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零四十一章 天生我材必有用

    既然天下如此之大,刘备其实已经生出了某些别样的意思,统一中原匡扶汉室已经不再是他终极的目标,去占领天下,去见识一下陈曦所言的沃土才更为重要。

    毕竟直到现在为止刘备都没有生出过称帝或者到时候登基的想法,他可是真真正正怀揣着匡扶汉室的想法。

    原本可能还会担心到时候天下归一,天子会忌惮他这个权臣,而他那个时候激流勇退对于他手下的人是一种巨大的伤害。

    陈曦的话让刘备看到了另一条路,那就是匡扶汉室之后还权于君,然后带领着忠诚于自己的手下去中原以外见识另一方沃土!

    刘备估计过自己的功绩,如果每一个地方都建设到青徐泰山那种程度,汉室将会远远超过鼎盛时期的繁华,而那个时候他携众人之望登基都是无比容易。

    不过刘备一早就掐灭了称帝的想法,汉室给于了他一切,那么在汉室没有背弃他之前,他绝对不会去背弃汉室,而如此以来他功高盖主已经是必然事件了。

    准确的说别说是功高盖主了,估计到时候就算他什么都不做,天下也绝对是只知刘备,而不知汉皇,那种情况下他选择带领对自己忠诚的手下去开拓中原之外的沃土,刘协绝对会是有什么封什么的。

    刘备现在已经是宗正承认的汉室宗亲,不存在律法的控制,到时候十之**都是一字王,再加上征伐和假节钺,以及为了送走刘备,恐怕连九锡都会赐下,那样刘备在汉室以外就享有和皇帝同等的权力。

    因而对于刘备来说,他已经准备好到时候他滚出中原之后给自己人一人抢一块地盘,然后直接赐爵分封,反正不在汉庭之下,又不封王。随便整,他刘备在赏赐上可是一点都不会小气的。

    话说刘备在赏赐上确实算得上是最大气的,不过太大气超过自己承受限度的事情也就刘备能做出来,因为赏钱赐金。赏的治下出现财政问题也真是醉了。

    虽说刘备不知道世界有多大,但是他按照陈曦的说话的口气已经猜到天下绝对不会小,既然如此他有什么还不起的,大不了像曾经高祖一样,地图撇给陈曦看上那一块你就拿那一块就行了。他刘备可是真的很想去见识一下一年三熟的沃土到底是怎么回事?

    当然这些都是刘备的想法,至于以后到底会如何,有时候真的未必如愿啊!

    “大概陆陆续续应该会投入百亿钱。”陈曦估摸着说道,毕竟以他的节操肯定还要超发一些,用某种经济理论来说,当前经济环境下,超发百分之十可能还有利于经济繁荣……

    “那你就按照你的规划去建设就行了,不过就按照你说的,就算是给国家借的低息贷款了。”刘备摆了摆手说道,直接将这件事就这么拍板了。

    反正刘备不打算称帝。到时候功高盖主也是他自己功高盖主,不存在事成之后擅杀陈曦、关羽这群人的情况,相反任何时候保住这群人都对于不称帝的他有着重大意义,所以随他去吧。

    “这笔钱还是我来花吧,要是你来花,肯定不会精打细算。”刘备拍板之后,鲁肃当即一扫之前的担心,裹着被子笑盈盈的挤到陈曦面前开始收钱。

    “钱还没到啊,我只是在找下家,省的到时候钱来了没地方花。”陈曦一把将鲁肃推开。感觉鲁肃现在也有些见钱眼开了。

    话说回来任谁坐在后勤总管这个位置上,因为需要建设的地方贼多,每一文钱都需要精打细算,有一大笔资金注入。要不是这个表情才奇怪吧!

    “钱还能没地方花?”法正嗤笑道,“不行给我,我都能替你花完。”

    “花也要花的有水平,有档次,很明显你现在花钱的水平还不够档次。”郭嘉拍了拍法正的肩膀说道,随后扭头看向鲁肃。“既然来年开春有一笔资金注入,那么今年那笔留存可以挪作他用了。”

    “用来以工代赈快速修建到幽州边境的州道如何,辽东已经赶在鲜卑和乌丸南下之前动手了,幽州百姓撤往我们这边已经成了定局。”刘晔第一反应就是修路,随着战争范围的扩大,还有治下因为修路而串联在一起,刘备麾下的官员对于修路热情很高。

    “扯淡,公佑人在黄河上,推翻了之前的建桥计划正在实地重制第三遍,没他在我们这群人绑在一起赶工也没那么快,你给我们找人研究一下如何在五段山沟上修出州道。”法正翻了翻白眼说道,对于刘晔的建议直接否决。

    实际上刘晔的策略是没有错的,那一条州道是必须修的,问题是现在基建兵团好几万人洒在冀州这么大的地面上,到处修路建桥,建设水坝,修建大型的村庄。

    虽说修州道是个相当重要的工作,但是其他事情也不是鸡毛蒜皮,被孙乾抓走了两个兵团之后,修路的就剩那几百人了,就算以工代赈有民众帮忙,有几处山区铺设也不是这群人说搞定就能搞定的。

    要说现在搞建设肯定是孙乾最给力啊,原本一个辩士,在陈曦的灌输下已经成为了一个优秀的工程师。

    作为一个没学三视图就能凭感觉制作模型,然后更是从视觉模型自动上升到同比模型,更可怕的是这位居然在同比模型之后上升到同材料,同比,同结构,最后得出了放大后的数据!

    该说孙乾压根不应该学什么治政之类的东西,工程建筑才是他的天赋啊,这种近乎推论一样的玩意儿在二十世纪初才算是完成的理论。

    顺带一说这位在框架结构上也有着近乎于直觉的天赋,完全不需要测定,依靠感觉推断出最佳的受力结构,陈曦在看到孙乾做到这个程度的时候都快瞎眼了,当真是天生我材必有用啊!

    “将公佑调回来,修筑一条直通幽州冀州边境的州道很有意义!”刘晔没有在意法正的话,准确地说道对于法正的话很少有人特意去计较。

    “恐怕不行,从战略和形势上讲,黄河筑桥的意义都大于现在这条运粮的州道。”鲁肃摇了摇头说道。(未完待续。)

    PS:月末求月票,最后几天了,大家不要浪费月票啊,最后这几天,单天超过一百票我会加更的,最好赶紧冲到两千票……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