怕,但是主公殁于刘备,我等岂能因为怕就不去复仇。”说着张颌抬起了自己的手。看着微微颤抖的双手,“颜将军战死于关羽之手,文将军殁于关羽之手,主公殁于刘备之手,这等深仇大恨我等岂能不报?”

    “主公的知遇之恩,我等岂能如此忘却!”张颌高声说道,仿佛这种坚定的决心能帮助他压制住自己内心对于关羽的恐惧一般。

    “主公……”高览双眼发红,袁绍战死一事让他们震惊的同时更是苦涩。这也是袁谭将他们闲置,他们也没有丝毫怨言的原因。

    一方面关羽一刀碎城的震撼需要去调整。另一方面袁绍的死让张颌高览两人无比痛恨自己当初撤退时的举动,甚至因为关羽强大威势而产生的自责,让张颌和高览更是深深的陷入那种痛苦之中。

    如果我们当时追上去,也许主公就不会死,这种来自于内心底层的自责,让张颌高览无比的痛苦。这一世袁绍从未辜负过张颌、高览。相反,张颌高览还曾辜负过袁绍,但是袁绍又给了他们机会,让他们去证明自己!

    士为知己者死,自古燕赵多义士。慷慨悲歌轻生死,袁绍没有辜负张颌、高览,这一世除了目标没有达成,他几乎是完美的走过了一生,自然张颌、高览没有丝毫的丝毫变节的原因。

    如果不是袁绍意外战死,他们两人不出意外的话会一直追随着袁绍,直到死亡来临的一天。

    “我们难道因为畏惧,就不为主公去复仇吗?颜将军,文将军,鞠将军,田军师,沮治中都在看着我们啊!”张颌看着高览双眼燃烧着火焰。

    “我已经拿不起我的枪了……”高览用自己颤抖的手推开了张颌按着自己的肩膀说道。

    “你这个懦夫!”张颌一拳打在高览的脸上,高览根本没有做出任何的抵挡,就那么被张颌一拳打出了几十米,该说还好张颌在注意到高览没有做出任何防御的时候收力了,否则那一拳下去,压制住自己的内气不做出本能反应的高览应该已经死了。

    高览躺在稀疏的枯草之中,双眼望着苍天,他恨自己的懦弱,但是每每想起那道清辉,他全身就会颤栗起来,对方实在是太强了,强到让他绝望!

    就算知道这里面有这无数的猫腻,高览也清楚自己不可能再去面对关羽了,他的神已经碎了,对于一个人产生了恐惧,武者应该无畏,一旦畏惧,一旦自己都否认了自己,再想战已经是妄想了。

    张颌同样恐惧,在看到自己的好友被自己如此打出去,于是一脸苦涩的走了过去,因为他懂这种恐惧,甚至于他现在也在恐惧,甚至他不知道自己做足一切去为袁绍复仇的时候,面对关羽他还能发挥出几成实力。

    “起来。”张颌对着高览的方向伸出手,他已经看到了高览的那无神的双眼,同样他也无比的苦涩,他最好的兄弟,因为邺城那一战就成了这样。

    “儁义,让我冷静一下。”高览没有看向张颌,只是声音低沉的回道,“我想去报仇,但是我现在连拿刀的对敌的力量都没有了,我已经不再是河北上将高览了,我只是一个废物。”

    说着高览的眼泪就流了下来,多少年了他都没有哭过了,但是这一次他无比的痛苦,他不仅仅失去了一直认可他的主公,还失去了为主公复仇的力量。

    在这不是冀州沃土,在这没有他人,只有好友张颌的广袤平原,高览再也压抑不住自己内心的痛苦了。

    就像张颌说的那样,他高览是一个懦夫,一个连为主公复仇都做不到的懦夫,这种懦夫为什么活了下来,为什么上天没有让他战死在主公的马前,为什么他这种懦夫活了下来,为什么!

    高览流着眼泪,无比痛苦的扪心自问着,有道是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未完待续……)

    ps:求月票,有月票的不要浪费,不给我的也可以给别人,怎么说一张也有一百粉丝值啊……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